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你的孩子吻戏在哪几集

      驿站。

      景西带着许多礼物浩浩荡荡的一个队伍,一大清早的便去了驿站,却不是为了做别的,只是为了看燕国公主,燕羽儿自己也察觉出了一丝不妥,冷冷的哼了一声。

      “这无事献殷勤,必定是非奸即盗,我也不想知道你是个什么意思过来的。

      景西,咱们两个之间算是没有那么好相处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喔,那我便开门见山了,长孙大人在外流连美色,看上了一个姑娘,两人已经在私宅住着了。”

      “什么!该死的,我要去扒了他的皮。”燕羽儿那样冲动的性子可是丁点没改的立刻动了,怒剑拔弩张之时,便要冲出去,却被面前的人一把拦住,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你拦我做什么?”

      “我拦公主自然我有我的道理,我想请公主殿下收了那个姑娘,做长孙大人的妾室。”

      燕羽儿双眸瞪得十分大,眼里闪过了一抹从未有过的震惊。

      “你是疯了吗?既然知道这姑娘和长孙大人有染,告诉我便可,为何要本公主使我们的姑娘为妾室,你可知道,若是本公主见了那姑娘定要扒了她的皮!”

      景西别有深意的叹了口气。

      “实不相瞒,这姑娘是我的堂妹。公主殿下请息怒。”

      “堂妹,景西!你竟然会派一个自己的妹妹来勾引长孙大人,真没想到果然是好手段呀。

      哈哈哈,本公主凭什么听你的本公主,今日偏要把这件事闹大了,闹得人尽皆知,看看你端王府的颜面还要不要保得住!”

      燕羽儿眼睛里全是怒火,整个人正在气头上,什么都是听不进去的。

      景西倒是不慌不忙的淡淡一笑。

      “公主殿下倒是实在是抬举我了,我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自然也无法阻止男女相悦之事,且我这妹妹到府里只是做妾的,自然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何苦不将其献给王公贵族,而是给了长孙家三品的官……!那岂不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我也是没办法,谁让这孩子背着我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不过眼下公主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逼急了本公主,便去陛下面前,将这件事告诉陛下,让陛下来定夺,到时候只怕会让你妹妹颜面扫地,从此……无人敢要吧!

      哈哈哈,好歹是养在深闺里的女子,竟然如此不知廉耻传出去到底是谁更丢脸一点!”

      “丢脸?”景西面色一变,嘴角勾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明媚的笑容。

      “公主殿下这是说哪里的话,明明是公主殿下体恤长孙大人才会有了这样的安排。若是公主殿下不这样做的话,那便是长孙大人失德失行,在公主殿下成婚之前竟然还与别的女子拉拉扯扯,有不轨之事,到时候陛下只怕病,不会为公主殿下赐婚吧!

      而本妃的这个妹妹,好歹也是出自于大家贵族,嫁个三品的小官儿,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本妃会奏请陛下让陛下赐婚,让我这个妹妹也做一回正统的夫人!”

      “你!景——西——,你简直是胡作非为!你这根本就是在威胁我!”

      “那又如何?我妹妹确实犯了错,可是再不济也是我端王妃的妹妹,燕国公主殿下,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吧,本妃可以在此保证,我这个妹妹入府一日为妾,终身为妾,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有违公主殿下之事,若是有不轨之举,公主殿下可以随意处置!”

      景西轻轻的扬起了下巴,说出来的话让人不容置疑。

      燕羽儿犹豫了一下,却觉得这主意确实不错,只是这个亏自己只怕是吃定了,无论是哪一种都已经改不了长孙背着自己乱搞的事实,陛下赐婚这奏折都已经发了下来,圣旨都已经传了出来,就算是想要悔改,恐怕也没有悔改之力了,就算是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这么认了,就像端王妃说的那样,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她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开口。

      景西便知道自己大概是说动了。

      “公主殿下请放心,我这个妹妹做错了事,如此任性自然日后断不会对公主殿下与驸马大人造成任何的影响,只要她嫁入了长孙府上,从此与我端王府就再无瓜葛!

      这件事也确实是我们端王府出了错,也是我这个端王妃缺少了管教,才把孩子以至于有一日惯到了这程度等到公主殿下与驸马大人成婚之日,我景西也会拿出私人财产为公主殿下添上一倍!”

      燕羽儿方才还是有几分犹豫不决,眼下便立刻应了下来,别的不说,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不是……

      “行,这件事我就算是答应了,你前面带路吧,我倒是要瞧瞧,他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养了个狐媚子!”

      燕羽儿怒气满满,这次倒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那位实在是不争气的驸马爷。

      景西算是轻轻的松了口气,这件事已经算是办成了一半儿了。

      “公主殿下请。”

      私宅。

      这大门一开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瞧这样子也是穷酸的很,几人到了二进门带着几个家丁直接就闯了进去,屋子里倒是清朗的很。

      只可惜那举案齐眉正在一旁宣纸上画画的便是那两位了,那燕国公主毕竟是个脾气冲的,话也没说上去便是一巴掌。

      长孙匀立刻如大梦初醒,一般不顾着脸上的那个巴掌印子,一下子便腿软的跪了下来,连哭带闹的求饶着。

      “这……这都是这个贱蹄子勾引的我,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我断不是那样的人!公主殿下饶命啊,都是这小东西,半夜里爬上了我的床榻!我……我对你一片真心,日月可鉴,绝无半句虚言……”

      景北恍然间,面色一白,不敢置信地呆坐在了地上。

      “不,匀哥哥,你从前不是这样对我说的,你说你会……”

      “啪……”长孙匀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景北,连躲都来不及,脸上便立刻多了一巴掌。

      “胡说什么,那日不是你自己自荐枕席的吗?如今可好了都赖在我身上,果然是没人要的贱货!

      你少在这里栽赃我,若不是你三拜九叩的求我,我可是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

      她如梦初醒一般才算是看透了此人的嘴脸,说尽了甜言蜜语哄着自己的人,竟然就是这副嘴脸!

      “不!”她连连摇头,爬上前一步。

      抓住了燕国公主燕羽儿的裙摆。

      “公主殿下,确实是长孙大人与我……与我,我,年少无知不知这些……我……”

      “景北,你也是大家大户出身,怎会如此不知礼节,你可知嫁者为妻,奔者为妾,没有三书六礼,媒妁之言,便擅作主张,做出这种事来,你确实是年少无知,可知女儿家清白最重要!”

      景西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姐姐……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景北这才想起来姐姐前两日身边的丫头过来寻自己却被自己打了回去。

      她竟然做出如此糊涂之事!

      实在是没有这样的脸面来见姐姐了……

      燕羽儿斜了一眼长孙匀,如今陛下已经赐婚,悔婚是来不及的,更何况事已成舟,她又能如何……

      “罢了,本公主也不是那么不容人的,反正长孙大人不是已经有了许多妾室,也不差这么一个。添上一个又何妨……

      今日既然我来了,便做主了,你且收了她做妾吧。”

      燕羽儿捏了捏长孙匀的下巴,背过身去,她如今倒是不在乎什么真心不真心的,既然是陛下赐婚断,没有他休妻那一日,只要能保自己日后安稳顺遂,不回那边缘小国,也算是得意如意事了。

      长孙匀怎么也想不到公主殿下如此通情达理,不由得喜上眉梢,又赶紧转身去扶景北。

      景北此时心中早已经有了悔改之意,却也知道后面已经没有回头之路。

      燕羽儿回过身撩起了衣袖,瞧见景北胳膊上早已经没有了守宫砂,不由的面色有些不好。

      “呵,长孙匀,你这胆子还真是不小,端王妃的妹妹也敢下手,罢了,那便选个好日子,抓紧送到府上来吧……这样做端王妃可满意呀?”

      景西皱了皱眉头,回手从春儿和秋儿的手里拿了两箱放在了书桌上。

      “北儿,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做姐姐的也不能再为你张罗更多了,日后你是如何飞黄腾达或是隐姓埋名的一辈子都是你今日自己选的,姐姐也劝过你,不过,既然妹妹做了好选择,日后姐姐也不方便再管教你了。

      不过今日的事若是传出去,必定对你名声是大损的。轻则扫地出门,重则要陈塘。你是个命苦的,做姐姐的只想庇护你,不想与你计较这些,可今日之事即便是无人知道,前前后后这些下人也是传出了耳声,为了你的名声,也为两府的颜面来看,以后你便没有姐姐了,也不再是景家二老爷的女儿,这两个盒子里,左边的那个是你母亲和父亲账面上面留给你的家产,右边的这个是我从锦家的铺子里拿出来的一部分,足够你半生荣华,你要好好经营,其中有几件是我为你准备的首饰。

      北儿,这条路你一意孤行要走下去那边去瞧瞧吧,日后无论是相符了还是受了罪,再没有你这个姐姐过来与你撑腰,景家的族谱上已经抹去了你的名字,春儿,去带那4个丫头过来见过她们的主子,以后这4个丫头会好好伺候你,你多多保重吧。”

      景西心中不由得有几分苦涩,可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她最后从头上拿出了一只金钗戴在了她的头上,轻轻的握了握景北的那双冰凉的小手。

      景北眼珠子里的晶莹的泪珠,一圈圈的打转,最后一个忍不住还是落了出来,那颤抖的嘴唇,却说不出话的感觉,竟是如此难过。

      原来到最后真正为自己打算的竟是只有姐姐而已。

      燕羽儿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事早就已经有了,如今便只能如此了,可恨自己那时候没有转过弯来,又恨这件事,若是端王妃正开头,没准陛下还真会有那样的意愿,如今也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呢。

      “姐姐!”

      景北眼里的泪珠子止不住的落了下来,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甭管身上沾了多少泥土,却仍然想要抢上前去拉一拉姐姐的手,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景西没有片刻犹豫,便出了府门。

      “小姐。”

      秋儿出了门后赶紧递了条帕子过去,自家小姐最是心软是不愿意哭哭啼啼的来这场离别,反而做的绝一些,大家心里面更好受一些,可出了门还是不由得眼角湿润了。

      景西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按理来说是在高兴的可不知为何,那心头却还是不如从前那般轻松,经被这一走,怕是要踏进另一个火坑,但愿她能长点脑子才能自救,自己给那盒子里不只有这些还有些别的东西,但愿她能明白吧。

      只是这一次也把她为难坏了,若是不这么做,外面的风言风语自是少不了,关键不只是影响颜面的问题,颜面尽失,其实在他心中还是小事,更大之事在于池池,日后还是要嫁人的,若是家中没有未出嫁的子女,糊弄过去倒是还可以考虑着,可如今怕是躲都躲不过的,便只好如此了。

      “小姐真是好心,到这时候了还不忘给北儿小姐留点东西……”

      秋儿对这件事并不十分看好,所有人心中那都是明镜一般的,知道北儿小姐这一次走的这一步完全就是没有回头路,逼着王妃答应这桩婚事的,既然王妃应了,那便不能把她再和景家在一块,以免日后遭了祸患,那长孙家虎视眈眈,只怕这一步棋下的未必那样好……

      景西抬起头望了望,天上的天空,眼瞧着风云莫测,这天下怕是马上便要变天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