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爽的抽搐

      这里已然是山顶,却并不是青玉坛建筑的终结。

      青玉坛的各宗派所建的亭台楼阁延伸到空中,云雾缭绕,神秘万千。

      看上去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玄妙而不可思议。

      亭台楼阁之间隐隐有七彩真气相连,彼此牵连彼此依靠,形成整个钟灵毓秀的青玉坛的仙境建筑。

      其实那七彩真气就是淬灵钢索,只不过淬灵的真气不同,颜色也就跟着不同。

      上官流霆被青玉坛的仙境气息所感染,顿时胸中有沟壑,血液中豪情万丈。

      牌楼前有两个青玉坛的门人,穿着青色玄绸长衫,脚踏青色玄绸靴。

      跟度朔山遇到的那两个穿着差不多,一看就是统一的门派服饰。

      两个门人伸手拦住上官流霆和金毛鸡:“来者何人,为何出现在青玉坛门前?”

      金毛鸡傲娇地拍拍翅膀直接飞进去了:“喔喔喔~你们两个新来的吧,我找你们敕封派的掌门莫金樽,向来不需要通报!”

      两个门人拿出青玉葫芦想伸手挡住金毛鸡的去路,被金毛鸡飞起时一边一个,挑衅式地用爪子抓了一下头。

      根本没拦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毛鸡耀武扬威地飞进去了。

      金毛鸡惯会“欺负弱小”,眼见这两个青玉坛的门人的修为还不如度朔山那两个,最多命蒂初开,生瓜蛋子一般,哪里会把他俩放在眼里。

      上官流霆并不知晓这其中关窍,心里还暗自窃喜,没想到小畜生在这里还挺牛逼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

      青玉坛敕封派的大殿之内,莫金樽披头散发地边喝酒边击缶,打着拍子自己行着不知名的酒令。

      仙酒阎王醉的空坛子东倒西歪地罗列在大殿之内。

      前儿他的一对徒儿——男徒欧阳熏,女徒原倾璃刚在仙门弟子的资质大赛上拔得头筹,奖品中除了一些仙药仙草还包括500坛仙酒阎王醉。

      这才三日不到的功夫,也只剩下7坛了,喝光的四百九十三坛的空坛子全都在这殿里了。

      阎王醉这种酒,听名字就知道绝非凡品,寻常人闻上一闻,怕也是要醉上个七天七夜。

      还是两个徒儿争气——别误会,这并不是莫金樽的功劳。

      他除了讲一下本门本派的历史,500年来没教两个徒弟什么东西。

      就连赐名,也是跟酒有关系的名字——阳熏和倾璃都是仙酒。

      起名儿的时候俩徒弟并不知道,等知道师父这么不靠谱的时候已经晚了。

      青玉坛分几个宗派,青药派、青剑派、青气派和敕封派。

      各派有各派的修炼法则,入门会有所有宗派的基础修炼法则,且共享所有宗派的基础利好。

      比如青药派贡献出来的青玉普品葫芦,和万灵丹之类的基础仙药。

      再比如敕封派贡献出来的愁患的召唤方式,虽一生只能召唤三次,纵然碰到凶狠妖兽却能保得性命和修为。

      然后入门弟子们才会根据宗派不同,深入修炼本门精通的仙术。

      虽然莫金樽是一个潦倒不问世事的酒鬼……酒仙??但是由于敕封派的开宗立派的掌门,也是青玉坛的原坛主任千殇,为青玉坛做出了突出贡献。

      可以说,没有任千殇,就没有青玉坛,更没有敕封派。

      而敕封派算是任坛主的最嫡系的门派。

      所以青玉坛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最最上等的仙苗,资质最为优秀的底子必须入敕封派,这让其他宗派的掌门极其不满。

      但是听说碍于现任青玉坛坛主就是如此定夺,所以不满就只能埋在心里,时不时起点门派之间的小摩擦,无伤大雅。

      然而500年间,没人听说过,敕封派有独门仙术,也许就没有。

      也就是说,500年来,原倾璃和欧阳熏的所有修行,都只是根据青玉坛的基础心法通过自身努力拔得仙门弟子的头筹的。

      跟莫金樽是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么莫金樽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呢?

      他基本是不见人的,除了现任青玉坛主之外,莫金樽是青玉坛资格最老的人。

      从500年前青玉坛剧变,新坛主上位,莫金樽的岁月一言以概之就是,人生幻梦无穷尽,何妨一醉五百年。

      除了喝酒,就是找酒,没别的事情可以干。

      这样说起来,欧阳熏和原倾璃真真是可怜的两个娃。

      师父不疼,门人不爱。

      “老头儿!老头儿!醒醒!!喔喔喔!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徒弟。”

      五百年前,度朔山上出现了一只金毛鸡,这鸡偷存了一坛阎王醉。被莫金樽闻到味道,使诈偷喝了之后,这只鸡就赖上了莫金樽。

      三不五时地给他送徒弟,他一个都没收过。

      但是这只该死的鸡从来没能放弃过,坚持偶尔给他塞徒弟。

      看在那坛阎王醉的份儿上,莫金樽没有对金毛鸡不客气,但是实在是烦它,所以每次过来都找各种理由装醉,比如现在。

      “老头儿!老头儿!别装了!我刚才都听见你念诗了,这回是你绝对可以收的徒弟,不骗你!!”

      金毛鸡拿翅膀扇了莫金樽的脸两下。

      莫金樽打了个呼噜,转过身去,不想搭理这只聒噪的鸡。

      金毛鸡心里这个火,它飞高了一点,对准莫金樽的后脖颈子俯冲下来,狠狠地啄了过去。

      莫金樽知道金毛鸡的鬼主意,提前运气将一个空的酒坛子挪飞追着金毛鸡扣。

      酒坛子在空中飞舞,金毛鸡顾不上啄他脖子了,左闪右躲地跟那个坛子对抗着。

      大殿里一时间鸡飞狗跳,不对,鸡飞坛跳。

      那坛子被莫金樽用上了修为,金毛鸡知道自己躲不了多长时间。

      它边躲边尽可能多地注意坛口,发现面前的一片酒坛子都是空的,只有大殿角落里有几个看上去是封了口的。

      金毛鸡赶紧飞过去,对着一个封了口的坛子向坛口啄去,啄漏了之后又把坛子掀翻在地。

      满满一坛子的阎王醉冒着惊天动地的酒香就这样倾洒出来,金毛鸡赶紧屏住呼吸,避免闻到这股酒味,它怕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