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sexiaoshuo

      江若洪的表情很严肃,他早就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这场婚礼办下去。

      石凡现在出现已经打扰了婚礼的进程,他不可能会容忍石凡继续呆在这里打断整个婚礼。

      龙老爷子见状开口劝石凡道:“小伙子,回去吧。”

      李老太君也是这个意思:“小伙子,趁现在走吧,别继续闹了。”

      两个老人还是不希望看到有什么冲突发生,毕竟事情就出现在他们眼前。

      而两个老人也是为了石凡好。

      他们都觉得石凡没有背景,没有势力,怎么斗得过眼前联姻的江,罗两家。

      整个京海市,除了两个老者代表的两个超级世家,还真没有人敢轻易招惹江,罗两个家族。

      自然,也没有人有能力招惹。

      石凡现在不走,下场在他们眼里一定会很惨。

      ...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石凡缓缓起身。

      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眼江若洪和罗云辉两人,语气平静的开口问道:“我只问一遍,是谁派的车撞我?”

      江若洪眉头一皱。

      罗云辉面不改色。

      江若洪怒道:“小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捣乱我女儿的婚礼,敢在这个地方嚣张撒野你就要付出代价!保安,叫人过来!”

      罗云辉此时站了出来,对江若洪笑着说道:“让我和这位兄弟说两句,劝劝他,说不定他就会走了。”

      江若洪点了点头,同时无数保安已经开始汇聚到婚礼大堂当中。

      不管罗云辉能不能劝石凡走,这件事在江若洪这里已经不可能善了,他一定会给眼前的石凡一点颜色瞧瞧。

      不然任由他在婚宴上如此一闹。

      以后这些宾客都会以为他江家是软骨头,那个毛头小子过来都能踩上一脚!

      江若洪要让人知道,他江家可不是吃素的!

      ...

      宾客们则喜欢看热闹。

      这是人的天性,不论身份高低,看热闹总是能让人平静的生活忽然一喜。

      婚礼加上捣乱,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喜上加喜。

      反正不是自己家,出什么事都能安然吃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家放心观察着现场的事情变化。

      “听江家小姐说是她做了对不起石凡的事情,难道是江家小姐先和石凡相恋,然后又被家族联姻逼着和罗云辉结婚,这样一来二去,江韵就欠了石凡的感情债?”

      “不太可能,我听说江家小姐江韵可是从小到大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上次我是听我女朋友说的。江韵可是我们圈子里的圣女,纯洁的不得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那她对不起石凡一个普通年轻人什么?欠钱?江家小姐不太会缺钱吧?她家十几个亿的房地产资产摆着呢。”

      人们小声议论,但是事情都不是想象中那样。

      ...

      罗云辉走到石凡面前,伸出一只手笑着主动说道:“石凡兄弟,我叫罗云辉,罗氏企业的罗云辉。”

      罗云辉亮出自己的身份,想让石凡也自我介绍一下。

      石凡看着罗云辉伸过来的手,嘴角翘起,冷冰冰地说:“你,配吗?”

      罗云辉一阵尴尬,于是伸出的手自然的伸过头顶抓了抓后脑勺。

      “石凡,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还有江若洪,江伯父你应该也是第一次见。至于江韵,据我调查你们见过只有三次左右,我们没有一个人有陷害你的动机啊?!大家评评理,是不是?”

      罗云辉一上来就否定了有人会陷害石凡的动机。

      甚至,占据了话语上的主动。

      他话锋一转:“或者,你该不会抱着娃娃亲不放吧?石凡,这都什么年代了!就算江韵不承认娃娃亲,你也不能缠着她不放啊!现在她都要嫁给我了,你就不要为难她了!有什么事,冲我来!”

      罗云辉不愧是大家族的孩子,一张口就控制了舆论,甚至改变了石凡和江韵的立场。

      这下一事情却到成了石凡的不对,甚至罗云辉还给他自己铺垫了大丈夫的形象。

      而在这个社会,很多时候很多人也就只喜欢听一些场面话。

      对于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人士更是如此。

      很多时候这种看起来有理有据的一面之词更能掩盖事实。

      就在罗云辉得意的时候。

      石凡冷笑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却调查过我?什么时候?为什么?”

      罗云辉脸色一变,没想到自己说漏嘴了。

      但是很快,他眼珠微动开口解释道:“江韵是我罗云辉的未婚妻。她在我结婚前和谁联系,和什么人联系我调查一下,确保我未婚妻的安全,这不过分吧?”

      罗云辉转身对一帮宾客说道:“我只是想确保我的未婚妻不会被某些猥琐小人盯上而已,大家觉得我做的有错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