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色版安卓版

      姚宓在等车,忽然接到刘晓桐的电话。

      电话那端,刘晓桐哭得很凄惨。

      “姚宓,如果我被逼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贱人!”

      逼?

      言重了!

      姚宓根本没有!

      “刘晓桐,一直以来都是你想欺负我,都是你主动招惹我,都是你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如果你什么也不做,我也不会以牙还牙。”

      “姚宓,你果然真的很贱!还在装无辜,恶心!”

      瞬间,姚宓提高分贝很严厉地吼回去,“刘晓桐,你再骂我试试看?!想说什么,请你说清楚,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昨天,我在食堂教训你,是你不自量力,也是你心机歹毒,活该!你少怪到我头上!”

      “看,你就是装,白莲花,绿茶婊!把我送上热搜,想让我身败名裂,还在装清高,你毒如蛇蝎!你就是贱人,我骂得没错!”

      “什么热搜?我不知道,也不屑做这种事。”

      “姚宓,我恨死你了!就是你把我往死里逼,就是你让我在所有人面前难堪。爆完我的隐私了,让我接受血淋淋的指责和辱骂,你很开心吗?你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有种做你别不敢承认,我瞧不起你!”

      话音落下,刘晓桐的哭声更是凄惨,泪流满面。

      她就是恨不得弄死姚宓!

      ……

      刘晓桐这么说,姚宓明白了。

      蓝总出轨刘晓桐,应该是这个事上了热搜。

      现在,应该是全民“绞杀”刘晓桐。

      “刘晓桐,你的指控,我绝对不承认,我根本没有做过。再说说你自己,明知道蓝总有家室,你却还要和他在一起,本身就是错误的。你不能认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年轻有资本,就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或许说,你是爱慕虚荣,贪恋人家的钱财,还妄想做蓝太太,你行吗?你凭什么呀?从你们出轨的那一天起,你应该早就预料到结果了,早来晚来都一样,你应该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

      “用不着你来教我做人,也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就是你知道我和蓝总的私事,不是你做的,谁做的?就是你想报复我,就是你多管闲事,恶心至极!”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有爆你的黑料,我本来就不屑做。像蓝总那样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肯定不差我。也拜托你,长一下脑子!”

      “姚宓,你……”

      搁下话,姚宓就挂电话了,懒得理刘晓桐。

      她也不想听那些充满戾气的声音。

      想了一下,姚宓上网看新闻。

      刘晓桐的确上了热搜,就是榜一呢!

      有她和蓝总的视频,但有些模糊,看得不是很清楚,也足以够认出人。

      网上的评论,清一色指责刘晓桐犯贱做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

      还有很难听的言语,足够她崩溃了。

      学校知道的话,估计她有麻烦了。

      怪不得刘晓桐哭得那样凄惨!

      ……

      姚宓给霍佳打电话。

      “热搜榜的新闻,你看到了没?”

      “宓宓,我看到了,真是大快人心!刘晓桐有今天,真的是老天有眼!”

      姚宓微皱眉,神情有些凝重。

      虽然她不喜欢刘晓桐,不认同她的做法,也不耻她的所做所为,但是,她也没有落井下石的那种爽感。

      “她给我打电话质问,我跟她说绝对不是我爆她。不是我爆,谁爆呢?”

      “宓宓,你不理她就行了,别胡思乱想。会不会是昨天,有人听到了就使坏?食堂人多,嘴杂,或许,是她得罪人了。”

      “我总觉得是有人嫁祸给我,枪打出头鸟。”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觉得,她本身就不光彩,蓝总那样的人也是狗仔队紧盯的对象,一次两次不被拍到,长久下去,不被拍就难说了。这个事,你看开就好。”

      “好吧,我不纠结了。我挂电话了,拜拜!”

      真的只是这样吗?

      姚宓不认同。

      女人的直觉,这个事是冲她来的。

      昨天,她威胁刘晓桐的时候,说话的声音是故意压低的。

      应该就那一两桌的人听到而已。

      要是传出去,应该也是那几个人而已。

      可是,那几个人都是跟刘晓桐关系挺好的!

      应该不会出卖刘晓桐吧?

      这一次,这个爆料,并不是松江传媒独家。

      ******

      萧涵在别墅。

      就在书房里。

      犹豫了几下,姚宓才去找他。

      “恒通的股价真的涨了,中午收盘的时候,又跌到差不多买进的那个价位。”

      萧涵抽着烟,微撩一下眼皮子,盯瞅着姚宓。

      “你想说什么?”

      姚宓与萧涵对视,“一事归一事,我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的!”

      萧涵扬起不屑的魅笑,说:“你能跟我分得清吗?”

      姚宓不说话,藏在身后的品牌袋子放到了萧涵的面前。

      扫瞄一眼品牌袋,萧涵那双如鹰般犀利的眼睛紧锁住姚宓,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

      “什么意思?”

      “赚了钱,这是你的谢礼。”

      刹那间,萧涵的眼神变得深不可测。

      打趣道:“花着用我的钱去赚来的钱,你有什么感觉?爽吗?还觉得伤自尊吗?”

      顿时,姚宓幽怨地瞪着萧涵。

      “你爱要不要,拉倒!”

      “你过来!”

      迟疑几秒,姚宓还是走到了萧涵的椅子旁边。

      但是,还隔开了两步。

      “打开!”

      白了萧涵一眼,姚宓上前取出礼盒。

      当着萧涵的面,打开礼盒。

      是一条蓝白斜纹领带!

      萧涵微眯眼,抽一口烟,倾吐出一团缭绕的烟雾。

      压抑怒气,姚宓冷冷地瞪着萧涵,“如果你很不屑,也很不想要,或者觉得我买的东西很晦气,抑或说,这东西本身用的就是你的钱,不过是借我的手买回来而已,可以扔掉的。”

      眉宇之间带着一点阴骛的气息,但奇异地,无损萧涵的性感魅力。

      冷不防的,萧涵一拉,姚宓跌坐在他大腿上了。

      跟随突如其来的惯性,她也扑到他怀里了。

      他们又靠得很近了,姚宓清楚地感受得到萧涵的阳刚之气。

      萧涵的手也亲昵地搂着她的腰。

      “帮我戴上!”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姚宓的脸上,莫名的,她有点晕炫的感觉。

      反应也慢了半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