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苟汉升为了能更仔细地“听墙根儿”,还特意去买了个听诊器。

      此刻,他正靠着墙壁,认真聆听隔壁房间里面的动静。

      ……

      “哎,汉升,你干什么呢?”

      何莲儿推门走进苟汉升的房间,正好看见对方躺在床上,耳朵上挂着听诊器,脸上却是一副无比猥琐的笑容。

      “你敲门了没有,怎么推门就进啊,还能不能给别人留点隐私了。”

      做坏事被当场发现,苟汉升有点气急败坏地说道。

      “嘿,你干坏事被人发现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啊,要是不想本小姐现在揭发你,赶紧从实招来,你这趟聚会有什么暗戳戳的目的?”

      何莲儿一点也不害怕对方,反而威胁起了苟汉升。

      “嘘,你小点声,我这是助人为乐呢,要不给你听诊器,你也听听。”

      “切,不就是那点事么,有什么可听的。”

      何莲儿摆出一副姐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的表情。

      “赶紧说实话,让我陪你跑这一趟不会就为了听个墙根儿吧?不对,你不是盯上小陈的女友了吧”

      苟汉升把听诊器扔到床上,他也从床上跳到了地上。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是在助人为乐,最近认识了一个中医,他有家里祖传的五鞭酒,我就买了点,这不是小陈总是拿着六味地黄丸,说他自己肾虚么,我就给他试试。”

      “你就脏心烂肺吧,你自己不试试,找人家小陈给你试,让我说你什么好。”

      何莲儿有点愤慨地说道。

      “朋友之间不在乎这些啦,你知道我有好东西都愿意和朋友分享的。”

      苟汉升表现出一副很慷慨的样子。

      何莲儿突然反应了过来,假如对方不是肾虚,又为什么买这东西,还这么费事地搞这一次聚会呢,她可是很了解苟汉升的为人,后者是很怕麻烦的。

      她笑了起来。

      “哎,不对,汉升,你快从实招来,是不是你也肾虚啊!”

      “切,和你大战三百个回合都没问题,我肾虚。”

      苟汉升表现得很是不屑,嘴硬道。

      “虚就虚呗,我又不会到处给你宣传,你是了解我的,嘴巴很紧的。”

      “你嘴巴紧,你浑身上下哪都紧好了吧,反正我算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你爱信不信吧。”

      苟汉升知道,他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便要赶对方离开。

      “有事没事,没事我要脱衣服睡觉了。”

      “哼,本来是有点事的,不过,你这个态度,那就算了……”

      何莲儿离开前,还朝着床上的听诊器看了一眼,脸上出现了一丝幽怨的表情。

      苟汉升哪里注意到这些,他的一颗心全在隔壁房间里呢,他催促着对方离开,等何莲儿一走,他立刻把大门锁紧。

      大意了,怎么就忘记锁门了呢。

      不过,她这么晚不睡,跑我房间来干什么啊?奇奇怪怪的!

      他快走两步,回到床上,拿起听诊器,又仔细聆听起来隔壁房间的动静。

      马的,刚才小陈他们到哪一步来着了……

      莲儿这个小娘皮,耽误老子的正事。

      这一夜,苟汉升很忙,一直在内心做着记录,同时还要克制自己的浴火和躁热。

      陈七安也很忙,但他忙并愉快着。

      而小陈的女友就非常疲累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苟汉升才见对方从房间里出来,而且走路的姿势于昨天有了很明显的不同。

      反观陈七安到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他一早就来找苟汉升,交流心得体会了。

      至于何莲儿呢,她这一夜也没怎么睡好,第二天脸上始终都是一副幽怨的表情,让苟汉升不得其解。

      昨晚是你搅和老子的正事,怎么你倒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啊。

      苟汉升对【五鞭酒】的疗效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效果那是超乎想象的好。

      他简直有些震惊。

      按照陈七安的说法,喝过【五鞭酒】他就可以改个名字了,叫陈七次或者陈七郎更合适。

      他迫不及待地在找苟汉升打听,药酒在哪里购买的,准备买上个十瓶八瓶储备起来。

      苟汉升自然不会告诉对方实话,只说这是神医家里的珍藏,他也是付出了一个天大的人情才弄来的,买肯定是买不到的。

      另外,苟汉升还是比较保守的,他打算再观察陈七安两天,看看有没有后遗症。

      反正从陈七安的表现来看,虽然有着一夜七次的辛劳,但第二天对方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疲惫,反而很精神。

      回去的时候,两个男人都是满载而归,两个女生呢,一个无比疲惫,另一个就无比幽怨了,好像都不是很满意。

      林洪天自然是不知道苟汉升这边的事情,昨晚他教会了两个室友站桩后,回到房间,发现时间还早,精神头也很足,便又跑去“睡梦实验室”了一趟。

      再一次的五六个小时的脉诊学习之后,他才进入了梦想了。

      这一天下来,林洪天足足在“睡梦实验室”里面待足了十个小时以上,这还是他拥有实验室之后,第一次在里面带那么久。

      对外人来说,脉象是枯燥乏味的,但是对林洪天却是无比有趣生动。

      那些或者弱,或者滞,又或者细的各种脉象表现,对他来说是可以对话的,是在无声地告诉他一个个关于身体的秘密。

      其中的乐趣有点像是,人们听到了感兴趣的明星八卦一样。

      有了“睡梦实验室”的帮助,林洪天的脉诊技术在飞快地进步,他非常期待,可以在现实世界实践一番。

      不过,鉴于医馆的口碑已经被原主给糟蹋了,病人一时半会是不会增加的。

      林洪天也不指望找上医馆门的病人了,他现在考虑的是,系统新发布的任务完成后,穿越回古代去找病人。

      古代的时候,老板姓大多都比较贫穷,看病对他们来说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林洪天可以免费给老百姓看病,这样一来,就解决了没有实践机会的难题。

      眼目下,任务他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只要再找到一个人,教会对方站桩,那就可以将任务全部完成,获得穿越古代的奖励了。

      怀着美好的期待,林洪天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睡到自然醒,随便吃了点早饭便去了医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