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成视app幸福宝

      最终,东平还是利用自己的能力,抹去了内心的极端情绪。

      在潜入中失去理性是要命的事,他真要肆意一通乱杀,让幕后黑手引爆病毒炸弹,导致一个街区的人死光,那他就成了大罪人了。

      要是杀人就能解决问题,第三博物院里自有一群专业的杀胚,能高效的清理同类和异类——他这业余货色算老几?

      他偶尔“借”一两样对方的武器,就能在对付boss时起到奇效,要是让他们直接上场,那就不得了了;

      那时候就不是一两样先进武器在起作用了,而是整个强大的战斗体系多方配合,让一加一大于二,让每一点优势都像滚雪球一样累积,最终形成绝对优势地碾压!

      但这么强大的他们,现在仍只能在外面候命呢;

      眼巴巴地盼着他快完成任务。

      蛮力终究是不能什么事都能解决的,所谓的绝对的力量是无敌的,这句话的重点不在于力量,而在于绝对,你把力量换成技巧、技术、智力等各种东西都能说得通。

      人总想找到永恒的真理,但这个现实的世界总是教育我们,世事无绝对!

      至少对目前的东平来说,他并不认同“绝对”这回事。

      什么“绝对的力量”,对他而言,这是莽夫在无能狂怒后的疯话,是必须要排除的妄念。

      在东平能力变强以后,他觉得自己内心的强大也得跟上才行,套用他看仙侠小说得到的心得,驾驭力量才是修行,被力量操纵那叫入魔……唔,他好像想太多了。

      重新恢复理性的东平摈弃了情绪的干扰,重新向第三目标前进。

      第三个可疑地点,仍然是在动力区内,而且就在离他不远处的雷电收集塔下方。

      从情报上现实,这座雷电收集塔下,有众多人员和车辆频繁从底部开口出入,诸多车辆是满载进入,空车而出,一个雷电收集塔并不需要这么多物资和工作人员,所以这下面肯定是有地下建筑的,但究竟是用作什么的,他们并没有探测出来。

      不过没搞明白没关系,他这不是来了吗。

      无论下面藏着什么,他都能挖掘出来,他就是有这个自信。

      这个潜入游戏,他玩得越来越上手了。

      东平走到收集塔塔底,看到平缓向下延伸的路口处,有金属栅栏阻拦,以及众多持枪守卫巡逻。

      这里竟然比大门口还麻烦些,倒不是警戒设施更完善,而是因为这里入口更狭窄,人员站位更密集,他要是硬要走路穿插过去,暴露的风险太大了。

      那时候要是有人突然伸个懒腰,指不定就能从空气中摸出一个“大宝贝”出来……额,他想起来就觉得好尴尬了。

      东平等了几分钟,仍然没等到车来,所以就绝了跟着车混进去的心思。

      在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后,他慢慢靠到一侧的墙边。

      东平先弯折四指,然后开启了手指的【硬化】,最后趁着塔顶雷声一响,一下跳起来,伸手勾住墙壁上三米多高位置的一条供探照灯来回滑动的金属轨道。

      轨道看起来蛮结实的,用拇指粗的铆钉固定在墙中,这是他之所以敢如此行事的缘由。

      之后他感受了这个轨道确实很结实后,他就扣住轨道,两手交替着,慢慢从众人的头顶往通道下方移动。

      在穿过哨卡较远的距离后,东平感觉差不多了,在上方闷雷滚滚时,他松开轨道落地。

      这刚一落地,就坏了事了!

      只听周围顿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声音震得他耳朵疼,一时间把雷声都压了下去,刺眼的红灯也随之开始闪烁着,把通道都印成了血色!

      东平来不及细想,立刻重新跳上轨道挂住。

      通道两头响起激烈的脚步声,随后,就见几个卫兵从前后两方,快速包抄了过来。

      “哈,又没人……”

      “把警报关了吧,吵死了。”

      “闭嘴,仔细找!”

      几人关闭警报器和警示灯,然后拿着手电和各种探测仪器,对周围四处一寸寸的找寻,甚至时不时拿手拍拍墙壁……这是把光学隐形也考虑在内的,很严谨的一个探测流程。

      眼看东平就要暴露,他连忙从兜里掏出一个弹球状的东西,它上面有一个拉绳开关,在他单手用巧拉开开关后,趁着众人不注意,用力把它往旁边排水沟那儿一扔,当它落地时,受到撞击,突然发出一阵尖锐的高频吱吱声,然后碰到排水沟栅栏,滚入下水道中。

      “噗,又是老鼠!”

      “也不知这两天是不是下来的人多了,老鼠好多……”

      “从昨天起,这是第几次误报了?”

      “老大,快把激光的敏感度调低吧,总是一惊一乍的,对我们的防卫工作并没有什么好处!”

      那老大脸色不好看,应该是面子挂不住了,不过舆情汹涌,他只能答应了手下的要求。

      看着这群人散去,东平放松了下来,因之前屏住了呼吸,现在开始补偿式的贪婪呼吸。

      真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激光对射警报器,之前他落下后,隔断了激光,立刻就引发警报了。

      要小心一些了。

      东平这次不敢再落地,干脆在经过一个灯轨上的大灯时,翻上去踩住,通过它往上一跳,抓住了顶上的钢架结构和管道系统,利用这些东西,不断往前攀爬。

      这也是他力量和耐力惊人,不过十几分钟,他已经用这种方式经过停车场和仓库,开始往里面更机要处潜入。

      就在这时,两个换岗的士兵从他身下经过,害他急忙抬起双脚,挂在管道上,避免碰到人。

      这两个人没往前再走几步,就往旁边的一处护栏上坐下,开始偷懒休息。

      “我带了点吃的,你有酒吗?”年长的那人开了口。

      年轻那个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壶,那年长的人见了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个纸袋,然后两人一边喝着壶里的酒,一边吃着袋子里的食物,好不悠哉。

      有酒有菜啊,会生活。

      吃着喝着,他们就开始聊了起来。

      只听年轻的那人问道:“哎,你说我们还要在这里守多久啊?”

      年长者极享受地抿了一口酒,然后才开口:“啊……不清楚,这才两天,估计还得有一会儿吧……总窝在地下太憋屈了,我想转到中心湖那边去巡逻,那边至少风景好。”

      “你想得美,去那边需要资历的,毕竟可能会获得高层赏识……诶,我们这两天在下面究竟是在守什么啊?”

      对啊,我也想知道啊!

      东平一听,这是要爆料啊,连忙停住往下爬的手脚,往他们所在的方向爬了几步,安心听他们聊天。

      “这你就不懂了吧,之前一车又一车的东西往下运,还弄了好多人来看手,你认为运下去的东西是什么,下面又是什么地方?”

      “那肯定是把一些重要物资弄下来藏着了,至于什么地方,那肯定是比较重要的地方吧?”

      “哈,你看,你这就上当了啊!”

      哦,原来我上当了?

      东平更仔细的听着他的下文。

      “怎么就上当了啊,难道您问到了什么内部消息?”

      “这种事我怎么敢打听,不想活了吗?我什么都没问,我是分析出来的!”

      “来,这壶酒都是您的,您快跟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到处传啊!真要死人的!”

      “那肯定的啊,这么多年了,您还不了解我吗?”

      恩,我也一定保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