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app如何视频播放器安仰

      雷晨心中一惊,嘴巴微张,若不是有面具遮掩,恐怕旗木朔茂立刻就会发现他表情的异变。

      旋即,他微微吸了一口,用一种平淡的口气道。

      “不,我最近没见过他,老师。”

      “是吗?”

      旗木朔茂突然看着雷晨,脸色淡然,但雷晨总有一种他在盯着我的感受。

      “怎么了,我听说大蛇丸好像失踪了一段时间,他出现了?”

      雷晨略带疑问的道。

      “是的,我看到他了。”旗木朔茂平静的道。

      雷晨心中瞬间翻起了惊涛骇浪,大蛇丸果然没死,他回来了?他想干什么?揭穿那场爆炸是我做的?蛊惑木叶高层对我出手?

      虽然心中惊骇不已,但雷晨脸色依旧如常,除了展示一些正常的惊讶,没有太多变化。而旗木朔茂又开口了,语气有些低沉。

      “我在火影室里看到了他,他的状态不太好。”

      旗木朔茂停顿了一下,又淡淡开口。

      “确切的说是很虚弱,我从未见过他那样虚弱的样子。”

      “但当他看到我时,仿佛所有力气都回来了,兴奋的对我说。”

      旗木朔茂深深看了眼雷晨。

      “白牙大人,你有一个优秀的弟子!”

      旗木朔茂突然顿了顿,再次问道。

      “你真的没有见过他?”

      雷晨轻笑了下,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

      “老师,我最近确实没有见过他。”

      雷晨突然戏虐的笑了下。

      “何况我到希望他能多失踪一阵子,毕竟我对他没什么好感。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暗部,哪有那个能力呢?”

      “好吧……”旗木朔茂叹了口气,“你回去吧,也许他只是修炼出了岔子,才会弄的那么虚弱吧。”

      雷晨微微躬身。

      “好的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

      话音刚落,雷晨便转身,默默走了出去。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旗木朔茂的双眸,一直盯着他的背影,其中是从未有过的深邃……

      雷晨刚一踏出门口,就发现自己的后背居然微微汗湿了,他吐出一口浊气,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向前走去,脑海中却在飞快的分析着情况。

      大蛇丸没死,其实雷晨到不是很意外,他本就没想过能杀死大蛇丸,原本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回报一下他数次的威胁。

      但最后氢气爆炸的威力超乎他的想象,作为暗部他本能的察觉到这其中的风险,无论是猿飞日斩还是团藏,都不可能允许村子里的忍者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拥有了威胁村子的力量,即便他从未打算对村子使用。

      最轻的下场恐怕也是要被搜查记忆,排除他的威胁。

      雷晨沉思了一下,下定决心要找机会将气遁的事报告给旗木朔茂,一个忍者觉醒的特殊的血继限界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的例子。

      当然他并不清楚旗木朔茂是否知道,毕竟他的暗部队友都知晓这件事。

      就在旗木朔茂找雷晨的第二天,雷晨所处的暗部第七队突然接到了一个任务,探查火之国附近新出现的砂忍。

      ……

      “自从上次的那件事后,砂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火之国境内了,这次出现的砂忍数量虽然不多,但由于我们多次和他们打过交道,所以火影将这次任务交给了我们。”

      前进的路上,月光枫叶缓缓开口,他的身体已经痊愈了,喉咙处只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只是由于之前伤到了气管,他的声音少了一些磁性,多了一分厚重。

      “没想到那些砂忍居然还有勇气回来,他们不怕……”

      夕月莲突然看向雷晨,眼神有些畏惧,显然是对雷晨的臭气弹之术还心有余悸。

      雷晨只好讪讪的笑了下,“或许只是一些侦查性的砂忍,毕竟根据情报,他们只是在火之国外围活动。”

      虽然雷晨嘴上说的毫不在意,但心中却有些疑惑,这些砂忍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火之国,莫非又有什么图谋不成。

      毕竟现在的忍界太混乱了,小规模的乱战不停的发生,雷晨也没有多想。

      前进了一段时间后,几人到达了暗部情报标注的位置,稍一搜寻他们果然发现了砂忍活动的痕迹。

      就在这时,雷晨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危机感,周围的空气在颤动,仿佛在提醒他离开这里。

      “队长,不太对劲,我们先回去吧!”

      雷晨警惕的盯着周围。

      可月光枫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道戏虐的声音传来。

      “马基,这几个暗部就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些家伙?”

      雷晨朝声音的位置看去,一名头戴砂忍村护额的忍者身穿怪异的装备,正挑衅的看着他。

      他带着仿若猪鼻子一般的防毒面具,穿着特殊黑色质感的衣服,将身体的全部部位死死包裹住,就连眼睛都带着防护的护目镜。

      而他话音刚落,一群群砂忍从周围窜了出来,将四人包围在其中。

      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那样怪异的防护装备!

      其中一人缓缓走向前,死死的盯着雷晨,眼珠竟迸出了血丝。

      他张开口,发出嘶哑而又无比愤恨的声音。

      “不,我念念不忘的只有他!”

      那是怎样嘶哑而丑陋的声音,像是用砂纸狠狠打磨桌面的噪音,让月光枫叶几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那道嘶哑的声音。

      “你还活着啊!太好了,我日日夜夜祈祷你还活着,好让我亲手撕碎你!”

      虽然他的全身都被怪异的装备挡住了,但雷晨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马基!

      之前砂忍之乱的主导者,也是在雷晨使用氨气暴乱下少数几个存活的忍者之一。

      可即使他活了下来,也遭受了巨大的创伤,那几乎鬼怪一样的声音就是最好的证明。

      “至少你还活着,那些被你们杀死的暗部,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雷晨盯着马基,冷冷的开口。

      “畜生!”马基怒骂了一声。

      “38名砂忍,只活下来了8名,有5位精神崩溃选择了自杀,而剩下的3人也精神失常,一辈子没办法成为忍者了。”

      马基怒吼一声。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雷晨没有说话,他早已取下了忍刀,心中露出一丝悲哀,不是为那些砂忍,也不是为死去的暗部,是为他自己。

      如果他还看不出来,那他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这么多砂忍为什么恰巧在这里埋伏?而且准备好了克制自己气体能力的防护装备?

      巧合吗?

      不!他成了弃子啊!

      雷晨不知道木叶高层和砂忍村达成了什么协议,想让他死在砂忍手上,来缓解他们的仇恨,谋得利益。

      或许他们早就有了想法,而这次的大蛇丸事件彻底坚定了他们的信念。

      对于村子来说,牺牲个人忍者是微不足道的,这就像是砂忍村牺牲叶仓,来缓和雾隐村的仇恨一样。

      这就是政治啊……

      雷晨心中透露了无尽的悲哀,想到了昨天旗木朔茂那场提问,眼中不禁闪动着一丝泪光。

      老师,你也参与了其中吗?

      他转过头,看向月光枫叶三人,连他们都要和我陪葬吗?

      而这时,一道突兀声音的响起,让雷晨的心再次跌入冰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