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aPage.loadWidget({trigger:{id:'videoList0'}require:[{url:"//sjs2.sinajs.cn/video/sinaplayer/js/p

      “禀大人,在平关村!死者是一对夫妻,报案人是开山县的穆府大公子,名叫穆天涯。”

      百姓们一听立刻议论了起来,毕竟华阳县可是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命案了,不料这一下子直接死了俩!

      “华阳县怎么可能还有命案呢?”

      “不知道,这种大案多年不见啊!”

      “肯定是那昏官管理不善!”

      “对!都怪昏官。”

      江自在听着闲言碎语,只觉得今天带儿子来断案绝对是最大的失误!把儿子给带来,自己这个昏官的名头算是彻底坐实了。

      真坑爹啊!这不是造人没成功,造了孽么?

      “走吧,去现场看看!”江自在阴着脸道。

      江自在坐上了轿子,江云凡自己骑着马,后面跟了十几个捕快衙役,还有一大群百姓也跟在了后面。没办法,出了这么大事,即使封锁消息也来不及了,大伙肯定准备去看个热闹。

      到了平关村,江自在火急火燎的下了马车,毕竟人命案可不是小事,要是处理不当,被骂昏官事小,惹怒了治下百姓,被上官知道了为大。

      一行人来到了死者家中,只见房屋已经被付之一炬,被人烧了个干净!

      院中有两具尸体并排摆放,已经是被烧的面目全非,还有一个衣着稍显狼狈的富家公子,富家公子身后站着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战战兢兢。

      江自在走上前去问道:“你就是穆府的穆天涯?你不在开山县好好待着,来我华阳县何为?这两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那富家公子神态自若道:“我来此是想去华阳县祝寿,明日便是王大家的70岁寿辰,作为学生晚辈自当去拜寿。”

      “我昨日出门时已经是午时,想着天黑之前应该到不了,便准备在平关村借宿一晚,今日再去华阳县准备一下。”

      “可没想到,昨日还活蹦乱跳的夫妻二人,今日却双双死于火灾之中。”

      江自在闻言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夫妻二人昨日留你在此休息,却不料家中起火,双双死于火灾?那你二人为何没事?”

      “回大人,我和家仆住在偏房,是听见有人喊走水,我俩才知道的。”

      江自在点头,转头问向一个老者:“村长,这夫妻二人平日里为人如何?”

      村长道:“回大人,王家夫妻素来是老实本分,从不与人结怨。男的王二是老实的庄稼汉子,农闲时常去华阳县做些短工,女子王李氏也是出了名的贤惠温柔,为人漂亮,算得上是知书达理,因家道中落嫁给了王二。哪成想,这么好的一对夫妻居然死于火灾!”

      江自在又看向穆天涯,问:“穆公子,你和家仆可是听到有人喊走水才惊醒的?”

      “正是。”穆天涯平静道。

      江自在突然大喝:“一派胡言!明明是你贪慕那王李氏的美貌遭到反抗,才将二人先杀害,后放火,妄想毁尸灭迹!”

      “扑通~”穆天涯的家仆吓得直接跪倒在地,哆嗦的不成样子,双股间一道水线缓缓流出。竟是被吓尿了裤子!

      然而穆天涯却丝毫没有慌乱,笑道:“县令大人说笑了,我和家仆赶了半天的路劳累的不行,哪有心思做别的?况且我叔父乃是当朝黄大人手下从官,以我的身份,怎么会看得上区区农妇?”

      江自在冷笑:“哼!你说这夫妻二人死于火灾,为何起火之时他们不呼救?呼救了为何你二人听不到?为何他人一说走水你二人就醒了?”

      江云凡心道:老爹这一连三问,问的很有水平嘛,但那穆天涯的心性倒是沉稳的厉害,靠连声逼问估计作用不大。

      江云凡低声道:“系统,我帮我爹找出真凶,是不是也算完成任务?”

      【叮!算。】

      江云凡闻言笑了笑,决定帮老爹一次,毕竟老爹为官这个声誉也忒惨了些。

      穆天涯丝毫不惧,大声道:“大人!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现任知府可是我姐夫,若你污蔑于我,你的上官,和当朝黄大人都不会轻饶你!”

      江自在面色如水,这是威胁!

      江云凡悄声来到江自在身后,往他手里塞了一张纸条。

      江自在转身,捻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死人被烧口中净,生人被烧口中黑。

      江自在不动声色的将纸条收了起来,看了江云凡一眼,表示已经明白。

      江自在叫来村长道:“村长啊!本官来此公干已经有段时间了,腹内空空如也,村长你去找两头猪来,本官先吃个饭。”

      “啊,这。”村长哑口无言,收受贿赂都这么明显了吗?

      村长也不好多言,心想这王二家里倒是养了两头猪,反正王二夫妻已经死了,也没有亲戚子嗣,以后这猪也是充公,倒不如先应付了这县令。

      百姓们今日可算是大开眼界了,这就是昏官啊!

      “昏官啊!”

      “可不是嘛,江公子有个这样的爹,净给江公子丢人!”

      “如此索要贿赂,今日真是大开眼界啊。”

      不多时村长赶着两头猪走了过来,小心翼翼道:“县令大人,可需要小人备些干柴?”

      江自在道:“不必了。左右,先杀一头猪。”

      手下衙役手起刀落间,一头猪惨叫了一会就已经死掉了。

      江自在用绢帕擦了擦手,道:“本官最近发明个新吃法!你们去将这死猪拖到那偏房,再将活猪也赶进去。里面多塞干柴,把这个偏房给本官一把火点了!本官要烤着吃!”

      “啊呸!昏官!烧房子烤肉?”

      “此等昏官居然也配审理命案?”

      “有这样的昏官老爹,江公子也是命苦了。”

      不少围观的百姓都纷纷开口骂道,也有不少女子在为江云凡鸣不平。

      江自在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挥了挥手。

      手下衙役也不敢多言,按照吩咐一一照办。

      不多时偏房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传来了猪的惨叫声。

      待到惨叫声停止,江自在命人控制住火势,将两头被烤的面目全非的猪拖了出来。

      江自在猛然起身,阴森森的看向穆天涯,大喝道:“大胆贼子!你还不认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