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手机直播平台

      夜宴。

      夏礼亲自招待商尹,憨憨,以及雷衡。

      同时,太后宫中。

      所有的宫女,太监全部都跪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老奴罪该万死。”冷僵跪在地上,情绪依旧没有丝毫波动。

      “隐藏的高手,会是谁?一箭射杀灵眼山虎,应该是墨踪吧,高离身边第一刺客!”

      “他竟然还主动说通水妖巢,断绝与水仙宗的合作,这小子的能力,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今日进城,如此张扬,怕是给我看的。”

      “商尹,很好!很好!很好!”

      太后站起身来,在场的宫女,太监都被她的威压震得七窍流血,恐惧得浑身发抖。

      “冷公公,你还有什么想法吗?”太后看向脚下跪伏的冷僵,她很清楚,因为商尹的身份,皇帝与夏礼在暗中盯梢,冷僵想要做什么都会束手束脚,都是生怕为了杀死一个商尹,消息传到商天正那里,会引起不可估量的后果。

      “说来说去,只要让商天正回不了夏国就可以了,老奴愿意联合蛮族,以及屠仙门,联手将商天正暗杀在神域,如今他既然体内暗伤发作,实力大减,未必不能斩杀,只要商天正一死,到时候商尹还不是任太后随手拿捏?哪怕不能杀他,老奴也有把握能够给他重创!”冷僵也觉得,如今在帝都当中,无数眼睛盯着,杀死商尹不太合适。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只是风险太大,你不惜命,我可不想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商天正受到蛮族神地的诅咒,完全无解,他已是将死之人是,没必要与之拼死相搏,毫无意义,就连神域名医张信景也束手无策,他必死无疑。”

      “听说商尹这小子很在乎苏九尾?一直让商会的人打探她的下落?要不就有劳冷公公让人将苏九尾活捉,我看看到时候,他会如何?动不了他,难不成我还动不了苏九尾么?”太后这些时日,也让人打探关于商尹的一切,与之走得亲近的人,也就只有苏九尾。

      “老奴领命。”冷僵叩头,起身离开。

      太后的威压,这才散去,一片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这才感觉如释重负。

      然而在下一瞬,他们的身体迅速凝结成一层冰霜,被冻成冰雕,冷公公淡然道:“来人,丢到湖底。”

      “是。”隐藏在暗中的守卫,将这些被冻杀的侍女太监全部带离。

      “皇帝真是有办法,三天两头总能够收买一两个人,时不时就得全换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是冷公公好,做事总让人放心。”太后轻轻一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道:“儿子不听话,只能够指望孙子了。”

      水仙宗。

      位于帝都之外的仙山。

      洪昇在位于最高的仙山殿堂中。

      国师易渐凌坐在主位上,以及还有宗内诸多长老。

      “洪公公,此番前来,有何吩咐。”易渐凌笑容和煦。

      “太后有些费解,水仙宗与水妖巢那么多年的交情,怎么说断就断了呢?想知道这其中具体缘由。”洪昇轻轻一叹,道。

      “唉,也不知道商尹跟这些水妖说了什么,它们现在不仅不帮我们杀死路人,甚至还会保护那些渡河的木船,我们也没办法啊。”水仙宗负责与水妖巢交涉的长老,也显得很无奈,对于水妖巢它们占据地利,又不可能对它们来硬的。

      “区区一个商尹,就把你们水仙宗多年以来所建立的关系给打得支离破碎了?”洪昇喝了口茶,轻轻叹道。

      那长老唉声叹气,道:“普通木船都可横渡荡仙河,并且有水妖巢的弟子护送,可保平安,那些贱民平日里怕水妖,怕得要命,斩杀他们的也是水妖,可现在水妖巢里面竟然有人说是我们与巢中族老暗中勾结,才会导致如此,如今何灵汐上任,掌水妖巢,废除以前与水仙宗的合作,瞬间就让那帮贱民感恩戴德,给水妖巢送上不少财富,其实这样它们比与我们合作,受益要更大。”

      “看来商尹应该是给水妖巢的人,出了主意,不然的话,何以短短时间之内,就能够有如此变化。”洪昇原本以为商尹应该是给了水妖巢什么利益,才会使得它们瞬间倒戈。

      但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要切断商尹与水妖巢之间关系。

      “太后那边可有什么指示?”易渐凌为此事也颇为苦恼,水仙宗耗费巨资,打造仙船,如今都无人乘坐了。

      “如果他的独孙在夏国经营起自己的势力,再以商天正的名望号召,只怕你们夏国第一宗门的位置很快就不保了。”洪昇站起身来,道:“不管怎么说,总要切断商尹与水妖巢这种势力的维系,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紧密起来,对你们影响首当其冲,据闻商天正为了要让商尹开宗立派,亲自给他炼制强身丹等诸多高品质筑基丹药,目前有多少数量不得而知,好了,我不便多叨扰。”

      “洪公公慢走。”易渐凌笑容渐渐收敛,毕竟他贵为国师,水仙宗更是夏国第一大宗门,这一切与太后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年一战,原本商天正应当被封为国师,哪怕只是挂名。

      太后却以商天正虽然一人之力,杀退蛮族强敌,但终究只是一散人,无数水仙宗弟子流血流泪,如果封给商天正,怕是会伤了水仙宗许多誓死守卫夏国弟子的心,应该把国师之位,封给水仙宗,自那以后便成为夏国第一宗门。

      商天正因为性情孤僻,不喜与人往来,最后夏国朝臣也觉得把国师之位封给水仙宗,更有价值。

      这些年来,太后性情极为强势,实力摆在那里,纵然是易渐凌也没有办法,如今他只能够在皇帝与太后之间保持平衡。

      如今夏皇看似闲散,但手段惊人,不显山不露水,就能够拉拢一大批人心。

      然而太后拥有绝对的实力,洪武军里面有七成都是太后一手培植起来的人马。

      龙泉军乃是夏皇提议,给太子建立新军,目的就是为了想要在未来,能够与洪武军分庭抗礼,然而太后却强势插手,如今皇室内部博弈非常厉害。

      纵然是易渐凌的身份也不敢轻易做出彻底站队,洪公公此行前来,自然是要敲打敲打他们。

      “宗主,此事你看该如何?我们要不要给水妖巢一点颜色瞧瞧?”那长老名为李见巡,此刻也觉得心头发堵,原本水仙宗有一大笔收入,如今几乎都被腰斩,并且还在极速下跌当中。

      “怎么给他们一点颜色瞧?当着无数渡河的黎民百姓面前,对水妖巢展开攻伐吗?让水仙宗在夏国境内臭名昭彰吗?商尹这一招,对我们来讲简直就是一击必杀,如果我们动手就等于坐实了那些谣言!”易渐凌怒斥道:“还不是你利益熏心,每年给水妖巢利益连半成都不到,大部分都进了你个人口袋里面,别以为我不知道,它们又不是傻子,有更好的选择,自然就会第一时间舍弃我们!”

      “宗主恕罪,我也是以为那些妖物只能够依靠我们,没有其他的出路。”李见巡连忙下跪,脸色煞白,心中已经恨不得要把商尹给撕成碎片了:“如今事情已经发生,我们该如何是好?”

      “你听得还不够明白吗?我们水仙宗的利益,太后不在乎,只想要让商尹与水妖巢之间的关系无法紧密建立,该怎么做,自己想,难道什么事都要我来做决断吗?那要你们有何用?”易渐凌冷冷道了一句,而后扬长而去。

      “商尹,不弄死你这个小杂碎,我誓不为人。”李见巡双拳紧握,羞怒难当,原本以为自己这些事做得极为隐秘,不曾想易渐凌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如今商尹则是直接让他的收益大大受损,此事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

      水仙宗上下十二名长老一个个,噤若寒蝉,多少年了,第一次有人让他们吃这样的血亏。

      “李长老,你可是有办法了?”在一旁,有人问道。

      “那小子不是好狐妖这一口吗?那就找只美貌的狐妖接近他,让他身败名裂,至于水妖巢那边,收买几个人,等他下次再去的时候,对其进行刺杀。”李见巡咬着牙,转身离开,他最在乎的还是荡仙河,每一年分润到自己口袋的财富,尤其踏入仙身境,有巨额的财富来支撑天材地宝的消耗是非常重要的。

      这些年来,他能够修为精进,踏入四星仙身境,与荡仙河的财富密不可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