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的漫画软件免费破解版

      屠杀是从跳上同福号的海盗死亡超过半数时开始的。

      当发现身边的同伙越来越少时,任何人都会发慌的,第一个开始朝鸟船上逃走的海盗带动了更多的海盗,最后,变成了逃亡。

      留守鸟船的舵手们慌张的转舵,也不管还有自己人滞留同福号上没脱得开身,就想开船溜走。

      但钩在同福号船帮上那些铁爪,却成了鸟船最后的丧钟,这些铁爪都用铁链锁在鸟船上的,一时半会,根本挣脱不开。

      毕竟,海盗们没有想到两只船的人竟然拿不下一艘船。

      汪承祖整个人全是血淋淋的,分不清多少是他的多少是他杀的人的,像洗了个血浴一样令人胆寒。

      “追过去,杀光这帮孙子!”

      他咆哮着,头一个反跳上了鸟船。

      手中的刀都卷刃了,却丝毫不妨碍汪承祖继续杀人,那把长刀即使变得迟钝,变成铁棍在他手里也可以收割性命。

      施大喧一面指挥手下收拾同福号上的残余海盗,一边令鸟铳手站在高处,向两侧鸟船射击,掩护不断朝鸟船上跳过去的水手们。

      海上厮杀有一点跟陆地上作战相似,就是士气。

      冷兵器作战凭的就是士气,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是没有道理。士气昂扬的队伍总是能占上风。

      没了士气的海盗们很快败下阵来,两条鸟船上的拼斗很短的时间里就结束了。

      一些走投无路的海盗自知没有生路,甚至跳海逃生。

      在这几百里范围内都没有陆地的大海上玩游泳马拉松,下场可想而知。

      聂尘三人终于可以脱掉钉鞋,穿上了普通鞋子。

      那只短铳已经热得发烫,铳管通红,再发射就要报废了,聂尘没有用凉水泼它,而是自然风透,以免影响铳身寿命,降低射击准确度。

      将它挂在腰里,聂尘一手端着天机筒,一手持刀,和郑芝龙郑芝豹一起,随着杀红了眼的水手们跳上了一只鸟船。

      船都靠在了一起,跳帮很简单,无须再用长绳荡来荡去。

      船上的海盗早已吓破了胆,几次简单的厮杀后,余下的人就举手投降了。

      再打下去就是个死,求降说不定还能落条活路。

      整场搏杀下来,大约持续了一个时辰。

      一切平静下来,海风还是一样的轻柔,太阳仍然在云层之间洒下阳光,水面磷光闪闪,波涛依旧。

      唯有空气里浓烈的血腥气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你死我活的激斗,无数人丢掉了命。

      “把船拖在后面,拉着走。”施大喧赤着上身,全身都是汗,坐在甲板上的木桶上,朝手下命令道:“发信号让许家的鳖孙们滚蛋!这里不需要他们帮忙。”

      有人禀报道:“许家的船说,他们也要拖一只鸟船走。”

      “屁!”施大喧冷笑道:“打仗时他们袖手旁观,现在吃肉就要来叼一块走,世间哪来那么好的事?告诉他们,要船可以,跟我们再打一场,谁赢谁带船走!”

      手下领命而去,那只广船接到信号后在远处徘徊了一阵,最后还是悻悻的掉头离去。

      “滚吧,胆小鬼!”

      同福号上爆发出一阵欢呼,水手们骂着脏话,冲许家的广船发泄不满。

      “施老大,这些混账怎么处理?”脱了衣服露出一身精赤肌肉的汪承祖用一块麻布擦拭着满身的血,斜眼瞥着在甲板上被捆成了一堆粽子的海盗们道:“押到平户去还是就地……”

      他手一横,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施大喧没有立刻表态,他的目光在人群中巡弋一阵,看到了聂尘三兄弟。

      让手下把三人请过来,施大喧罕见的请他们和自己并排坐下。

      聂尘三人在厮杀中的表现落入了每个同福号水手的眼中,虽然用了两桶宝贵的桐油,但没人觉得那是个事。

      “你们是客人,这场搏杀其实与你们无关,就算不出手,也没人说你们一个错字。”施大喧的胡须全炸开了,此时还没有复原,看上去表情有些狰狞,但语气很客气:“如果不是你们相助,恐怕这场仗也没那么快完结,照海上规矩,对于俘虏,出力最大的人说了算,你们说,这帮鳖孙该怎么处理?”

      他加重语气,缓缓的道:“杀,还是放?”

      船上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那些跪着的海盗俘虏,顿时都集中到了三人身上,眼神有诧异,也有钦佩,更多的是友好的注视。

      郑芝豹舔舔嘴唇,脑子一热,张嘴就想讲话。

      他哥哥郑芝龙一把拧住了他屁股上的死肉,痛得他立马闭上了嘴。

      “让大哥说话。”郑芝龙低声恶狠狠的教训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一边说,还拉着郑芝龙朝后挪了两步,把聂尘凸显出来。

      很自然的,施大喧看向了聂尘。

      聂尘淡然的朝跪在地上的三十来个海盗看了一眼,这些人抬头看他,目露恳求。

      求生的欲望在每个人的眼珠子里荡漾,充满哀求的神色极为可怜,如果不是被捆得无法动弹,他们一定会叩头讨饶。

      聂尘闭上眼,沉吟了一阵。

      施大喧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见他不语,心中暗笑了一声,低头去端水喝。

      “放了吧。”

      聂尘睁开眼时,朗声说道:“我闻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载物之厚,君子成人之美。死即道,生即德,生亦道,死亦德。”

      施大喧连水都喝不下了,一口水包在嘴里鼓囊囊的,盯着聂尘直皱眉头。

      说的啥?

      大家都面面相觑,只是听懂了前三个字。

      见这帮粗人不懂,本想卖弄书包的聂尘无奈,起身道:“也就是说,杀降不祥,不如放他们走,留我们一个名誉。”

      “放了?”汪承祖大叫起来:“你这书生说什么?我们折了二十几个弟兄就这么算了?不行!”

      “行不行,聂老弟说了算。”施大喧把水吞了,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挥挥手:“按聂老弟说的办,给他们一只……”

      “慢!”聂尘打断他的话道:“施老大,我只是说放了他们,没说饶他们的命呐。”

      嗯?

      这特么不是一回事?

      施大喧眉头皱得更深了,盯着聂尘的眼神复杂无比。

      “放了他们,不给船,让他们走。”聂尘道。

      “不给船?”施大喧重复了一句,思量片刻眉头一展:“让他们跳海?”

      “反正不是我们要杀人,他们自求生路吧。”聂尘朝施大喧拱手:“至于生或死,看他们自己了。”

      听了这话的人不由得朝海面上望去,此地正处大洋中间,四面茫茫,浪大水深,水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有活路,让人跳海比直接杀了还难受。

      大家看向聂尘的眼神都变了,杀了人还要说自己没杀,这不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吗?

      果然无情最是读书人。

      施大喧点点头,把水碗重重的一顿,喝道:“赶人,下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