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哥霜花店

      把那个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个小盒子,安隐喜极而涕,果然,宣筠是不会骗自己的,他说有东西就是有东西,打开盒子一看,安隐脸上的笑容又僵住了。

      盒子里是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你的决心很坚定,能挖到这里,加油,我要你找的东西就在下面不深处。

      安隐欲哭无泪啊,宣筠怎么会有心情把那个东西埋的这么深的。这时安隐突然想起了土系初阶第三级的招式,地波·陷落,宣筠一定是用这一招稍微调整了一下把东西弄下去的。

      但是想到了原理又如何,他是要自己一个人挖,要是找了别人没准到时候黄蕊派人检查的时候还不通过呢。

      挖坏了第八把锄头以后,安隐倒在这个深坑里,宣筠这真尼玛是挖了一个超大的坑给自己啊。

      他正在躺着,突然天就下起了雨来,安隐一见下了这么大的雨赶忙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只见旁边因为自己挖了这么久的土都开始落了回去,赶忙又冒雨把这些东西移走,宣筠又是绝对不可能算到下雨这种事的,唉,这种情况还要自己应付。

      就在这时,安隐看到了下方的土开始变得松软了,顿时心中一喜,对啊,如果趁雨天过后继续挖的话土也会因为受雨的缘故变得松软起来。可惜这场雨没有早点到来。不然就省事多了。

      雨后,果然土地松软了许多,只是安隐直接朝地面施展起音系魔法,想直接利用松软的泥土感知自己要找的东西的大致位置,在找到了那个位置以后直接一鼓作气,往那个方向挖。

      “找到了。”再一身泥泞之中,安隐抱起一个大盒子。

      只是让安隐没有想到的是里面是一件斩魔具,还有一张字条,恭喜你,安隐,这是我最后能送给你的物品了,无论你是通过何种方法得到了它,它终究是给你的,我也是在考验你的耐心与智力,在野外,往往需要三样东西才容易活下来,好了,打开黄色的委托书,让我见识一下你实力吧。署名是宣筠。

      安隐默默带着那件斩魔具离开了,安隐知道这个斩魔具是宣筠特意买给自己的,他自己如果要买的话肯定首选铠魔具,在风系到达高阶以后可以直接互换风之翼飞行的,所以他应该不是很需要翼魔具,然后其次是盾魔具,他自己的攻击手段充足,不是很需要攻击类型的斩魔具。

      拿出了这一件斩魔具,安隐久久无法忘怀。

      回家把自己全身都清洗了一下。

      宣筠明明知道他这次的去的地方九死一生,但是他还是去了,而他把这些东西留给我,就是希望我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慢慢的把灵魂印记烙印在这件斩魔具上,有它在,就如同你在身边。

      打开黄色的委托书,安隐笑了笑,独自杀死骨刺狰狼一只。下面还附上了一行字:记住,要活着回来。

      收起斩魔具,离开了家门,出发。

      ......

      “只是一个小小的旁系子弟而已,您没有必要为了他去锡城出席这次宴会吧。”一个声音雄厚的声音说道。

      “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旁系子弟,但是怎么说也是博城出来的,现在我们在帝都寄人篱下,跟盘外人差不多,怎么说也要保住这一点人脉。”另一个人说道。

      突然,门打开了,一头雪银色头发的女子走了进来。

      “宁雪,正好你回来了,我要去参加一个穆式子弟的宴会,你也跟我一起去吧。”穆卓云说道。

      “嗯。”穆宁雪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微微的点了点头。

      ......

      “突破了?”安隐有些兴奋的说道。自从自己之前完成那份委托,独自杀死那只骨刺狰狼以后安隐就感觉到了召唤系星尘在躁动,再加上瑞麟牙收集了那只骨刺狰狼的精魄给了自己一股强大的助力,居然就成功突破了。

      话说上次藏墨獒的表现也确实勇猛,那只骨刺狰狼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估计就算是翼苍狼来了,藏墨獒也可以跟它打上几个回合,那斩魔具也挺好用的,配合瑞麟圣盾靠近,杀奴仆级妖魔居然只要一刀。这么想着,安隐把自己突破后的召唤系魔能全都喂给了藏墨獒,期待着它能早日踏入成年期,这样的话怕不是翼苍狼也不是它的对手了。安隐一脸欣喜的思索着。不过现在薛芬芬不在了这里感觉也挺无聊的,一天到晚就是修炼修炼修炼。

      正想着,突然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打开门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薛芬芬居然正好来找自己。

      “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安隐问道。

      “没什么,看看你修炼的怎么样了,告诉你,我遁影已经练到第二个级别虚化了,你不认真的话可是要被我给超过了。”薛芬芬说道。

      “呃。”该怎么委婉的表达自己的召唤系已经中阶了呢?算了,不表达了,反正刚刚中阶,连星图都不会描画,召唤系中阶的契约兽也暂时就不急着找。

      契约兽是现实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召唤系法师达到中阶,学会描画星图以后就可以和这个世界的生物签订契约,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契约兽为自己战斗,而且由于契约兽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它们不会次元召唤的生物一样有时间限制。

      “我修炼的也挺快的。”安隐说道。

      薛芬芬一脸不屑的眼神打量着安隐。“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我亲戚那边的宴会,正好路过你这里,顺便看看你的修为,结果你跟什么也没说一样。”

      “呵呵。”所以我应该怎么说啊,这丫头的心思,摸不透啊!“难怪我看到你的亲戚好像也在准备着什么,这次宴会的的规格好像还挺高的,他们准备了不少礼物。”

      “那当然,这次可是一位世家子弟的婚礼。”薛芬芬说道。

      “哦,好吧,不过我正好也收到一张邀请函,好像就是他们的。”安隐拿出了邀请函。

      薛芬芬连忙仔细比对了一下,和自己拿到的一模一样。

      “你,你哪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