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开放的直播间破解版

      七夕又至,望得人眼穿肠断。一年今夜,正是互诉衷肠时。

      层层叠叠的小鹊扑棱着小翅膀从河两岸涌出,群鹊彼此互相衔接为桥,唯恐这对苦鸳鸯断了情长。

      鹊桥已成,织女将渡。

      “喳喳!”那尾羽乌褐的鹊鸟抬头便朝着她嚷嚷道:“你把我的翅膀给抓痛了!怎么回事儿啊?”

      周遭的喜鹊叫喳喳得好不热闹,谁也没关注即将登桥的患难夫妻,倒是都各自聊着天南地北的八卦。

      那上边儿紫红飞羽的鹊儿连连低声道歉:“啊,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说罢爪下便轻了力道。

      “年年这日子前遮后拥的,什么情况没碰见过?”那老鹊闻听便插了一句:“毕竟上头可掌管着咱们口粮,可别抱怨,忍忍待会儿就好了。”

      那冒冒失失的小鹊却正暗自焦急着。

      白白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感觉眼冒金星了要,我都快撑不住了。说好今天只要一小会儿的,这行程都要过半了,也不晓得这白白上哪儿去买鹊衣了。

      本来她今天这会儿就应该已经踏上去享受烟火人间的路上了,至于为什么这会儿在这里做苦差事,这事儿啊还得要从昨天说起。

      迟鱼自打有了灵识以来,便在银河里勤勤恳恳无怨无悔地修炼了五百年。而就在这两天,她竟然感受到了化形之力!平时也就只能在河里吐个泡泡,充其量跃出水面飞一会儿,但现在她马上就能感受到自由的力量了!

      她现在满身都是无处挥发的快乐能量,迫不及待地想把好消息告诉给朋友听。刚巧,这通讯说来就来。

      “喂?阿鱼,你想吃人间的珍馐吗?”通讯那头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我明天可以给你带噢!”

      迟鱼的小脑瓜嗡嗡的一下顿时欢乐:“好啊好啊,我好想吃呀,你多带点我装在锦袋里呀!”

      她兜里有件小小的锦袋,是织女织废的彩霞锦缎被她捡回来,然后白白施了符文做成的,里面有她攒的好多特别有意思的东西。

      “对了白白,”她咯咯地笑着:“我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噢。”

      “是什么?是什么?”白白激动地连声追问:“难道是我爱的鹊衣又上新了吗?这也太幸福了吧!”

      迟鱼顿时惊恐地摇头,白白每次碰到什么新衣都要疯魔,这也太可怕了,她才不要变成这样。

      还是人间珍馐最值得,吃到肚子谁都抢不走!

      “我快要化形啦,就在这一两天!”迟鱼美滋滋地说着:“待我修得人形后去仙界报道入籍便有仙位了!这样我是不是可以陪你啦?”

      “啊啊啊啊啊!真的吗?”白白高兴得差点蹦起来:“这样你就可以和一起去买新衣了!”

      但随即白白又萎靡了下去:“唉,可明天是七夕呢。按照仙界律法规定,我还得去值班的,我方才看她是限定销售!”

      迟鱼闻言拍着自己不存在的胸脯,发出豪情万丈的宣言:“白白不怕,明天我帮你!好歹我也练了这么久,变一变我还是会的!”

      “那我明天就去抢那款好看的裙子了,”白白激动不已:“那还是限定版的呢!我从来没抢到过!”

      迟鱼差点儿被这尖叫声给送走,果然是与众不同走花路的鹊鸟,她艰难地发声道:“但是说好了,你要给我带人间珍馐,可不许忘了!你这叫得我都要聋了。”

      白白双手捂着嘴疯狂点头,眼里的光芒万丈。

      嗐,看这两眼放光的也忒亮了,明天她肯定会把买珍馐的事给忘在脑后了!行叭,白白只有一个,我就暂时原谅这个傻鹊鸟了,毕竟还是要靠着白白吃饭的。

      迟鱼盯着白白好一会儿,方才感叹道:

      多么有趣的灵魂呀,为什么白白就被束缚在件件华美的鹊衣里了呢?

      就酱,一个完美的替班社畜就这样出现了。

      现在她已经感觉仙力有点难以支撑化形了,此时飞行也有些勉强,恐怕没过几刻就会化为原型。

      “这,这高度,”迟鱼探头瞄了一眼顿时感觉脑壳昏沉,不禁感叹:“生活终于要对我这只鱼下手了吗?”

      鹊桥万丈之下,银河之水清且涟漪,潺潺流水蜿蜒曲折,遥遥远上白云间,那远处踏云而来的仙郎,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一时叫迟鱼望得有些呆愣,都忘了还要维持化形。

      遭了!仙力就要耗完了!

      哪知这刚在心中响起警报,失重感便席卷而至!

      密密匝匝黑压压的鹊群登时炸开,只见那一尾浑身金红透亮的锦鲤电火行空从天而降,直直砸中了那路过的青袍仙郎。

      这可真是祸从天降!

      天上那群热衷于在前线吃瓜的鹊鸟们顿时唧唧喳喳个没完,也把那对等着相会的苦命人给忘在了脑后。

      “这两人都摔晕了啊?”几只小鹊叫喳喳的打头阵盯着他俩绕了两圈:“看起来是伤得挺重的。”

      “怎么回事儿啊,刚怎么会有锦鲤混进咱们圈里!”后知后觉的一些喜鹊才刚开始尖叫:“不对吧?是妖修才对!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瞧瞧,”又来了两只鹊鸟瞅着两人啧啧有声:“你瞧瞧这万丈的力度,可不得摔成个傻的?”

      掌事的老鹊这会儿弄得满头大汗的,哪里还敢前线冲锋吃瓜。可得把脑袋给拴紧了先,因为他认得这位大人物,这可是镇守天地四象之一的青龙孟章神君!

      只是眼前这情形却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

      那从天而降的红物不见了,却有一绝色女子趴在神君身上,其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而神君身着挼蓝龙纹袍,剑眉星目,龙章而凤姿。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谁不会对此称赞一声,好一对天造地设的俊男靓女呢?

      但此时也顾不上太多,还是救人要紧。他急急忙忙先让手下去禀告仙官,自己则化为人形同织女把两人给分扶至一旁休息。

      “我的郎君啊,今日怎么就这般命苦,遇上了这种事呢?”织女哀怨地看着这坏事的两人,不禁泪从中来:“今夜一过,又要明年此时才能再见了。”

      倘若此时迟鱼尚有意识的话,她一定会怒起反驳道:“明明不是下雨天,却淋湿双眼,这一定是与自己泪点太低有关的锅!”

      只可怜那神君遭了无妄之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