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了的搜子

      “字面意思。”

      沐长卿嘴角含笑轻声道。

      秦媚长着樱红的小嘴愣住了。

      眼前这张看似不起眼的纸张,但是其中的价值几何她还是很清楚的。

      别看她现在拥有了整个工坊的两成股份,但是在这张纸面前啥也不是。

      生意跟谁都是做,鲜花也到处都是,最关键的便是这香水的配方。

      没有这张纸,那其他的就是狗屁不是。

      “公子,妾身,妾身不明白。”

      秦媚直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开始冒汗了,说话也不复之前的挑逗反而变得有些磕磕巴巴的。

      “不明白?”

      挑了挑眉,沐长卿也不准备继续逗她了,直接开口道。

      “现在她是你的了。”

      “什么?”

      轰的一声,秦媚仿佛被巨力砸住一般,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这价值连城的香水配方给我了?

      我莫不是在做梦吧?

      “公子,妾身,妾身没听错吧?这香水配方给我了?”

      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秦媚又连忙摆手。

      “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妾身不敢要。”

      沐长卿有些意外,不过心底也是因此不由高看了秦媚一分。

      其实这也是经过他仔细考虑过的。

      一旦香水工坊进入正常的轨道之后,那么每天必定都会有无数的香水制作而出。

      但是沐长卿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工坊之内,那么这制作香水最关键的一步必定要转交她人之手。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沐长卿对于秦媚的品行也了解了差不多,这香水配方交给她也不是不行。

      也权当做一个考验,毕竟以后不可能只经营这香水一门生意。

      再者,若是秦媚拿到配方之后真的诞生出了其他心思,沐长卿自然也有别的办法。

      不过就目前来看,秦媚的表现还是让沐长卿满意的。

      “行了,坐下吧。”

      “这香水工坊我无法时刻照顾的到,这配方交给你,我也可以省不少的功夫。”

      “不过,你最好还是挑选几个信得过的人,最后一步蒸馏最为关键,没必要让所有工人都参与进来。”

      蒸馏?

      秦媚没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不过想来应该也是与制作香水有关,到时候一观配方便知。

      见沐长卿好像真的将配方送给自己了,言语之中没有丝毫的玩笑性质,秦媚吞咽了一丝口水,成熟的娇躯隐隐的颤抖着。

      “公子,妾身…妾身………”

      “行了,感激的话就不要说了,卖力的给本公子赚银子就是。”

      好半晌秦媚才逐渐平复下去心中的激动。

      那看向沐长卿的眼神简直浓的要腻出水来。

      “对了,沐某有个问题一直比较好奇。”

      沉吟了一下沐长卿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询问道。。

      “公子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媚笑着给沐长卿填满茶水,秦媚直勾勾的看着他柔声道。

      “咳咳,那就是秦掌柜可有家室?”

      不知为何,当说完这句话后,沐长卿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刚才还笑意盈盈的秦媚陡然间变得失落无比。

      眸子中晶晶亮亮的神色不再,转而充斥着浓郁的酸涩。

      什么情况?

      虽然这句话有些唐突,但是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

      好一会秦媚才露出一个苦笑幽幽回道。

      “妾身孑然一身,未曾婚配。”

      咦?还是个单身狗?

      说实话,沐长卿有些意外。

      打量了一眼身旁的女子,从上到下无处不彰显着女人最风情的诱惑。

      这样的女人怎么还没有婚配?难不成是大燕的男人都瞎了眼不成?

      被沐长卿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秦媚摇了摇头似是认命般的酸涩道。

      “公子应该是好奇妾身这般年纪怎么还没有男人是吧?”

      这话说的沐长卿老脸顿时一红,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

      “秦掌柜天生丽质,说是二八年华也不会有人怀疑。”

      “谢公子夸赞,不过妾身自认为还有一些姿色,此前追求妾身的男子也不在少数。”

      “那为何?”

      这下轮到沐长卿犯迷糊了。

      难不成是挑花眼了,结果挑到现在反而剩下了?

      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不过以秦媚的姿色身段也不至于吧。

      莫非其中有什么难隐之言?

      似是看出了沐长卿的疑惑,秦媚长吁了一口气,接着认真道。

      “公子可听过无孕之疾?”

      无孕之疾?这不就是不孕不育么?

      难不成这秦媚无法生育?

      沐长卿被震撼到了。

      “妾身从小便被查出患有无孕之疾,而如今这个世道女子家若是无法生育那是怎样的一种处境公子是不会理解的。”

      “妾身也很想找个男人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哪怕他一贫如洗,身无分文,这些妾身都不在乎,可是又有哪一个男人会接受自己的妻子无法生育呢?”

      “与其如此,妾身倒不如断了念头,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也乐的自在。”

      说的洒脱,可是秦媚眼中那落寞的神情又如何能够瞒得过沐长卿。

      “对不起,我不知道………”

      张了张嘴,沐长卿有心想要安慰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话被堵在口中。

      似乎言语有些多余。

      若是现代还好,很多情侣本就是丁克一族,对于有没有后代看的都比较随意。

      但是在古代那就是两种概念了。

      女子无后那可是犯了七出条例的。

      古人最重视香火传承,若是自己的妻子无法生子,基本上的结局都是休妻再娶。

      秦媚也是知道会面临这种结局,索性也就息了自己心中的念想,也不至于到时候头上落了个休妇的头衔。

      至于给那些只贪图她美色想要纳她为妾的男子,或许他们不在意有无后代,但是以秦媚骄傲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同意。

      所以就变成了沐长卿现在看到的这般局面。

      见沐长卿坐着发愣,脸上满是疼惜的神色,秦媚眼中有些水雾升腾,最终还是抽了抽鼻子给了沐长卿一个柔和的微笑。

      四目相对,皆是无言。

      最终还是秦媚先开口了。

      “公子,要不今天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妾身好久没有和别人一起吃过饭了。”

      “好。”

      点了点头沐长卿没有拒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