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抖音豆奶视频ios

      “臣等参见殿下,参见陈兵部。”

      朱纯臣打头,几十人一起跪拜。

      朱慈烺笑着下马,前行扶起了朱纯臣,

      “国公多礼了,请起,”

      朱慈烺又向后一摆手,

      “诸位请起,”

      几十人这才起身。

      朱纯臣为太子介绍这里迎候的诸将。

      五军营提督定国公徐允祯,提督襄城伯李国祯。

      神机营提督宣城伯卫时泰,三千营提督恭顺侯吴惟英。

      再就是副将、参将、游击将军等军将。

      朱慈烺发觉一点,这些军将除了少数几个外,都是颇为肥硕,莫名脑中升起一个词,硕鼠。

      好吧。

      “奴婢杜勋拜见太子,”

      一众肥哥中有个尖利的嗓音颇为另类。

      原来提督京营的监军太监是杜勋啊。

      朱慈烺好生看了这个胖大的太监两眼,这个日后在宣府监军,然后主动投靠李自成的一个大太监。

      朱慈烺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这个贼子。

      想想京营一窝子贪生怕死的勋贵加上这个投贼的太监,真是蛇鼠一窝。

      就这样的京营怎么可能上得战阵。

      “殿下,陈兵部,请入内奉茶,”

      朱纯臣恭敬道。

      陈新甲没言声,他可不是正主儿。

      “免了,”

      朱慈烺一摇头。

      他不想装X说什么分分钟几十万,但是确实他恨不能有个分身,时不我待,和这些废材一起喝茶打屁,他没兴趣。

      “成国公,本宫此来要聚兵点验,现在就开始吧,”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想到这位爷这么迫不及待。

      “殿下,我等可以一起喝茶等候,然后让众将聚兵,然后我等,”

      徐允祯刚说到这里,就看到一双冷森的眼睛盯着他,

      “定国公,此番是你整军吗,嗯。。。,”

      朱慈烺冷哼一声。

      徐允祯立即闭嘴。

      ‘太子殿下有令,你等还不立即下令聚兵,更待何时,’

      李德荣厉声道。

      朱纯臣头上冒出汗水来,

      ‘来人,鸣炮聚兵,’

      陈新甲在一旁旁观越发的心里忌惮,这位小爷冷面无情啊,丝毫不待见这些勋贵。

      须臾,三声炮声响起,沉闷的鼓声尖利的哨声响起。

      丰台大营开始骚动起来。

      朱慈烺、陈新甲在一旁观看着。

      大批的军卒从各个营地蜂拥而出,此时鼓声不断,所谓闻鼓则进,这时候军队就靠鼓乐旗号来节制调动军卒。

      只是看了两眼,朱慈烺心中这个恼怒。

      但见有的军卒跌倒在地,被其他人践踏,有的跑掉了鞋的,有的兵器掉落,然后后面的人和他们撞在一起,乱作一团。

      到处是混乱,简直是不忍目睹。

      还有就是到了校场上出现了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动兵的情况。

      这个混乱简直无边无沿。

      没有立即停歇的意思。

      朱慈烺冷着脸的看着这个滑稽的场面,他转身看看这些个总督提督和杜勋这个监军太监。

      朱纯臣如今是一身大汗,浑身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其他的武勋也是脸色苍白。

      陈新甲也露出不悦之色,这些勋贵领兵真是太坑了。

      只有一个人,太监杜勋面不改色。

      朱慈烺好生看了这厮一眼,呵呵,果然是个大奸大恶之徒,这心理素质顶级啊。

      快要一炷香的时候,大校场上的万八千人才有了停歇的意思。

      朱慈烺用马鞭一指,

      ‘成国公,杜勋,这就是你等麾下的京营,如方才有一支人马突袭,这些乱兵必定营啸,’

      朱慈烺语调严厉,十分的愤怒。

      两人立即跪下请罪。

      其他几个提督也立即跪下。

      “成国公,本宫念你是大明国公,你先祖为大明立下大功,此番饶你一次,下次再犯定要严惩,”

      朱慈烺用马鞭一指朱纯臣。

      朱纯臣急忙叩头谢恩,他心里庆幸极了。

      啪一声,朱慈烺一鞭子打在杜勋的脸上,那里出现了一道明显的鞭痕,杜勋惨叫一声。

      ‘好一个奴才,父皇让你监军京营,而京营如此腐坏,你却是一字未报,呵呵,真真的好家贼,当真无君无父的贼子,’

      朱慈烺冷森森的话让杜勋心悸,他第一次色变,

      “殿下,奴婢冤枉,奴婢只是监看,并无权练兵啊,如让奴婢练兵,怎的也比这些军将强上十倍,”

      杜勋不断叩首,头上鲜血直流,为了保命,此时他不在意贬损这些武勋了。

      几个武勋看着这厮眼神不善,这货吃的最多,此时卖队友最特么的狠,难怪这些勋贵大怒。

      “来人,立即将这奴才打军棍三十,”

      朱慈烺一甩鞭子。

      他的身侧几个锦衣卫力士如狼似虎的奔出,将杜勋拉向一旁。

      “就在此地用刑,本宫要所有的京营将兵看着,看看谁还敢欺瞒君上。”

      噼噼啪啪的军棍声响起。

      血肉四溅,杜勋不是人声的惨嚎。

      这些力士看到了太子的愤怒,一点没收力。

      一些血点就喷溅在一众勋贵面前。

      实在太近了。

      定国公徐允祯听着惨叫,看着惨状,感觉心里有点慌,心跳的厉害。

      忽然,他感觉脸上一凉,他伸手擦拭一下看了一眼,竟然是血迹,喷溅他的脸上了。

      本来就心慌心悸的徐允祯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登时张口就呕了。

      把他身边的李国祯和吴惟英喷个正着。

      两人是一脸愕然一身的污秽。

      徐允祯立即感觉自己在太子面前失礼了,心里越发的发慌,他急忙跪下,

      “殿下息怒,臣下有罪,”

      朱慈烺哭笑不得,他可以想象这些人被他突袭会很狼狈,但是这个辣眼睛的场面真是让他有些忍得很辛苦,这个徐允祯是来搞笑的吗,真尼玛丢人。

      陈新甲差点捂脸,太丢份儿了,哪有一点勋贵的体面。

      “定国公失礼,来人拖下,”

      李德荣急忙道。

      两个力士过来就把徐允祯拖到一旁,别这样辣眼睛了。

      一旁有几个徐允祯、吴惟英和李国祯的家丁过来拿着帕子给自己老爷擦拭。

      三十军棍打完,杜勋没死,但是已经昏厥,他股肉碎裂,鲜血四溅。

      此时大校场上上万人一片寂静,都被这血淋淋的场面震慑。

      要知道这位阴森森的监军太监杜勋,可是营中包括朱纯臣等勋贵都要小心侍候的主儿,却是被打成这样,这个小太子此来看来要大开杀戒啊。

      “李若链,这个杜勋交给你,我要知道他的一些同党,还有就是他贪腐得来的所有银钱,房契,一个不漏,”

      朱纯臣等人犯事,朱慈烺这没有治罪的权利,必须禀报崇祯定夺,但是太监犯事,朱慈烺可以当场处置,不过是皇家的奴婢而已。

      朱慈烺之所以当场惩戒杜勋,为的就是震慑这些勋贵,杀鸡儆猴,别拿小太子不当皇储,惹了他,杜勋的下场如何。

      李若链单膝跪下领命。

      几个力士像是拖死狗般的将杜勋拖走,留些一路拖拽的血迹,这位大太监落入了锦衣卫手里面,谁都清楚,不脱几层皮出不来,可能就交待在酷刑下。

      所有人感觉都冷森森的,此时小太子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小阎王。

      “诸位请起吧,”

      朱慈烺冷淡道。

      这些所谓的勋贵,也许祖上为大明立下奇功,但是大明也给了他们家族两百年的尊荣,并不欠这些人的。

      朱慈烺对他们心里只有厌恶。

      朱纯臣等人忐忑的起身。

      “命神机营演练,就在此刻,”

      朱慈烺命道。

      “遵命,”

      头发有些斑白的老勋贵卫时泰急忙领命,他翻身上马,几个家丁簇拥他奔向了神机营。

      旋即神机营动了。

      但见,神机营大队向前走出。

      其中近半人马快速步出,队伍还算齐整。

      看出来平日里有操练。

      接着他们来到了大校场的一角。

      远处被摆上了靶子。

      神机营队伍列出了三大排的军阵,他们手拿火铳严阵以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