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av

      龙清媛听完苏和所说的话,一时间手脚冰凉,呆愣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她心里好像有团火在烧,又仿佛有人在用刀一刀一刀的割自己。

      她愤怒,她惊恐,她难过,但她仿佛丧失了情感表达能力,什么情绪都传达不出来。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都说虎毒不食子,他怎么能干得出这种事!?

      龙清媛的脑袋嗡嗡作响,她浑浑噩噩的在那站了十几秒,感觉却过了十几年。

      最终她望向苏和,问出了最后一个想不通的问题:“为什么我没有中毒的症状?”

      “因为你是成年人,孩子只是婴儿。”苏和解释道,“这十有八九是种慢性毒素,需要积攒到一定的量,才会出现症状。成年人可能需要积攒一两年,但婴儿,也许十多天就够了。”

      “他的目的是孩子?他只是把我当成下毒用的工具?”

      “那就是警察管的事情了。”

      苏和道,“接下来,我只负责帮你和孩子解毒。”

      “警察马上过来。”

      卫良教授挂断报警电话,龙清媛则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她要质问那个畜生,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然而——

      电话嘟嘟嘟的响了十几秒,再拨过去,已经是关机的。

      龙清媛一怒,把手机重重摔向地面。

      下午。

      卫良教授和龙清媛动用所有能动用的一切关系,把需要2-3天才能出结果的毒素检测报告,在当天下午就给弄了出来。

      “苏和,你来看这个检测报告。”

      卫良教授把厚厚的一沓报告递给苏和。

      苏和仔细地看完了每一项检测结果,却发现这份检测报告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因为它根本检测不出来龙清媛母子到底中的什么毒。

      “检测不出来?”苏和皱眉问道。

      “是的。”卫良教授长叹一口气,“咱们的毒理毒素检测中心,能够检测近十万种毒素,但是,龙清媛母女所中的毒却不在此列。”

      “看来是新型毒素。”苏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

      “那现在要怎么办?”卫良教授不安的问道,检测不出毒素的成分,就没办法针对性的配置解毒药剂,龙清媛女儿中毒已深,如果不能及时解毒,恐怕凶多吉少。

      “配制解毒药的路子行不通,就只能另想法子了。”苏和道,“根据我判断,龙清媛女儿的毒超过三天不解,就会有生命危险,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用传统的解毒手法试试。”

      “你是说用针灸?”

      “不。”苏和摇了摇头,“这种未知毒素,哪怕是用鬼门十三针,我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解开,必须辅以中药汤剂进行治疗。”

      “可是孩子太小,我目前已知的一些解毒药方,都不合适用。”

      “哟哟哟。人很齐嘛。”卫良教授话音未落,李成兴站在办公室门口往里看了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

      “听说龙董事长的女儿病情忽然恶化了?中毒是吗?噢哟,不愧是龙董事长,检测报告这么早就出来了。”李成兴顺手拿起边上的报告看了几眼,啧啧道,“看来身份太过显赫也不好,连刚出生的孩子都不得安宁,你看你看,新型合成毒素,成分未明,这摆明是有人故意投毒啊!”

      “这是在我们医院中的毒,医院不用负责吧?”李成兴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叹了口气,“苏和啊,你可得赶紧想想办法,卫教授马上就要升任卫健委主任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点事,那可真是……面子上里子上都很难看啊!”

      “多谢李副主任,百忙之中还抽空关心我的病人。”卫良教授冷哼一声,“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麻烦李副主任移步隔壁,我和苏和还要讨论病情。”

      “讨论什么病情?”李成兴嘲笑道,“你们刚刚说的话我在外面都听到了,你们两个,针灸行不通还有屁本事?卫良,你的拿手绝活镇岳呢?苏和,你不是有传说的鬼门十三针傍身吗?来啊,去解毒啊!”

      “肤浅。”

      苏和盯着李成兴,淡淡道。

      “小子,你说谁肤浅!?”李成兴神色一变,反问道。

      “中医博大精深,你就只知道针灸一道,难道不肤浅?”

      “哈哈哈。”李成兴狂笑,“小子,你恐怕是会错了意啊。我是笑你只知针灸一道,而不知道使用其他手法!我李成兴,出生自中医世家,我家祖传汤剂药方便有88种,在中药汤剂方面的造诣,我在神经内科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我承认,我在针灸方面你比不过你,但在中药汤剂方面,你连我的脚后跟都摸不到!”

      “笑话。”苏和也笑了起来,“你要是在中药汤剂上认第二,我偏偏就敢认第一,我苏和,就是什么都比你强!”

      “年轻人,血气方刚是好事,但是太目中无人可不行!”李成兴冷笑连连,“你以为副主任的位置,是随便一个草包就能坐的吗?若是有胆,跟我来比试比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