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频有容乃大下载安装

      在武当山下,顶着被张三丰掌毙的风险行事的玄冥几人,听见张翠山高呼武当援兵来了之后,也不敢辨别真假,便立马逃离了。

      这一趟,本来感觉十拿九稳的六人,却没想到到头来功亏一篑,竟然连刚相都命丧一个小孩之手,带队出来的玄冥二人和阿二、阿三心中给陆离恨恨地记上了一笔,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炮制这小孩,尤其是阿二、阿三,那刚相可是他们的亲师弟。

      而陆离,自从被那个不知道是鹿杖客还是鹤笔翁的,从后背打了一掌之后,便被那阴寒的掌力侵入经脉,意识便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

      若有若无的感觉中,陆离只觉得自己被不断的移动,不断的被人从这个怀中挪到那个怀中,也有人不时的给自己喂药,但陆离却感觉好冷好冷,全身似乎就像大冬天脱光被扔在雪地里一般,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特别是脊背上,就感觉贴着一块寒冷的冰块。

      同时,陆离也能感觉到好多人的内力在自己体内游走,也只有这时,陆离才感觉身体是自己的,那种游走在自己全身经脉中温热的内力才让自己感觉到不是那么寒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的陆离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粉嫩粉嫩的小脸。

      “师公、师公,哥哥醒了,哥哥醒了!”小青书奶声奶气的喊着。

      紧接着,老张那不修边幅的脸便出现在了陆离的视线中,陆离想起身给师祖行礼,却发现自己也就手能稍微动一下,全身瘫软,没有一点力气:“师公,……我……”

      “别动,让师公给你看看。”老张一把按住了想要动弹的陆离,随后一只手便搭在了陆离的手腕上,陆离便感觉一股内力在自己体内游走探查着,可没想到内力走到背部的时候,便不知怎么的,后背上一股阴寒的内力被这股温热的内力给激发,两股内力就要争斗之时,陆离感觉太师父的内力主动消退了,那股阴寒之气见没有了对手,也渐渐安分了下来。

      而这时,陆离的房里,武当七侠和陆元福、褚秋杰、凌雪雁都已经赶了过来,连三侠俞岱岩都被人用轮椅推着。他们这几日也忧心陆离的伤势,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听见小青书喊叫之后,都立马赶了过来。

      “师傅,离儿这伤还有没有大碍?”只见宋远桥关注的问到。

      “远桥,稍安勿躁。”张三丰扶起陆离坐下,又拉开了陆离的后背衣服,只见陆离细皮嫩肉的后背上,还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碧绿的五指掌印。

      张三丰伸手在掌印处摸了摸,又仔细看了看,便又扶着陆离躺了下来。

      沉吟了会,张三丰便接着说道:“看离儿的伤势,比之前日已经稍有缓解,这玄冥神掌的内功本就阴毒无比,不过也幸亏离儿这几年修炼武当纯阳功,也算筑基有成,以纯阳功护住了心脉,也算无大碍,只是这盘踞在后心的玄冥真气,就要离儿自行运转纯阳功,慢慢去炼化了,这估计也得一两年吧。不过这两年,这孩子就得日日受这寒毒噬骨之痛了,唉!这两年就苦了小离儿了。”

      “玄冥神掌?可是那二十年前与师傅相斗的百损道人的传承,是这百损一脉向我武当来寻仇了?”宋远桥因为入门较早,知道师傅与百损道人相争之事,也知道当年师傅和百损道人的正邪道统之争。

      而武当七侠中的其它几个,也就俞莲舟稍微听闻过此事,但所知不是很详细;而俞岱岩掌管武当知事殿,殿中有关于此事的记载,但也因年岁久远,只是知道师傅与百损道人之战,但却不知道百损道人的功夫传承,其他人因为年岁较小,就根本未曾听闻过。

      “玄冥这一脉还真是与我武当纠缠日深啊,我以为自从二十年前这百损道人一死,这阴毒无比的玄冥真气和玄冥神掌已断了传承,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玄冥一脉的传承,还有人会这功夫。我只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想到这百损临死之前还在感叹玄冥一脉失了传承,却是妄言啊!”张三丰不由得感叹着,也对百损道人当年临死时升起得好感一扫而空,起了厌恶之心。

      其实老张这次还真的冤枉着百损道人了,当年的鹤笔翁和鹿杖客虽然是百损的徒弟,却不满百损的苛责,偷偷抄录了百损的玄冥真气和玄冥神掌之后,偷偷跑下了山去,因为怕百损追杀,投靠了元廷之后,几年窝在蒙古高原的元廷祖地,没敢来过中原。

      而百损比张三丰还邋遢,竟然不知道那个弟子偷录了自己的武功心法,两人偷跑之时,百损因为忙着练功要与老张比斗,也没去追赶,便放了两人一马。

      要是百损当时知道那两个大逆不道的玩意竟然偷了自己的心法,以百损那阴毒的手段,能让两人留个全尸?

      而两人得知张三丰和百损的争斗后,偷偷来了中原,和一干武林人士远远相望,亲眼见证了百损道人最后被老张力毙于掌下,也算让两人松了口气,这才敢在中原活动。

      “师傅,难道就再没别的方法能让离儿快速痊愈吗?”俞岱岩知道这次几个师弟带着离儿是来山下接自己的,算是代自己受过了,心中有愧,便赶忙追问起师傅来。

      “是啊,师傅,离儿还这么小,就要每日受那寒毒噬骨之痛,昨日众位师兄轮流给离儿运功疗伤,我和师弟的内力修为较为浅薄,只是吸附了一丝这玄冥真气,就已经让我们刚到寒气彻骨,这离儿这一年却要日日受着苦。他还这么小…………褚姐姐要是知道,又该会怎样心疼啊…………”殷梨亭说着说着又有些泪眼朦胧了。

      “老六,你能不能每次都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啊,和人打斗时被那人刺破划伤了,也没见你哭啊,怎么一有点事,你就掉你的猫尿。这不是还有师傅呢吗!”张翠山最近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不惯六师弟这种没一点男儿气概的行为,看一次就要说一次。

      “好了,翠山。梨亭也是关心离儿才会如此。”张三丰打断了张翠山的话语,又接着说道:“要说办法,也除非……除非我师觉远大师死而复生,把全部《九阳真经》传给我,以九阳神功的天下至阳的特性,定能一个月内将离儿体内的玄冥真气完全化解,可是,唉,当年我也是在觉远先师圆寂之际,才得天幸,听了那九阳真经的只言片语。”

      众人一听,也都知道,张三丰这这句话,陆离的伤势就只能这样了。

      不过,张三丰话锋一转,又开始说到:“其实,这样也是对离儿的一场历练,每次寒毒发作之时,离儿运功相抗,既能锻炼离儿的韧性,又能增强离儿对内力运转的掌握,而且离儿体内的玄冥真气就如同一个隐藏的宝库,只需要离儿每天去炼化成自己的东西就行。无大碍的!你们就不要多想了。”

      其实,最重要的陆离修炼的纯阳功,存储在丹田之中,按量来说,也就是个江湖三流人物的修为,但却架不住这先天内力的级别高啊!在遭到玄冥神掌中的阴毒玄冥真气侵入身体的瞬间,陆离体内的先天纯阳真气就被激起了自动护主,但因为对方的修为比陆离高太多,这先天之气也仅仅护住了陆离的心脉。若是陆离这先天纯阳功修到大成,玄冥神掌就根本近不了身。

      众人听见张三丰这边言语,也便没再纠结陆离的伤势。

      刚刚醒来那会,得知自己被那玄冥神掌击身,陆离还想着要不要提前去昆仑,想办法找到那个隐藏的山谷,把那本《九阳真经》找出来,也好救自己的小命。

      不过刚听师祖的话,自己这两年修炼纯阳功还是有效果的,最起码比张无忌好的是在玄冥真气入体之时,没让这阴寒之毒侵入自己的心脉,不想张无忌那样,寒毒与心脉已经纠缠在一起,除非修炼九阳神功,通过自身修炼才能完全痊愈。

      而此时的陆离,也听闻自己并无大碍,不想张无忌那般无药可救,便已经放下了心来。不过自己还得每日与着蚀骨寒毒抵抗,也算是对自己的历练了。

      这两日,因为武当山下的这场截杀,让整个武当山上上下下的都在全力戒备,但因为都心忧陆离和俞岱岩的伤势,众人也都未敢轻举妄动。

      这会得知陆离已经无大碍之后,刚好趁着所有人都在,便开始追索起事情的缘由来。

      那六人挡住山路的时候,明显是为了屠龙刀而来。

      俞岱岩就详细的给师傅、师兄弟、师嫂和旁听的陆元福、褚秋杰,讲了自己在回程的路上,遇见海沙派与一名使着少林派大力金刚抓的白袍客争斗,而且听闻争斗的原因竟然是为了那已经在江湖上失踪许久的屠龙刀,后遇见长白三禽大火炼刀,几人混战中自己救了那海东青德成,然后德成又被海沙帮的毒盐毒死,自己得了屠龙刀之后,又在钱塘江上被天鹰教教众以蚊须针和七星钉暗算,后又被一名殷姓公子以人镖的形式托给了龙门镖局,一路被送往了武当山下。

      凡是自己所知和所有猜想,俞岱岩没有一丝隐瞒的都告知了大家。而且俞岱岩掌管武当知事殿,也比众位师兄弟多了些消息来源和渠道。

      ”徒儿最后被那天鹰教暗算,估计这屠龙刀最后被这天鹰教给得去了,那托镖的姓殷之人应该是天鹰教的帮众。“俞岱岩沉吟了一番,说了起来,”这屠龙刀的偈语,据说从襄阳城陷之后就开始流传江湖了,但江湖中人只是听过其声,都没见过那屠龙刀,据说当年襄阳城落之后,被那元廷得去了。后来,那偈语也渐渐悄声无息了,不过从五年前,先是从河北山东等地开始,江湖上又小范围的开始流传那屠龙刀的偈语了,只不过,我这边五年来,也仅仅接到过三次门下弟子对此事的消息,这事情看来也是极为隐秘。“

      ”天鹰教?怎么未曾听闻过这个门派?“张翠山接着俞岱岩的话语,问了起来。

      ”这天鹰教,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白眉鹰王殷天正这两年在江南建立的。据传殷天正几年前因为教主之位的纷争,反下了光明顶,要与杨逍等人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不是明教的狡兔三窟,这个还需要探查。“俞岱岩回复了五弟的问话,也算是给场中不知道天鹰教来历的几人一个解释。

      ”那送三师弟去龙门镖局的也姓殷,估计就是殷天正的子侄了。据说殷天正有一儿一女,男的叫殷野王,女的叫殷素素。“宋远桥接着说道:”去年十二月,三师弟与我、二师弟三人说起这天鹰教之事,我曾嘱咐三师弟派人去探查这新兴的门派。三弟外出这段时间,刚好有弟子传递回了消息,我得知之后,因为师傅您还在闭关,还未曾将这些消息整理给您。而且依徒弟看,这天鹰教虽然从三弟手中抢夺了那屠龙刀,但也未曾敢与我武当结怨,否则也不会让龙门镖局护送三弟回我武当了。“

      ”远桥,不碍事不碍事,你是我武当的当代掌门,这些事你做主就行了。“张三丰挥了挥手,不在意的说到,”看来这屠龙刀又是元廷推出来的一场阴谋啊,这江湖之中又要多事了。“

      ”还有岱岩遇到的那白袍之人和山下那几人,大多都使的都是少林功夫,而且还牵扯了我武当的宿敌百损一脉,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张三丰叹了口气,又接着道:”这事好生棘手啊,那屠龙刀是祸事之源啊!“

      看着一身健全的三师叔,听着众人的猜想,陆离不由得感慨万分,虽然这次自己受了那玄冥神掌,但总算保住了三师叔,也算是改变了书中的走向。

      而且这次三师叔说了详细经过,也没有原著中武当山上众人伤心万分,以及对局势的万般猜测。这次五师叔知道了暗算三师叔的是殷素素,也不知道和殷素素有没有那份缘分,这要是没了张无忌,自己可真就罪大恶极了啊!不过没了就没了吧,现在这是我陆离的倚天世界。

      张三丰又接着安顿到:”明日,松溪带着声谷,你二人持我书信,到嵩山少林寺去拜见少林空闻方丈,告知此事,他少林自持门户严谨,如今却让使着少林功夫之人欺到了我武当头上了,他空闻自诩威重武林,若不能妥善处置,我这老骨头也该动动了。“

      ”另外,我武当与他少林之间,因为为师与觉远先师,也存在着点芥蒂,但也没有大仇大怨。但自从我被天下武林人士抬举,尊为天下第一之后,元廷就开始推波助澜,传出了”北尊少林、南崇武当“,也让我武当与少林走向了对立。呵呵,这大元朝廷也不可小觑啊!“张三丰顿了顿,又说到,”你们明日出发,到了少林之后,也是尊他空闻少林方丈之位,切不可坠了我武当名声和地位。“

      陆离听着老张这霸气的声音,也不免有些意气风发。三叔这次全然无恙,也让老张的心境没了那么大的波动,还是那么豪气冲天。

      记着金大师的江湖记录中,老张因为三弟子身受重伤,一度产生了自我怀疑,派遣弟子出去查询时的行事方式都是那么小心谨慎。

      ”莲舟,你明日和翠山动身去江南,先查清楚岱岩受伤之事,再查探一下看其中有没有元廷的设计,翠山,切记不可鲁莽行事,一切听你二哥的。查清之后,我们再和他天鹰教理论。“张三丰又安顿到,”梨亭,你明日也动身去趟峨眉,持我书信交给灭绝掌门,既然这屠龙刀已经出现了,那她峨眉的倚天剑也又牵连了。“

      ”另外,估计得麻烦一番陆侠士了,明日可否陪梨亭同去峨眉,如今这玄冥一脉都已经近了我武当山,我这六弟子一个人出行,还需有个武林前辈给提携照应一番。“张三丰又转过头询问起了陆元福。

      ”张真人说的哪里的话,少爷都已经入了武当门墙,我既然是少爷的仆人,全凭武当差遣。”陆元福赶忙抱拳向着张真人回应道。

      “那师傅这玄冥一脉呢?我武当该如何行事?”宋远桥向张三丰请示起来。

      “先探查吧,毕竟自百损死后,这玄冥一脉便未在江湖显露,我们也对其全然无知,看能否从那些使少林功夫之人查出点蛛丝马迹。”张三丰安顿完后,众人坐了坐就各自散去准备明天出发之事了。

      陆离也在师娘的照看下,喝了一碗汤药,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