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魔幻传奇>

      苏纯靠着靠着就睡着了。

      等晚上四爷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小格格还盖着盖头,靠着床睡着了。四爷一愣。

      苏培盛看着,心想,坏了,这是个蠢的。赶紧招呼人来。

      玉莹赶紧过来叫醒苏纯。苏纯醒来还有点懵,半晌没反应过来,还是玉莹低声道,“四爷来了。”

      苏纯这才清醒过来,想着之前给自己做的心里建设,努力告诉自己:我不害怕我不害怕,我是喜欢四爷的。缓了缓道,“爷?”

      四爷全程看着默不作声,想着这个格格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道“怎么不揭盖头?”

      “这个不是要爷揭嘛。”

      四爷……我竟无言以对。这种小事爷怎么会记得,除了福晋,爷还没揭过谁的盖头呢,这个小格格还挺有仪式感。

      四爷上前揭下盖头,就……看着这脸晃了神,果真容貌和身段都是极美,接着就对上了眼,看到了小格格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一眨地看着自己,有点晃眼,看得四爷有点囧,害羞,当然,四爷是不会承认自己害羞的,心里归咎于是小格格太大胆了。

      苏纯这厢也在打量四爷,果然很帅气,本来想着月亮头能怎么好看,结果惊艳了,那标志性的丹凤眼,身姿挺拔,气宇轩昂。

      四爷就看到苏纯看着看着脸就红了,有点好笑。

      苏培盛看着这幕,哎呀,赶紧走人,出去的时候将玉莹也打发走了,自己站在廊下守着。

      四爷看着苏纯脸越来越红,突然就笑了,想着先前牵她下花轿的时候就对自己的手不轨,没想到还是个好色的。

      苏纯要是知道四爷是这么想的,绝对会怼他一脸,我要不轨干嘛不轨手啊,当然是对人不轨,不过当然是不敢说出来的,就敢想想。

      然后苏纯表示,好尴尬啊,在现代都是谈恋爱之后才在一起的,最不济还得通过相亲呢,结果到这就大佬一句话的事,等会儿指不定就要和谐了,刚想说话,就听四爷道“吃饭了吗?”

      苏纯眼睛一亮,附赠一枚大大的微笑,好人呐,自己从早上起来就没吃过饭,感觉现在自己能吃下一头牛。

      然后…………就听见“咕噜,咕噜”,苏纯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道,“我……我还没吃,想等着爷一起吃呢,之前吃了点点心垫了垫。”

      四爷被苏纯的笑甜到了,想着,自己的小格格真美啊。笑起来真好看。不过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爷来的时候就让苏培盛传膳了。”

      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等菜上齐了,苏纯就一屁股坐下,准备开吃,结果发现没人动,抬头一看,一屋子人都盯着自己看。

      苏培盛使劲在瞪自己,苏纯后知后觉想起来好像、大概、似乎自己得伺候四爷吃饭,苏纯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不知所措,立马站了起来。

      四爷默了默,告诉自己:这是皇阿玛特地赏赐的格格,得宽容一点,说,“罢了,你刚进府,日后好好学规矩就是。”

      这时候的四爷还是个莫得感情的机器,殊不知自己以后有多打脸,规矩???那是什么,不存在的。当然,现在的四爷还没有这种觉悟。

      苏纯道:“谢四爷。”其实内心表示拒绝,我并不想学规矩,我知道容嬷嬷的厉害,所以我已经对嬷嬷有阴影了。

      内心千思百转,苏纯表面不动声色,也是饿极了,吃了两米饭,还吃了一条鸡腿、面的几盘菜也都吃得七七八八。

      四爷对此表示有些新奇,毕竟府里的女人在他面前吃饭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吃,吃几口就停筷子了,倒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这样吃饭,连带着四爷胃口都好了起来,多吃了半碗饭。

      苏纯和四爷用完膳。收拾一番,就被四爷扛上榻了,煎饼煎到了凌晨。

      苏纯表示,这简直就是牲口,有这么折腾人的吗?

      上辈子自己活了二十二年,当了二十二年的单身狗,但是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简直怀疑人生,反正自己是觉得动不了了,跟瘫痪了似的。

      四爷这一夜则是相当舒心,心想这个小格格很合自己心意,于是大手一挥,赏了苏纯一套点翠头面、两匹流云锦缎和一套白玉摆件。

      苏培盛亲自去送的,苏培盛暗道,得对这位上点儿心,这流云锦缎一年四爷府上也就能得四匹,往年只有福晋和李侧福晋有,现在四爷一次就赏了苏格格两匹,这可是不得了,看样子得宠上一段时间。

      苏纯看着苏培盛送来的东西,开心是有的,但是还是很生气,想着苏培盛看自己那微妙的眼神,自己就想死一死,自己去接赏的时候差点儿没一头栽倒,太丢人了。

      送走苏培盛,苏纯想着又要拖着自己两条不太听使唤的腿去给福晋请安,很是头痛。

      等苏纯拖着两条不听使唤的腿挪到了正院,就发现,好嘛,就剩自己没到了,进门赶紧请罪先。

      然后进门,撩裙摆,跪下,磕头请安,简直了,行如流水啊。

      苏纯表示,自己就是识时务,上辈子做事从来没有这么麻溜顺畅的,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

      福晋坐在上首都有点愣,这小格格一上来就给自己行这么大的礼,都有点儿不好挑毛病,不挑毛病怎么罚她呢。

      这厢福晋还有点犹豫,结果李侧福晋发声了,“苏格格这可是来晚了呢,虽说是皇上赐的,但是这更是要守规矩了。你这可是对福晋不敬呢,念你刚进府,就先出去跪两个时辰吧。福晋你说呢?”

      What???怎么就不敬福晋了,怎么上来就罚跪呢,好歹寒暄两句吧,不过苏纯转念一想,现在李侧福晋可是最得宠,况且四爷府上仅存的三个崽崽都是李氏生的,人家会生啊,人家有底气啊,腰板直啊。

      能怎么办,苏纯很绝望,自己穿成一颗小白菜太难了,虽然爹爹疼,娘也爱,家境也不错,可是这啥也没用啊,给人当小老婆不还得听人家的?

      福晋这边心里也在吐槽李氏,虽然自己想罚苏氏,可是李氏这还打着自己的旗号罚人,心里不舒坦,两个人从进府斗了这么久,就是不想看李氏得意,不过眼下还是这个苏氏更碍眼,不仅漂亮,最重要的是太年轻了,而自己却不在年轻了。

      然后……福晋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话,“进了府就要守规矩,两个时辰而已,你要引以为戒,”

      苏纯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还两个时辰而已?!你自己咋不去跪俩时辰试试。

      苏纯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内心mmp,表面笑嘻嘻,还要谢谢福晋,然后领了罚出去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