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无删减在线

      半年后的一个月圆之月,男人带着个面具,把他带到一个秘室内,室内被几颗硕大的夜明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站在他面前的六个黑衣人一字形地排开,对于他的到来并没表现出任何诧异的眼神。

      他冷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他们都带着面具,但他却能准确地认出他们,分清他们谁是谁,对于他们的这身装束,他总是在心里嗤笑,犯得着每次面对他时都是这副模样!一点新意都没!

      意外的是在他们旁边,他还看到一个身着桃色衣裳的少女,少女有十五、六年纪,娇美的容颜,略显苍白,抿紧着唇,一双灵动的眼睛害怕的看着他们,明显的感觉得到她那颤抖的身体。

      他移开头,不再看她,心内疑惑,这样的地方怎有外人在此?而且还是个这么美丽的,他们又打算做什么?

      黑衣人分列两旁,男人站到前面,这时他才看到在他们身后还有个大坑,坑内隐约现出一旋转的血色太极,太极周边的缝隙中那鲜红鲜红的流动着的……嗅了嗅,空气中竟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难怪一进来便觉得有种怪怪的味道,原来是血呀!倒不知这满满的是人的血呢?还是牲畜的血?若是人血,那得杀多少人才能蓄满这么大的坑!心里暗暗猜测着,得想个办法套出他们的话来才行。

      “哟!这是要干嘛呢?还给我带个这么美的姐姐呀?”他邪邪的一笑,眼角玩味地扫向旁边的桃衣少女。

      少女一脸不相信地看着眼前不过十来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语,露出如此邪媚的笑容,虽是如此,不过看见他,她总觉得比刚才多了种舒心的感觉。

      男人不悦地皱了下眉,半年来这孩子刚开始的前两个月,每天关在房里,吃饭睡觉发呆,不见任何人,也不说一句话,更不让任何人靠近。

      他还打算再等多一个月,不管他如何,让人直接把他拎出房门,开始施行计划。

      耽误太久了。

      没想到,第三个月的第五天,他自己打开房门,脸上挂着笑,让人给他收拾房间,按他的意思重新将房间摆设了一遍,随后大吃大喝起来,还跑去给木绵请安,带苏涅各种玩儿,但对其他人,却各种捉弄,性情大变,为人处事完全不像是个才十来岁的孩子,连他都猜不透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男人转眼凌厉地看了下那少女,少女一触到他那冰冷的眼神,又害怕起来。

      “开始吧!”男人冷冷地发出一声命令,拿起横放在檀木上,自他进来后就一直呼呼咋响的剑。

      “怎么?不打算告诉我吗?或许我还会配合哦!男人!”他转向男人,玩味的笑着看着男人说道,“男人”两字咬的分外沉重,看着男人面具下抽了抽的眼角,更加愉悦地笑了起来。

      “没有必要!你人在这里就是最好的配合!”冷冷的声音自男人齿缝传出。

      只见男人和众黑衣人对着剑躬身拜了三拜后,男人轻轻的拔出剑,映入眼前的是那炫目的如同坑内一模一样的旋转的血色太极,一阵眩晕后,顿觉血脉忿张,热血沸腾,血似全往头上冲,眼睛瞬间变成血红,就如剑上的血色太极一般。

      “啊!”桃衣少女看到剑时也是一阵天旋地转,闭上眼,再睁开眼时,便见到他的变化,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恐惧的喊出一声!

      “啊……”,他痛苦地狂喊出声,仰头,张开双臂,就像在专等着什么来解救他一般。

      六个黑衣人将他围成一圈,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绕着他飞速地转动着,越来越快。

      桃衣少女看着慢慢变得模糊的黑影,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切,吓得呆站在那里,心里却为那个忍受着痛苦的孩子心疼着,恨不得忍受痛苦的人是自已,想向前一步,才发觉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男人将剑往上一抛,剑在坑内血色太极的正上方停住,接着随着血色太极转动的方向在空中快速地旋转着,红光一闪,飞一样直直地落下,正中刺入女子心中,穿胸而过,随即飞回原来的位置转动着,便似从未动过般。

      “啊!”女子痛苦地喊出一声,便没了声响,心中鲜血喷出,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射去,一道飞向剑身,被剑吸入,融入到剑身上的血色太极中,一道飞向坑内的血色太极中,流向各处,与之前的血融合在一起,一道飞向他这边,垂直地流入进他张开的嘴中。

      “砰!砰!砰!……”数声,他倒在地上,接着倒下的还有那六个黑衣人,女子干瘪的尸身垂落在地上,桃色衣服上那抹艳红刺得他眼睛生疼。

      全身虚弱无力,用力地深吸一口气后,嘴中弥漫开的血腥味直让他想吐,连着干呕了几次后,才稍觉好点。

      看着刚刚还娇美的人儿,眨眼一过,如今却只成了一具干尸,看到男人收剑时那满意的笑容,他都分不清心里到底是何滋味,只觉得那恨在心中无边无际的漫延!真恨不得此刻就杀了他们!

      突然明白娘亲为什么要拼死带他离开这里了!

      男人将剑合拢,放回原位,冷然地看了眼他,走到女子尸身旁,自身上掏出个黑色瓷瓶,倒出点黑色粉末在女子身上,但见女子的尸身顿时化为乌有。

      往后几乎每个月圆之月,他们都对他做同样的事!看着一个又一个如花女子在他面前死去,他无力反抗,只得默然接受!

      离开的心更加坚定了!

      呵呵!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白色身影渐渐淹没在林中。

      太阳从朝霞中升起,天空中立时万丈光芒,炫目而夺耀地照射着整个大地!

      南山之颠

      竹屋外,竹林下,不知何时多了一座新坟,碑刻朱红大字:木纱之墓!两坟之中,杯盘间旁,香雾缭绕!

      白衣男孩立在两座坟的中间,两行清泪自粉白的面颊中掉落地上:爹!娘!娘亲!孩儿不孝!要离开这里了,不能在此常伴您们!从此浪迹天涯,四海为家,望您们不要见怪!

      您们说‘易漓渊’这名字可好,呵呵!从今天起,我就叫这名了!

      这可是我在竹屋内纠结了半个多月才决定改的!意寓着爹!娘!还有烟儿!我知道娘亲您不会介意的!

      嘿嘿!您们可要记住了!要时常念叨着这三字,不然!可别怪我不回来看您们哦!

      好了!恕孩儿不能久陪!烟妹,代我好好照顾爹娘他们,你可是最乖的,下次回来给你带好玩的玩意你。

      山风起,竹叶飘!

      白衣男孩分向两坟鞠了三躬,一个纵身,绝尘而去。

      竹林中,自远由近飘来两道白影。

      一身湛蓝素衣,面如桃花,肤如白雪,不过十三四岁的绝美女孩,一双晶亮明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舅舅!是木姨!难道真是涵哥哥他……”好听的声音自林间想起!

      “嗯!可能……可惜!被我们错过了!唉!”看着燃烧到只剩下黑色棍子的残香,俊美儒雅的白衣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老天还真会捉弄他们。

      半个月前还在乐游闭关的他,突然感应到南山设下的法障被破,便提前出关,立即派人将在槐江学艺的烟儿请回,一同前来南山,可不想还是晚了一步。

      “呵呵!没关系!只要涵哥哥还在这世上,我相信我们迟早都会见面的!一定!”女孩一脸笑容的仰头看向天空。

      白衣男子也坚定地点了点头,微笑地看着她!

      东江水畔

      青衣男子用力甩了甩头,嗤笑自已怎就突然想起过往种种来!离开南山已有三年有余,竟一次都没回去过,自已可真的不是一般的不孝呀!

      摸了摸背后的剑,又无奈的摇摇头,三年来自已跟它也算是患难与共吧!

      每到月圆之月,他们都得忍受同样的痛苦,那蚀心之痛,每每想起,都让他不寒而栗

      可若要他像那男人那样,以少女心血给它血祭,他又做不出来!三年来要它跟着他忍受这痛苦,就当是他亏欠它的吧!

      抬头看了看天空,红日当头!

      也该离开这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