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文化>

      有些事, 一旦开始想,会占据所有的心神,结束的日子遥遥无期, 沈诗意目前就处于这种情况,还导致她不管是白天或是晚上都睡不着。

      呆在家, 不仅有压力,还压抑。

      林影约她出去玩一天, 她想也不想地答应。

      月底是小汤圆的两岁生日,林影苦恼要送什么礼物比较好,跟好友商量, 发现她眼睛半闭, 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林影用勺子敲了敲杯子,碰撞出响声, “沈诗意,我和你说话呢!”

      旅游回来后, 一直失眠, 沈诗意现在晕头转向。

      在林影面前, 不用『露』出惯『性』的笑容, 掩饰自己的内心, 她『揉』了『揉』太阳『穴』, “你刚说什么?”

      她头痛般地『揉』太阳『穴』, 林影直问:“你又失眠?”

      沈诗意闭上眼睛, “从旅游回来, 没有一天晚上睡着过。”

      林影目瞪口呆,“沈诗意,你旅游回来也快半个月了,怕是要修仙成功!你不去看看医生?”

      沈诗意烦恼地皱眉, “旅游在外能睡着,唯独在家睡不着,看医生,应该没用。”

      林影急忙建议:“心理因素影响吧,你该去看心理医生。”

      她工作密度大,一天睡三四个小时是常事,有时候行程排不开,连续两三天晚上没时间睡觉也是常有的,但她会利用碎片时间去补眠,并且有高薪聘请的专业队伍,调养她的身体。

      好友长期睡不着,也不像她有人时刻监督身健康,一有点小『毛』病,就会立刻解决,时间久了,好友身极可能会因此出现大问题。

      沈诗意一口气喝完杯里的咖啡,来给自己提提神。

      还能活着人,全靠咖啡续命,她用手支撑昏沉的脑袋,“在家里呆着,压力很大。”

      林影诧异问:“你在家为什么会压力很大?”

      “不知道。”

      “……”林影思考片刻,“搬回你自己的房子住一段时间?”

      “那我怎么跟慕寒说?”沈诗意也想回自己的房子住,对着慕寒开不了口。

      “失眠是很严重问题,你不及时解决,拖着对你的身体产生影响,就跟慕寒直说。”林影当即拿出手机,“你要说不出口,我来帮你说,我最近心情不好,要人陪我,你去我家里住。”

      “说着,又吵起来,是吧?”

      好朋友和男朋友一面,像火星撞地球,两人先相互冷嘲热讽,最后,会升级到横眉怒目地人身攻击对方,沈诗意帮哪个也不是。

      林影冷切一声:“吵架算什么?我没动手打他,已经算客气了。”

      沈诗意提醒:“切记,你是当红明星,要注意形象!”

      “说起就来气,我上次打电话骂姓慕的,他居然拿粉丝知不知道我私下是什么样的那一套来吓我。”林影当天除开嘴里诅咒慕寒,做了个小人,贴上慕寒的名字,用针往死里扎他。

      “……你们什么时候发展成打电话骂对方的?”

      “我只打电话骂过他一次,你上次住院,我没憋住。”林影丝毫不怕好友知道这件事。

      “你俩没把对方的号码拉黑,也是奇怪。”

      “拉黑干嘛?除非你和他彻底断了,否则,我偶尔联系不上你,不照样要通过他来找你。”林影骂归骂,不会拉黑慕寒,“言归正传,小汤圆生日,我要送什么礼物?”

      “两岁的小朋友,你送什么都行。”

      “你说的!到时,不准说我随便和抠门。”林影立刻发消息给自己的助理,吩咐助理去帮她到乐高买套玩具。

      “嗯,绝对不说你。”

      搞定小汤圆的生日礼物,林影发觉好友将题带歪了,又转回刚的题,“你真的需要看看心理医生,睡不着容易出人命。要么,你就赶紧搬出慕家。”

      “我想一想。”

      “睡不着难受的那个人是你,你不要想太久,搞你身体又不好,本来,也没好到哪里去!”林影恨不帮好友一脚踹了慕寒,好友没和慕寒恋爱,就不会有那么事。

      “我知道。”沈诗意站了起来,“不想喝咖啡了,换个地方坐吧?”

      林影约她玩一天,不是真的要玩一天,她们今晚要去一场演唱会,林影作为嘉宾会上场唱歌,她则要在台下当观众。

      演唱会是晚上八点开场,林影没安排别的行程,在咖啡厅的一小时里,连喝三杯咖啡,她喝腻了。

      林影戴上帽子和眼镜,遮住自己的上半张脸,随即挽着好友的手,“你失眠,我带你去做个spa,放松放松身,今晚可能就会睡着。”

      “好啊。”

      人气仍在上涨中,题度也没下来过,林影不敢去人太的地方消费,精挑细选下,找了家自己去过、私密『性』强的spa馆。

      spa馆在的街道是娱乐区,街头到街尾都是吃的、喝的和玩的,今天是周末,来玩的人偏多,停车位紧张,找了一圈,没找到停车位,林影要去隔壁街道的停车场,于是,在spa馆的门前,她先让好友下车。

      不知林影要久回来,沈诗意在spa馆旁边的饮品店坐下,点了一杯饮料和一些小吃。

      眼睛酸,她不想玩手机,无聊地吃着东西,顺便看街上的人流和建筑。

      第一次来这条街,一切对她都是新鲜的,目光慢慢地掠过每一处。

      直到,一家餐厅门前,两个熟悉的身影闯入眼中,她目光定格住。

      要出门时,沈诗意记得慕寒对她说,他今天要和小汤圆在家里。

      他们怎么也会这条街?

      看样子,是刚从餐厅出来的,吃饭吗?

      在外面碰到小汤圆和慕寒,她不由起身,想要走过去找他们。

      就在她起身往他们走去时,餐厅里走出一个年轻女人。

      女人面容姣好,浑身上下充满自信的气息,神采飞扬地笑着,看小汤圆和慕寒,脚步随即停住,站在他们的身旁,抬手去逗弄小汤圆。

      小汤圆很给面子地展现笑脸,和女人互动起来。

      而抱着小汤圆的慕寒,垂目注视小汤圆,眉宇间是可见的温柔。

      沈诗意认识那个女人,慕寒的发小周飞扬,周家第三代里中最有出息的孩子。

      周飞扬相比三年前,容貌没有改变,倒是身上那股自信的气场越来越足,一如既往地和慕寒熟络,他们的发小情谊没有变过。

      脱离慕寒的社交圈三年,这是她时隔三年,再次遇周飞扬。

      刹那间,沈诗意埋在深处、不愿回忆的记忆被勾起。

      她认识周飞扬,是在三年前的一场宴会上,慕寒带她去参加。

      与慕寒恋爱三年,早就清楚慕家的家世,和圈子里来往的都是些什么人,她已没有初次踏入他圈子的紧张,相反还很开心。

      然而,开心没持续多久。

      一位打扮艳丽的中年女人走到她面前,浑浊透着精明的目光,似打量货物地将她上下扫视一遍,轻蔑地问:“你就是沈诗意?慕寒的女朋友?”

      有人要和慕寒单独交谈,她自己找个地方坐着,忽地有个人来问她是不是慕寒的女朋友,她下意识地回答:“对!”

      “长得确实漂亮。”女人下巴抬高了些,“孤儿出身,找到慕寒当男朋友,你本事不小。”

      明晃晃的嘲讽,对方来意不善,她想无视也无视不掉。

      女人没给她回的时间,又睥睨着她:“世界上想攀高枝的人太,麻雀变凤凰的极少,像你这种只有皮相的女孩,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这个圈子的一员。我劝你,捞几笔走人,再找个条件相当的男朋友。”

      她知道自己条件不好,与慕寒条件相差甚远,犹如是一个人站在云端上,一个人站在地上。

      被人高高在上地教训,还假惺惺装好心地劝她捞几笔走人,她表情微变,冷声问:“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别人的闲事?”

      女人不屑地嗤笑:“我是看着慕寒长大的,慕家和我们周家关系非常好,慕寒一直很敬重我这位长辈。他找了一个孤儿当女朋友,也许新鲜劲没过,但我告诉你,不要痴心妄想,你不够格当他妻子。”

      刚读研一,她心中最佳的结婚年纪是二十五六岁左右,当前可以想和慕寒结婚的事,不会现在就结,即便她想结,也慕寒愿意。

      被嘲讽,她不想搭理这种自以为是来教训别人的傻叉,便扭开脸,佯装没看这傻叉。

      一会后,慕寒回到她身边,看准备离开的中年女人,喊了声“杨阿姨”。

      紧接着,一个年轻女人走来,冲慕寒挥手笑道:“好久不,我被家里发配到边疆两年,这几天终于回来了,可以自己创业,求慕总多支持。”

      慕寒望向她:“诗意,这位是我的发小周飞扬,那位阿姨是她的母亲。”

      可以说,她因为对周飞扬母亲的反感,连带周飞扬也不喜欢。

      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的孩子,周母自持身份来教训别人的嘴脸可笑至极,教养出来的女儿,又能是什么好德行。

      不过,她没让对方下不来台,友好地跟周飞扬母女打招呼,而周母在慕寒不注意的时候,甩了她一个白眼。

      之后,发生的事情,因为这两人,更是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对周飞扬母女俩的反感,至今没减少过,沈诗意转身回去饮品店里。

      林影终于停好车,回来找好友。

      走路时,她意外发现小汤圆和慕寒,跟一个陌生女人站在spa馆不远处的一家餐厅门口,陌生女人口中和小汤圆说话,双手也没闲着,各种变换手势来逗小汤圆高兴,慕寒则什么也不做,唇角含笑地注视小汤圆。

      那女人是谁?

      为什么会和慕寒父子俩出现在这里?

      林影带着疑『惑』,没有去他们的面前,直走到饮品店找好友,“诗意,你有没有看小汤圆和慕寒?”

      沈诗意头也不抬地道:“看。”

      林影音量猛地拔高:“看了,你还坐在这?不去找他们?”

      “不想去,他们身边的那个女人,我不喜欢。”

      “对了,我还没问你,她是谁?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周飞扬,慕寒的发小。”沈诗意停顿了会,“我不仅不喜欢她,我还不喜欢她全家。”

      “什么玩意?你不喜欢的人,慕寒还跟她来往?”林影又想去骂慕寒。

      “人家是发小,青梅竹马,情谊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二十年。”沈诗意拎起包,“走吧,我们去spa馆。”

      林影跟上好友意的脚步,没忘记骂人:“青梅竹马算个屁!二十岁了,还不知道男女有别?另一半不喜欢的人,正常人都会不去来往,好吗!”

      沈诗意扭头对林影说:“慕寒不知道我不喜欢周飞扬。”

      “……”

      进入spa馆,林影出示会员卡,随即有工作人员带她们去换衣服。

      女士更衣室里,人不,结伴而来的在聊天。

      沈诗意专注换衣服,忽地听到‘慕寒’,注意力离开转移大半,去听人说话。

      “今天和飞扬出来吃饭,没想到会撞到慕寒,他儿子跟他长得好像啊!”

      “分明是复制粘贴,孩子不像沈诗意生的。”

      “说到沈诗意,好想笑,她图谋一场,孩子两岁了,慕寒也不跟她结婚,慕寒只带儿子出门,不带她出门。”

      “要没沈诗意,说不定飞扬和慕寒结婚了,他儿子的母亲是飞扬。”

      来个陌生的spa馆,也能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她的事情,她们还用惋惜的语气,说周飞扬没和慕寒结婚,沈诗意面『色』不禁泛白。

      同样听到别人说这些的,还有林影。

      好友失眠,她本意是想带好友做个spa,今晚回去好睡觉,结,居然遇到不会说人的人。

      换好衣服,林影打开门,看两个女人手挽手,亲密地准备走出去,嘴上的没停过。

      她冷冷地拦着她们的去路:“怎么?周飞扬上赶着想做慕寒和他女朋友之间小三?”

      作为知名度和人气极高的当红女明星,林影的脸相当有辨识度,她一出现,两个女人认出她是谁,听见她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冷笑。

      其中的一个女人,嗤笑道:“我们聊天,关你什么事?”

      林影冷眼瞪着她们,反问:“沈诗意是我好朋友,你说我关不关我的事?”

      闲聊八卦,遇到当事人的好朋友,两个女人也不怂,她们不是见到明星就追逐的普通人,是和周飞扬同一个圈子的,家境是稍微差点,但只针对于她们那个圈子而言。

      林影是当红女明星,她们也不看在眼里,直接快步出去。

      想将两个女人骂狗血淋头,她们走得太快,好友还在换衣服,林影才没有追上去。

      辞职前,她听到过别人背后怎么说她的,今天又听到,沈诗意避免不了去在意。她仅是找了个条件好的男朋友,没结婚就生下孩子,什么都没有做错,这些人凭什么这样说她?

      看好友从隔间出来,林影安慰道:“诗意,你不要听那两个智障胡说八道!什么周飞扬和慕寒结婚,他们是发小,又怎么了,要在一起早就一起,瞎凑对,神经病。”

      面对安慰,沈诗意挤出一抹笑容:“没事。”

      好友明显在强颜欢笑,林影怒想冲去揍那两个女人。

      在娱乐圈里,她早就习惯许人的恶意,她不需要做什么,别人就会看她不顺眼,往她身上泼脏水,瞎造谣,想毁掉她等等。

      有的人天生就是这么恶毒的,只要自己有一颗承受能力强的心脏,那些都不是事。

      对于承受恶意能力不强的人而言,别人两三句话,会引起严重反应,好友虽没弱到这种程度,但听起来,会让好友不好受。

      林影咬咬牙:“他大爷的,都怪姓慕的,早跟你结婚,别人压根不会在背后这么说你。至少,说了,被你抓到,他们也会赶紧道歉。”

      无论哪个圈子,都少不了捧高踩低,慕寒取消和好友的婚礼,有了孩子,也不给好友名分,拒绝好友进入他的社交圈,他这三个行为,会给别人释放出一种信号,好友被欺负了,他不会帮她出头。

      好友若是生活在普通人的圈子,不是上流圈子,不大可能会遭受这些,因为好友条件足以在普通圈子横着走。

      而在上流圈子,好友是很人眼中想变凤凰、最跌落枝头的麻雀,他们有资本和底气欺负好友。

      寒意从心底升起,沈诗意再也挤不出笑容,迈起步伐:“我们是来做spa,不是生气的,走吧。”

      林影暗里问候寒的祖宗十八代,怒『色』有收敛,脸上还是隐隐显现。

      温泉池子里,沈诗意跟林影先后进去,定定地坐着。

      独立的空间,聊私密的事情,不用担心别人听到,林影想和好友聊天,看好友眼睛紧闭,疲惫的神『色』,顿时不开声,不打扰好友闭目养神。

      沈诗意耳边环绕着那两个女人说的,思绪不自觉飘向三年前。

      第一次与周飞扬母女俩面,她就不喜欢她们,后面愈发讨厌。

      周母教训她的那副恶心嘴脸,不单是第一次见面就『露』出来,『露』了好几次,她刚开始不明白,周母怎么这么烦人,她和慕寒谈不谈恋爱,碍着旁人什么事。

      之后,她才知道,周家背地里想让慕寒当女婿,将周飞扬嫁给他,周母会视她为眼中钉,想通过侮辱的言语来让她识趣离开最慕寒。

      而且,周家暗搓搓地创造周飞扬和慕寒在一起的机会,他们不是多喜欢慕寒这个人,是喜欢慕寒代表的东西,毕竟,他一个人手里的资源就比整个周家丰富。

      不可否认,周家这种『操』作,彻底让她掩藏的不自信暴『露』。

      慕寒仅有一点喜欢她,对她的感情不深,周飞扬却和他青梅竹马,很了解对方,双方算上是门当户对,周家又极其想让他们在一起,她害怕慕寒被抢走。

      极度不自信和缺乏安全感的情况下,她编造了一个谎言。

      她记非常清楚,慕寒听到后,脱口而出:“我们结婚!”

      当时的她,感到幸福,又惴惴不安。

      随着慕寒找人准备婚礼,她多次想要告诉他真相,暂缓结婚的事。

      没等她想好,有天晚上,慕寒怒不可遏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冷声质问:“沈诗意,你竟拿假怀孕这种事来欺骗我?”

      那是她人生中做过最蠢和最错误的事情,为了能够和他永远在一起,不被别人抢走他,她对他谎称自己怀孕。

      谎言被发现,接下来是婚礼取消、分手。

      她痛苦过,挣扎过,自知无法挽回慕寒,准备认命之际,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她真的怀孕了。

      二十二岁的年纪,她又在读研二,怀的还是前男友的孩子,不知所措。同时,心中的希望被点燃,他们之间有了孩子,他会跟她结婚吧。

      然而,被欺骗过一次,她在慕寒那里信用破产,他不相信她说的。即便,她拿着医院的检查单去找他,他也不相信,认为是造假的。

      她慌『乱』无助,身边只有林影。

      林影不停地安慰她,替她去找慕寒说这件事,慕寒仍然不相信。

      她一边上课,一边被孕期反应折磨,林影开始劝她,跟慕寒复合不了,赶紧把孩子打掉,不要让这个孩子影响她的人生。

      发现怀孕时,孩子已经三个月,后面一个月的时间,想让慕寒相信她。怀孕四个月,有胎动了,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她不舍打掉孩子。

      幸好,她肚子发生变化,慢慢地能看出她怀孕了。

      怀孕将近五个月时,慕寒相信她没有说谎,跟她复合。

      她那会以为,复合意味着结婚,但并没有,他只想对孩子负责,不想像上次那样被她欺骗时,愿意对孩子和她负责。

      每次想到这件事,沈诗意心里又闷又痛,痛直紧紧攥着双手。

      她原本什么都不用做,不必怕慕寒被别人抢走,发现真的怀孕时,以他当初的做法,会跟她结婚,让小汤圆做光明正大的婚生子,不是私生子。

      目前的生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咎由自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