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边女视频1v7

      甜兮不管他怎么想,就这么扶着他到了坤廷殿。

      到了殿内甜兮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影,“你的人呢?”

      知道自己今天一定会这样,像是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每到这个时候风黎都会禁止殿里的人出来。

      “休息了。”

      平常不用的看家本领甜兮此刻不得不使用,仔细看风黎眼神闪烁,而且像是提前就知道没人的样子,性格又那么傲娇,殿里没人应该是他自己的手笔。

      这个皇子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算了,送人送到西,“好吧,我先送你回寝殿。”

      让风黎小心翼翼的爬到床上,挑了挑灯芯,屋里亮了许多。

      “你起来一点,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这伤要及时处理,不然感染就不好了。

      脱衣服?看着甜兮单纯的小眼神,风黎知道自己想多了,这丫头是真的不知道男女大防啊。

      退掉上衣,甜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堂堂一个皇子的后背伤痕错落交织,密密麻麻,新伤旧伤都有。

      “有药吗?”

      “没有!”这风黎倒是没有撒谎,像这种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从来不会上药。

      “你能活着真是上天厚待你的。”那么多次都可以自己恢复,也许自愈也是他的一种天赋也说不定。

      “电。”没办法,只能叫电出来了。

      火电从暗处走出来,“小姐。”

      “打一盘水来,回去把药拿来。”还是先把伤口清理一下吧。

      “是!”

      甜兮用湿的毛巾小心的擦拭背上的血迹,没有等风黎发问就直接告诉他,“我的暗卫。”

      付甜兮这个人自己一直都知道,毕竟付岩是自己的人,可是付甜兮不是这样的,“你不是付甜兮!”

      “我是!”自己本来就是的,也不算骗人。

      “电?火电?你和明月阁阁主有什么关系?”虽然明月阁阁主没有人知道,但是他身边几位的名字可是家喻户晓。

      “你认识火电?”应该不会吧,蒙的那么严实还有人认识。

      “不认识,但是一看他轻功就不错,大概猜的到。”

      “哦,你就当我和他们做了个交易吧。”既然他没有往那上面猜,甜兮自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交易?也对,什么都没有就回将军府那是傻子才会干的,毕竟之前她就送付菲一个黑卡。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甜兮认真的擦,风黎闭着眼睛假寐。

      “小姐,药。”火电把药递给甜兮,甜兮点点头后又消失了。

      把药上完,甜兮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能不能借你厨房一用,那么晚了。”

      得到风黎同意后,甜兮简单的做了两碗面,煎了两个蛋放在上面。

      风黎坐在桌子上看着眼前的面,明明很普通的一碗面,自己好像都不曾拥有。

      甜兮可管不了那么多,拿起筷子直接开吃。

      不知道什么时候风黎也开动起来,好像和对面这个女子在一起自己会更轻松。

      “你喜欢风澈?”

      风黎突然的一问,甜兮咽着的面条突然不上不下,赶紧喝了口汤,“没有!”

      “我和风澈你希望谁能登临大宝?”她会在乎权势吗?

      “和我没关系。”甜兮想也不想的说。

      “如果你是我们其中一人的另一半呢?”

      “相比权势我更喜欢自由自在,就像现在的你也有不小的权利,得到自己想要的了?最后还是一身不可告人的伤痛。”

      风澈问自己的时候表现出的是守护不了想守护的人的悲哀,而风黎从始至终都是迫不得已吧,但是从来没有反抗过也是他自己的错。

      自己的路,想要的,自己现在都忘记自己想要什么了。皇位吗?那应该是母妃想要的。

      放下筷子,看甜兮也吃完了,风黎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应该是找风澈的,你走吧!”

      风黎不提自己都忘了,甜兮还不忘擦了擦嘴,“我明天来给你上药,先走了,拜拜。”

      如果你不是为了风澈入宫的多好。

      到了耀阳殿除了几处引路的灯外,大部分都是黑黑的一片。

      甜兮敲了敲门,希望守门的人不要离得太远。

      也许上天听到甜兮的请求,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守门公公打开门才看到甜兮,“甜兮小姐?您进。”

      甜兮跟在公公后面,“三皇子呢?”

      “三皇子休息前喜欢看看书,现在应该在看书吧。”

      守门公公把甜兮带到风澈的寝宫,这是早上才离开的地方,现在又回来了。

      风澈寝宫外有个守夜的公公,大老远就看到甜兮二人,“甜兮小姐您这么晚怎么来了?”

      甜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手链,“有事耽搁了。”

      还好,两个公公也没有再问什么,“请进,主子吩咐过了甜兮小姐随时都可以找他。”

      虽然有古代的记忆,但是甜兮从内心不觉得夜里进风澈寝殿有什么,所以就这么进去了。

      果然,风澈在案前不知道看些什么,南宫一静静的站在一旁。

      在甜兮进入内室的时候二人同时抬头,看到是甜兮,风澈对南宫一摆摆手。

      南宫一退下,整个寝殿就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风澈把披风拿下,一步一步的走到甜兮面前,把披风披在甜兮身上,“夜里起风,凉。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因为刚才才吃完饭,甜兮现在一点也不冷,就把披风拿下挂了起来,“我给过你承诺。”所以我一定会来。

      风澈看甜兮把披风拿下来,好看的眉头皱了皱,直接上前来一个公主抱,像对待珍宝一样把甜兮放到床上,用被子把她包的严严实实的。

      “我不记得你的承诺,但是我的承诺永远有效。”风澈看着呆呆发愣的甜兮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突然被公主抱还被裹成蚕宝宝似的,甜兮能不懵逼吗?“风澈,我不冷!”

      风澈没有回答,而是淡定的坐下就这么看着甜兮,分明就是再说你出来试试!

      好吧,自己完全不用读取什么微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想干什么,包着就包着吧。

      “行,我不出去!我之前说过你帮我拿到合离书我就考虑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答应你,所以就算你受伤是假的,可是你想让我侍疾是真,既然我没办法答应和你在一起,那我可以完成你侍疾的愿望,行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