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女帝蛇姬8部h

      “小小皇者,也敢冒犯本君之威,你是在找死,”

      泰猛的声音,非常强势,

      强势得让众人目瞪口呆。

      这家伙太能飘了,飘得忘乎所以,竟敢如此俯视皇者。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从未见过如此‘牛逼’的真君。

      “这个大魔王还是一如既往的张狂,那怕面对皇者,依旧如此……强势,”

      见过泰猛斩杀余贞的人,唯有苦笑,没有出言讥讽。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泰猛的底线在那里,万一这家伙逆杀皇者成功,当然、这可能微乎其微,可逃走的机会很大啊,要是自己此刻出言讥讽,被他听见,那还不完犊子?

      追上来的王圣也很无言,他已经见识过这个对手的张狂,但没想到那只是对方的冰山一角,不值一提。

      然而以真君境说出这句话,无疑会得罪天下众皇,但那个家伙根本就没当回事、而且表情不像是作假,像是直抒胸臆。

      不过泰猛的话落在瞳皇的耳中,却不只是张狂那么简单,而是大逆不道,无比刺耳。

      “大言不惭的东西,今日我教教你,对皇者,当有敬畏之心,”瞳皇震怒、目光冰冷无比,与此同时,他的双眸变得更加妖异了,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气息,令人生畏。

      皇者之威,当真是恐怖至极。

      瞳皇目露杀机,整条手臂爆发出光芒,犹如一尊蛮龙即将出世,凶威弥漫。

      终于,他抬起手臂,一拳砸来,给人不可抵挡的感觉。

      “这年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主动送上门来火化的,既然想死,我成全你便是,”

      泰猛以拳头还以对方颜色,只是他这一拳,看上去很平凡,众人都看得傻眼了。

      他这是在自杀吗?

      “轰隆!”

      顷刻间,两人的拳头撞在一起,轰隆一声就打爆了虚空,爆发出刺目的光束,残余的能量波动,如汪洋大海一般滚滚而动。

      两个当事人,各自倒飞了出去。

      这是?!

      他扛下了?!

      还将瞳皇震飞了出去?

      现场鸦雀无声,人们如同中了魔咒一样。

      所有人完全石化,眼睛都直了,差点惊掉下巴,这是什么情况啊?

      “这个大魔王、是要逆天吗?只以肉身之力,就能抗衡皇者?实在是震撼人心,”

      “哈哈!他挡住了,我就知道,这货肯定能横击皇者,那什么瞳皇,也不可能奈何得了他,”远处、姜洛拍了拍小胸口,舒了口气。

      大福星炎苍翻了几个白眼,嘀咕道;刚刚有些人可没有这样认为,明明是在哪里焦急的大喊,让其赶紧离去,不要与皇者抗衡,现在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女人的话、当真是不能信。

      “横击皇者,这世间又多了一个怪胎,”众人心颤,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瞳皇犹如吃了一个死孩子,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自己不但没能一击将其镇压,反而成就了对方的威名。

      这要是传出去,他非被人笑话死不可。

      关键是皇者一但被真君横击,那等于是被人定在了耻辱柱之上,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横击皇者、有这么容易吗?”

      瞳皇彻底爆发,长发凌乱狂舞,气势如虹,惯穿了高空。

      “横击?你想多了,本君今日要屠皇,”

      泰猛强势还以颜色,令人心底发毛,屠皇?

      这绝对要轰动整个天下。

      “你彻底激怒了本皇,给我去死,”瞳皇长啸,衣衫飞舞,眸光犀利如电,他隔空打出去一拳,万鼎浮现,绕着那道硕大无匹的拳印。

      这一拳气势如虹,恐怖无边,带着滔天的威势,要镇杀一切。

      但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面对火力开到十足的皇者,泰猛直接出拳,进行硬撼,破开了一切。

      咚!

      这一刻,泰猛的眸子冷冽,身上的气息摄人,一拳打出、有气吞山河之势。

      跟余贞大战时,他未曾完全爆发出肉身之力,单凭两门武技与之抗衡,最后将其斩杀。

      然而泰猛最大的底牌之一,却是恐怖到极点的肉身之‘力’,此时彻底爆发出来,硬撼皇者的攻击。

      瞳皇的拳印被打爆,人又被震飞了出去,泰猛也到退了好几步,但止住身形后,他立刻扑杀过去,主动发起攻击。

      他捏着拳印,挥动出惊世的一拳,虚空都为之颤动、发出声响,似乎是在哀鸣。

      远处,王圣愣了许久,而后眸子中杀机毕露,掌心在发光,似乎是要准备出手、给与绝杀的一击。

      但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契机都被人锁定了,心中不由一惊,不过他的感知很明锐,当即就发现了谁在针对他。

      是姜洛身后的那个白衣青年。

      王圣愕然,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人,拥有与他一战之力。

      他震惊了,因为炎苍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血之力显示,此人的年纪要比他小许多,但实力却深不可测。

      就连他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取胜。

      王圣只感觉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开始怀疑人生。

      现在的年轻人,战力都这么变态了吗?

      先是一个泰猛,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

      是不是自己尘封得太久了?

      久得世道都变了,已无他一席之地?

      炎苍忽然对他轻笑道;“真君对决皇者,本就已经很不公平了,你若是再插手,天玄教难免会落人口舌,”

      王圣冷声道;“你在教我做事?”

      他没百分百的把握取胜,但并不代表就会买对方的账,给他脸面。

      “你若想战,我不介意与你活动一下筋骨,正好想领教一下玄黄仙体的防御力,”炎苍气定神闲、语气温和,但是任谁都能感受到他那不容置疑的霸道。

      王圣目露冷光,死死的盯着炎苍,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没出手,因为他看不出炎苍的深浅,

      “阁下可敢留下姓名,今日之事,不可能就此不了了之,”

      他尘封多年,就连姜洛都不认识,更不要说炎苍了。

      “炎苍,”炎苍淡淡一笑。

      “炎族之人?”王圣微微一愣,而后脸皮子都忍不住一抽,同时也为之释然。

      炎族出现这么一个怪胎,纯属正常。

      远处的战场中,泰猛与瞳皇打得火热,而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瞳皇的嘴角竟然在溢血,虽然很少,但也说明瞳皇受了内伤。

      “艹,我有点发晕,这坑货怎么猛得一塌糊涂?难不成他今天还真的能屠掉一位皇者?这是要逆天啊!”

      江震揉了揉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其他人也是这般反应。

      “敢对本君不敬,我杀你个神魂俱灭,”

      泰猛将【斗战圣法】运转到极致,加持【九九无量神魔指】的第三招,两百多跟擎天巨柱般的巨指砸下,好像要将大地都给覆灭掉,狂霸无匹。

      他此时施展出来的神魔指,要比对付余贞时强得太多,而且还加持了‘力’,简直恐怖得难以想象。

      瞳皇立刻就感受到这一指的恐怖,拼尽全力抵抗,可还是连连败退,所有攻击都被瓦解,然后又被打飞了。

      “天玄教的皇级强者,你还有什么手段?都施展出来吧,免得待会儿做个后悔鬼,”

      神魔战戈化作成一根大铁棍,然后被他抡起来猛砸。

      “太野蛮了,”

      见到泰猛发动的这般攻击,众人浑身毛骨悚然,这要是砸在他们的身上,绝对会在瞬间变成肉酱。

      “【混元一气拳】,给我镇压,”

      瞳皇怒吼连连,大道之力席卷,然后汇聚在他的拳头上,爆发出绝世一击。

      “【混元一气拳】?嘶,这可是天玄教的镇教功法之一,要比他先前施展的【九鼎胜天拳】厉害数倍,天玄教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就是凭借此拳,横扫同代人。”

      “死在这套拳法下的高手与天骄妖孽太多了,也不知道泰猛能否抵挡?”

      众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战场,呼吸都似乎停止了,心脏跳动的声响越来越大。

      瞳皇的拳头上,绽放出比太阳炸开时还要璀璨的光芒,大道之力如同狂风在呼啸、在咆哮,淹没了四面八方、挤满了天地。

      一拳压下,像是天空的太阳星坠落了一般,虚空都在剧烈颤抖,景象可怕。

      “我为神魔,战意无匹,我为神魔、攻击无双,”

      泰猛调动肉身之力,催动【斗战圣法】,运转【九九无量神魔指】。

      “砰!”

      两人的攻击撞在一起,如同天地大爆炸一样,声音宏大震耳。

      “冒犯皇者之威,等同于大逆不道,当杀!”瞳皇大声咆哮,体内的力量,不断涌入那道拳印中,如山似岳一般压来。

      “大逆不道?你算老几?活了近一千年,不过一境皇者而已,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废物,你特么的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大野把狼?你当老子是被吓长大的?”

      “今日、我非斩你不可,”泰猛发丝飞扬,双目中神光湛湛,慑人心魄。

      这句话一出,人们哗然,倒抽冷气。

      “杀!”

      此际,瞳皇没有多余的言语,疯狂的运转大道之力,如同海浪一般将泰猛淹没。

      轰!

      泰猛体内喷薄战意,磨灭对方的大道。

      “这是什么力量?我似乎感受到了强大的战意!”瞳皇呢喃。

      咚的一声剧震,两人的攻击豁然炸开,造成了可怕的破坏力,震碎虚空,撕裂乾坤。

      “给我灭!”

      瞳皇怒吼,不断打出【混元一气拳】和【九鼎胜天拳】,一道又一道由大道之力凝聚而成的拳头,全部劈向泰猛。

      泰猛在虚空中移动,他在抬手,一记又一记大指印甩出去,将对方的所有拳头打爆,化成大道之力消散开来。

      “噗嗤!”

      瞳皇的胸膛被一道巨指砸中,当即吐血横飞。

      他只觉得体内的气血都在翻滚,整个胸口都快要裂开了,鲜血不断涌向喉咙间,差点就喷了出来。

      瞳皇震惊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是的,我就是这么强,强大到让你发慌、发狂、发癫、发从心,”

      泰猛迈步而来,其实他的嘴角也在流血,但被他暗中舔了回去。

      所有人无言,想反驳,但人家说的是实话啊!

      “他才是真正的怪胎,还未进军真君境的最高领域,就能逆天伐皇,当真是不可思议,”

      炎苍说这话时,并未遮掩,很多人都听见了。

      众人顿时张口结舌,目光死死的盯着泰猛。

      什么叫真君境的最高领域?

      当然是踏入第十境——载重境。

      一但踏入这个境界,战力将会倍增。

      众人简直要疯了,未踏入载重境就能伐皇?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啊!

      人们在心中直呼,这怎么可能?

      王圣的脸色有些铁青,他早就发现这一点了。

      现在,泰猛在他眼里,已经被提升到了第一大敌的位置。

      他想要出手、联合瞳皇将泰猛击毙,以除后患,至于面子什么的,只有愚蠢的人才会将其当回事。

      然而他却被炎苍盯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机会出手。

      他想要叫帮手,但姜洛却拿出了圣君令,在那里晃荡,进行无言的警告。

      他此刻都忍不住想爆粗口,姜洛有圣君令在手,可以直接号令青州之主,古圣级的强者。

      一但这个级别的强者出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先前还以为姜洛是炎苍的妹妹,现在才知道,这是皇室中的人,而且绝对是个公主,还是个非常受宠的那种。

      “……MMP的,”

      处处受制,王圣蛋疼得厉害。

      轰!

      天空中,惊人的大战还在持续,两人在不断进行大碰撞,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动,滚滚而出,可以清晰的看到,虚空中有裂痕出现。

      两人的身形在到处移动,一会儿杀到下方的山脉中,打爆一座座大山,一会儿冲入高空,震得虚空坍塌。

      忽然,泰猛被瞳皇燃烧精血爆发出来的一拳打飞。

      “不好!泰猛,小心他的眼睛,”姜洛突然失声大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