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本成人视频在线

      “少主,丁德义求见!”刘奇推开房门,对着刘汉说道。

      刘汉半天没反应过来,丁德义怎么会找上门来。

      自从朱八成为佛教的代言人后,丁德义生活有了质的突破。

      丁德义根本不需要押镖,靠着佛险的分红就能富贵一辈子。

      李刚看了一眼刘汉,表示自己要不要先行离开。

      刘汉摆摆手,李刚还没有被朝廷通缉、他就是个打铁铺子的老板。

      “让他进来吧!”刘汉缓缓说道。

      目前刘汉与朱八还是好兄弟,只是各自生意繁忙、没时间交流。

      丁德义的拜访,肯定是带着目的而来。

      “刘兄!许久不见!”丁德义站在门口客客气气说道。

      “哥哥许久不来,弟弟很是想念呀!”刘汉也是寒暄着。

      李刚给丁德义倒上茶水,自觉的坐在了另外一边。

      丁德义不由看了一眼李刚,总感觉他是有些面熟。

      “大哥最近可好?”刘汉直接问道。

      “唉!我。。我还好啦!还好!

      最近听闻兄弟你要去往广州府赴任,所以我想过来看看你。

      这半年多的时间,你变化得太快了、我有些认不出来你。

      真的!少年天才!天才!”丁德义夸赞着。

      刘汉面带着微笑,内心确定丁德义是有事情找自己。

      之前让刘大壮、李刚负责物流,间接性砸了所有镖局的生意。

      摆在这些镖师面前的两条路,要么被吞并、要么去死。

      没有第三个选项,这就是权力带来的便利。

      “大哥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我都能听进去!”刘汉不想绕圈子,自己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

      “是这样的!我。。我想跟着你去广州府!”丁德义断断续续说道。

      刘汉瞪大双眼,怎么他直接背叛了他的好兄弟朱八?

      像是这些江湖人士,最讲究的就是义气、绝对不可能背叛朋友。

      刘汉与朱八不是对手,但帮助外人、不是丁德义该有的行为。

      丁德义一脸坚定的表情,这是自己思考了许长时间、得到的答案。

      “实不相瞒!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不仅你变化巨大、老八一样。

      可!做人总要有良心吧?不能昧着良心做生意!

      我!我!劝说了许多次老八,让他不要再给那群秃驴干活、可他就是被不听我。

      说是我目光短浅,不知道什么才是大局。

      可我就是看不惯,老八他放高利贷给民众、还坑民众的佛险。

      现在百姓吃不上饭,他直接借钱给民众吃饭、然后民众就成为了他的奴仆。”丁德义一个劲吐槽着。

      朱八要有多么的不堪就有多么的不堪,纯粹成为了一个坏家伙。

      做人的良心都没有了,不用指望他会成为一个好人。

      刘汉对此能理解,朱八现在权柄越来越大、自然不同往日。

      以前是没钱所以有良心,现在有钱不需要什么良心。

      丁德义大口大口喝着茶水,继续吐槽着朱八的所作所为。

      恍然才发现,当下的那些秃驴是有多么的可恨、全都该杀!

      “昨日我和老八大吵一架!

      他给我很大一笔银子,让我回老家娶妻过日子。

      那些脏银我才不要,所以我想跟着你做事情。

      你不是有个物什么店铺,我想过来干活。”丁德义说明主题。

      刘汉感觉有些突然,自己其实比朱八还要万恶。

      只不过朱八成为了台面上的人,刘汉陆续成为幕后主使。

      “你我都是兄弟,岂能让你做跑腿的事情!”刘汉否定着。

      丁德义在江湖上的声望很高,加上他乐善好施、有一大群人信奉他。

      像是这些江湖人士,肯定要多多的拉拢才行。

      “大哥!你让我做什么事情,我绝对不推辞!”丁德义豪气的说道。

      “抵达了广州府,我的物流公司就交由你全权负责!”刘汉直接放权。

      丁德义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心想刘汉也太大度了!

      明明还没有成为自己人,却得到了重用。

      丁德义直接站起身子,跪在刘汉的身前、双手抱拳。

      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姿态,丁德义直接给刘汉磕头。

      “大哥!从今往后!我这条命都是大哥你的!”丁德义一字一句说道。

      刘汉扶着丁德义坐在沙发上,这些人心思就是简单。

      实际上刘大壮要练军、李刚留下来反清,所以丁德义是瞌睡时送过来的枕头。

      “少主!少主!之前闹事的那些家伙找到我的人,说是要反了大清!”刘大壮急急忙忙跑来。

      刘汉顿时感觉今天事情挺多的,一件接着一件、都赶在自己要去赴任的时候。

      不过这个时候,矛盾已经无法调节、各地狼烟肆起。

      济南府的权贵收刮着民脂民膏,其它地方的权贵是有样学样。

      大力的推动了齐鲁省的地产,创造了齐鲁省人人有房住的盛世政绩。

      百姓的田地被吞、房子被推,还要加上一个高物价。

      有些人选择吃观音土、树皮,有些人选择站出来举事。

      刘大壮看了一眼丁德义,才发现这里有一个外人。

      丁德义左看右看,并不知道刘汉真正做什么事业。

      “唉!我当时就说了,不要抄家、罚点钱就够了!

      可惜他们就是听不进去我的话,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你告诉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要去广州府赴任了。

      他们要反就让他们反,反正不闹腾一下、圣上怎么知道呢!”刘汉对着刘大壮说道。

      刘大壮与刘汉目光对视,彼此用眼神交流着。

      李刚感受着刘汉的目光,知道自己该去拉拢这些中产阶级。

      毕竟想要真正的拉起队伍壮大,还是离不开这些人的帮助。

      有组织、有纪律、有信仰,才能够谋求天下。

      “少主!我回去就好好的劝说他们,让他们别再闹腾了!

      当下百姓造反已经够乱了,他们要是再造反、那齐鲁就没有安宁的日子。”李刚先行告辞。

      丁德义看着李刚的背影,总感觉这背后不怎么简单。

      之前朱八还找过那些中产阶级,借钱给他们、让他们东山再起。

      如果他们硬要造反的话,朱八很有可能是在支持反贼。

      丁德义想到这一点,顿时心慌起来、一定要提醒朱八不要玩火自焚!

      “额。。大哥!我有点事情,先行告辞!”丁德义慌乱的说道。

      “你是去通知朱八吗?我告诉你,没有任何效果的!

      他不过是给那些秃驴打工的人,并不是真正做主的人。

      而那帮秃驴是与地方官合作,他们不惧怕什么危险。

      你的劝说没有作用,朱八不会听进去。”刘汉提醒着丁德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