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比狂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吴纪上高中以后两人就少有一起出去过了。张子尘有空的时候吴纪要上课,吴纪有空的时候张子尘说不定又要去面试了,总之就是各种不合适。

      恰逢今天吴纪不上课,张子尘也因为早上的事没了复习的心情,索性借着买东西的名义带着吴纪出去玩了一天。两个人一起去逛了会书店,进行大采购,还看了一场恐怖电影,是吴纪要求的。

      “很恐怖吗?”张子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已经过了会相信这种东西的年纪。

      “才没有!”吴纪疯狂摇头。

      “那你的手可以稍微放松点吗?”张子尘被吴纪抓住的手臂已经充血了。

      “诶?”吴纪一下子脸就红了,飞快的松开了抓着张子尘的手“对、对不起。”

      直到电影结束,两人从电影院出来,吴纪都是一副吓丢了魂的样子。

      “看不了以后就别看了”张子尘安慰她,又在旁边的小摊上买了一串糖葫芦,据说女孩子吃甜食的时候会放松一些。

      “我就说暴徒不会到这边来嘛。”吴纪吃了一口糖葫芦,对张子尘说到。

      在看电影之前,张子尘还在担心这边会不会受到袭击。但白荣市毕竟是二区的中心,治安当然要好得多。

      “那样再好不过了。”张子尘点了点头,“回家准备晚饭吧,你来给我打下手。”

      “好!”

      “啊——!”

      张子尘家的厨房中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你没事吧?”张子尘飞快的走过来,一把夺过吴纪的手检查起来。

      “没事,差一点就切到手了。”吴纪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小心一点啊,要不还是我来吧。”张子尘在检查发现的确没受伤后,放下了心来。但是他心中却升起了一丝疑惑。

      就在刚才,他确实看见菜刀切在了吴纪的手指上,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快跑过来,但是那把菜刀就像是切在了一片沼泽上。没错,给张子尘的感觉就是如此,菜刀离开,沼泽恢复原状。

      “不要,别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吴纪把手抽了回来,继续在案板上切起了菜。

      “好吧。”张子尘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晚饭很丰盛,有鱼香肉丝,番茄炒蛋,白菜豆腐汤和土豆丝。量不多,但都是张子尘的拿手好菜,作为一家之主,做饭这种技能是必备的。

      “好香。”吴纪两眼放光,口水快流到桌上了。她夹起一筷子土豆丝放进了嘴里。

      “好吃!看来你吃了这么久的泡面,手艺也没退步嘛。难道说背着我有给别的女孩子做饭吗?”

      “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可能吧。”张子尘挠了挠后脑勺,他到是有给赵紫做过饭,那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说起来,他好像只有这一个朋友。

      看着吴纪狼吞虎咽的吃饭,他有些担心她会噎着。

      张子尘忽然又想起了厨房里的那一幕,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事情问清楚,于是斟酌着开口:“刚刚在厨房里,你的手……”

      “轰——”

      巨大的撞门声打断了张子尘要说的话,两人同时看向了门口的位置。

      “也许是那个脾气暴躁的邻居,我去看看。”张子尘按住了想要起身的吴纪,朝门口走去。

      他伸手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男人。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张子尘问。这个人是他的邻居,几天前刚搬来张子尘他们家隔壁,他似乎是一个人住,而且脾气很暴躁,张子尘总听见他在家里砸东西的声音。

      张子尘感觉有些不对,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其中还藏着淡淡的血腥味。

      “好饿……”中年男人的声音嘶哑又低沉,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食物……”

      “搞什么?”张子尘看着眼前的邻居,透过杂乱无章的头发,他看见了邻居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

      “食物!”面前的男人突然暴起,猛地把张子尘扑倒在地,张嘴就朝张子尘的脖子咬去。

      张子尘一惊,想把他推开,却发现他力气大得惊人。

      “得罪了。”张子尘默念了一句,随手抓起身旁的一张板凳,朝他头上抡去。邻居吃痛,松开张子尘倒像了一边。

      张子尘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同时抓着目瞪口呆的吴纪的手朝楼上跑去。那邻居又以一种极其诡异扭曲的姿势站了起来抓住了张子尘的衣角。他让吴纪先上去,自己则留下来和邻居对峙。

      “食物!”邻居疯狂的向他冲来,这副耗无人性的样子让张子尘想起了新闻里面那些四处破坏的暴徒。

      他一脚踢向邻居的面门,却被邻居一把被他抓住,猛一用力,撕裂了一大片皮肉。张子尘吃痛跌倒在地,这时的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顺手抓起手边的东西再次朝他头上砸去,将他击倒在地。

      他强忍着疼痛朝楼上跑去,在邻居追上来之前躲进了卧室。

      “吴纪,关门!”在冲进门的一瞬间,他叫吴纪迅速地关上了门。

      “碰!”

      邻居撞到门上发出一声巨响,随后撞门声一刻不停。

      两人把所有能移动的东西都堵在了门口,但看着那门剧烈颤动的程度,就知道撑不住多久了。

      “哥哥,你还好吗?”吴纪心痛地看着张子尘正在流血的腿,找出放在房间里的药箱,帮他包扎伤口。那是为了应付紧急情况而准备的,现在派上了用场。

      “我没事,等一下他冲进来,我会把他抱住你就趁机……”张子尘一边安慰,一边嘱咐她。他自己可以有事,但妹妹不能出事。

      话没说完,眼前突然银光一闪,击中了吴纪,后者顿时瘫软倒地。

      “你干了什么!”张子然的身影在空中重新凝聚,刚才的银光就是从他的方向射过来的。

      “别紧张,麻醉针而已。”张子然丝毫不理会张子尘的怒吼,“我可是来救你的。”

      “如果她出了事,我饶不了你。”张子尘恶狠狠的说到,“你想干什么?”

      “外面那个人,就是你们所说的暴徒,但我们一般都称之为感染者。无序又混乱,没有思想,仅凭本能行动。”张子然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如果他冲进来,你们将不会有任何机会。”

      “你有什么办法?”张子尘问。

      “这就要看你的选择了。上午寄给你的包裹你面应该还有一样东西,把它取出来。”

      张子尘按照张子然的指示,发现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支针管,针管中装着一股暗红色的液体。

      那液体仿佛有生命一般地蠕动着,闪烁着暗红的微光,仅凭直觉就能感受到它的危险。

      “这是什么?”张子尘将针管拿了起来。

      “让你足以打败他的方法。”张子然说到,“解决问题最快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这是一种病毒,那些暴徒也是因为感染了这种病毒。但是这支要比他们所感染的更纯。”

      “我也会像他一样吗。”张子尘望向濒临破碎的门,“一样失去理智?”

      “一半一半吧。但短时间内肯定能够保持理智”张子然摊开手,作了个无奈的动作,“自己选择吧。”

      张子尘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吴纪,又看了看手中的针管,下定决心,道:“如果我感觉到我要失控了,我会在第一时间杀死自己。”

      “在这之后,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我妹妹。”

      在说完这些话后,张子尘毫不犹豫地将针管扎进了自己的体内。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像是在被一双大手无情的蹂躏,痛苦万分,仅仅支撑了几秒就晕了过去。

      “真是冲动。”张子然笑嘻嘻地看着晕倒的张子尘,“最先出来的会是谁呢?”

      他又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卧室门。

      “希望你能快点吧,时间可不等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