丝瓜视频涉软件

      堵胤锡脸色一沉,教训说:“傅参军注意些,今后,这种影响团结的话少说!何腾蛟毕竟是朝廷重臣,不会如此不明事理。”

      傅作霖两手一摊说:“那是咋回事?忠贞营不可能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分兵来此。除此之外,在下想不到还有何处的敌人能接近码头。”

      一语未毕,一个亲兵背后插着一只箭踉踉跄跄奔进殿中,痛苦地说:“大人快......走,码头......清兵”一语未毕,便跌倒在地昏迷过去。

      堵胤锡大惊,还想扶起伤兵问问情况,焦急地呼叫着那人的名字。

      傅作霖一把拽起他,生气地说:“他受了箭伤,敌人还会远么?你们几个,架着堵大人去马厩,骑上马往南跑,去常德方向,快!”

      几个亲兵遵命,架起堵胤锡向外就跑。

      堵胤锡回头一看,傅作霖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不由得叫道:“傅参军,你要干什么?快走啊!”

      傅作霖挥挥手,让亲兵们快走。

      勒克德浑手下部将觉罗朗球率领两千精兵离开大队,带了向导,先是骑马绕开了长江在岳州到石首间像盲肠一样的弯曲地段,将人马埋伏在石首县龙盖山,严密封锁了消息。然后派情报人员轮流等候在江边。直到勒克德浑率领船队到达石首时才登船与其见面。

      勒克德浑有些不悦:“你部怎么现在仍在这里滞留?”

      觉罗朗球说:“报告大帅,陆地上行走比船快多了。我部如果先到,万一暴露大帅战略意图,岂不打草惊蛇?我部现在隐藏在龙盖山,末将会派人注意主力行程,拟等大帅到达公安县时,我部再奔袭松滋,争取与大帅袭击荆州同时展开行动,掠夺忠贞营的后勤辎重,扰乱他们的后方,夺取其船只,捕杀其零星漏网人员”。

      “好吧,你部要注意封锁江堤,截断他们的陆上联系。万一有人从陆地去荆州报信,可比水路快多了。倘若那样,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咱们一个月的辛苦可就瞎子点灯——白费蜡(啦)。”

      “请大帅放心,您的千里奔袭大计,绝不会在末将这里出纰漏!”

      在勒克德浑包围荆州的时候,觉罗朗球已经到了松滋县草坪忠贞营的营地外。他先派了一千人下到码头上夺取船只并警戒江面,另派八百人包围龙凤山大悲寺的辎重营营地,自己率领二百人登上龙凤山山顶,想向北眺望荆州城方向。

      单筒望远镜中,雾蒙蒙一片。手下人建议说可以行动了,估计大帅也会在黎明时分动手。正说着,忽然从江边码头方向传来一阵噪杂声。不大会儿,大悲寺大殿里突然亮起了烛光。

      “不好,码头夺船出了意外,惊动了寺中的军兵,快进寺里去”。觉罗朗球带人匆忙从山门向里闯。

      由于战乱频仍,加之年久失修,大悲寺的围墙已经多处坍塌,高大巍峨的山门也快要倒塌了。浓雾中,站岗的哨兵发现了一群来势汹汹的人影,便喝问口令,对方不答话,“嗖嗖嗖”地射来一通乱箭。哨兵一面大喊“有敌人”,一面向大殿跑去。

      觉罗朗球命令说:“跟上这个向导!”

      此刻,浓雾中出来一阵马蹄声。

      有人问道:“将军,要不要派人追赶?有人跑出去报信了。”

      觉罗朗球说:“这么大的雾,我们人生地不熟,追什么追?让他报信又能奈我何?”自然,他不知道跑的是湖广巡抚堵胤锡和亲兵。

      大殿里,傅作霖尚在烛光下焚烧文牒,弄得乌烟瘴气,纸屑乱飞。五七个清兵闯进去,用汉语大声喝道:“住手,不许动!”

      傅作霖将最后一份公文扔进火堆,笑道:“哈哈哈,龟儿子们来晚了,格老子把文件都烧完了”。

      两个清兵架住傅作霖,报告到:“将军,这是个当大官的。”

      觉罗朗球审视了一下傅作霖的冠服,问道:“你是谁?几品?”

      “龟儿子,格老子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算是什么东西?”

      觉罗朗球拔出宝剑架在傅作霖的脖子上,冷笑道:“不说实话,立刻将你的脑袋砍掉!”

      傅作霖“哈哈”大笑:“吓唬谁呀?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再过二十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鞑子,你杀呀!”

      “把他捆起来,这家伙有可能是那个什么巡抚。”觉罗朗球说。

      傅作霖松了口气,心说:“也好,这样他就不会追赶堵大人了。”

      觉罗朗球坐在公案后面,开始听取部下的报告,下达命令。从其口中得知这伙人是来自南京的清兵,傅作霖暗暗心惊。

      他眼珠一转,冷笑道:“我却不信,岳州有我们好几万人,何总督又从长沙发来十几万精兵,你们想通过岳州,势必登天。”

      觉罗朗球发出一阵刺耳的狂笑,戏谑道:“别做你的黄粱梦了,你们的岳州副将马蛟麟已经投降了我们,你们可知道,我们进攻岳州兵力的不过区区三千人,五天前就吓退了你们岳州四镇及什么何总督的二十万大军。现在呀,恐怕他们早就躲到长沙,去编造向你们那个什么鸟皇上的奏折去了。”

      “越吹越不靠谱了,你们三千人能打退二十万大军?就不信。”

      觉罗朗球笑道:“亏你还是什么巡抚,你可知道兵不贵多而贵精,将军贵谋不贵勇。我们少帅统四万精兵,从江宁溯江而上,直捣你们的荆州。今夜已经动手,估计荆州城下已经是头颅乱滚,鲜血飞溅。你们那所谓的‘忠贞营’败亡就在今晚。怎么样?傻了吧?我们十七岁的大将军,用起兵来强过你们那些愚昧无知狂妄自大的老官僚。”

      傅作霖听到此处,心都要碎了。方才,他猜测了一句是否何腾蛟放进来的敌人,还遭到了堵大人的批评。现在,从敌人的炫耀中证明了何腾蛟之流的卑鄙歹毒,蛇蝎心肠,简直猪狗不如,这真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