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草药按摩电影在线观看

      一连长陈世璞说:

      “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咱们就不要犹豫,下决心打他狗日的,想必鬼子留守的战斗人员不多,咱们尽量隐蔽接近,发起突然攻击,进行强攻!

      留一个班掩护我们的背后,其余的跟我攻击。报仇的时候到了,谁他妈的熊包,别怪老子手下不留情!就这样,命令加快速度!”

      一连长陈世璞带领着他的部队,悄悄的接近了牛岚山。我们前面说过,牛岚山的这个日军的战备库,坐落在大田庄到牛岚的大路的顶端,也是一个独立的坡度比较缓的山顶上,别看它坡缓,可是到了快山顶的时候,山坡就突然陡峭起来,而且有一个类似山寨门似的的关卡,可谓是易守难攻啊!

      这个时候,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是这样的,一连长陈世璞手里可以参加战斗的人员是62人,重机枪由于统一归属机枪排和炮排,各排每个班自配轻机枪一挺,也就是说,一连长陈世璞现在应该还有轻机枪六挺,前面的战斗损坏二挺,实际拥有轻机枪四挺,由于捷克机枪和汉阳造的“七九”步枪口径相同,可以通用,所以子弹目前还是非常充足的。

      但是,手榴弹就差了一点,平均不到一颗。

      一连长陈世璞把弹药进行了调整,充分补给了机枪,同时把手榴弹调整给了投掷的比较远的战士。

      鬼子呢?由于本田带走了绝大部分战斗部队,牛岚山战备库仅仅留有一个战斗班,其余都是文职人员,加起来不足二十人。

      武器方面,鬼子只有歪把子机枪一挺,“三八”步枪六支,其余的人员没有长武器,连手枪都不能人手一支。

      的确没有办法再隐蔽接近了,一连长陈世璞用手势告诉大家隐蔽待命。

      他和几个排长,反带着帽子,一边观察一边商量着。

      “看来鬼子人不多,警戒也非常松懈。看见没有,那个土包后面是轻机枪,连人都没有。我们应该是绝对优势,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啊,不好好利用利用,可是得一辈子后悔啊!”

      一连长陈世璞对大家说。

      一个排长说:

      “连长,这个上坡我看怎么也得有200米,可是一点掩蔽都没有啊,硬冲的话,咱们都得死在那挺机枪下!”

      连长陈世璞瞪了他一眼,反问他说:

      “我问你,200米上坡你冲的话,需要多长时间?”

      那个排长伸直了右手竖着拇指在哪儿比画了一会,说:

      “怎么也得差不多一分钟吧!”

      另外一个排长抢着话说:

      “你那是爬,叫我的话,缩短一半,也就三四十秒!”

      “好样的!”

      连长陈世璞说:

      “你伸个手在那里比画的屁,你他妈的装他妈的懂行的!

      平时咱们训练,200米的冲锋距离,加上障碍,匍匐过个水沟,再加一堵墙才一分钟,这直溜溜的,就点坡度,就要一分钟?

      怎么,怕死了?

      老子还没有准备让你上呢!”

      一连长陈世璞也不是瞎在那里掰呼,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对大家说:

      “虽然有200米,前面没有什么可以掩蔽的了,但是鬼子现在处于完全松懈的状态,咱们给他一个冲,他就马上看见了?

      等到他发现了,开火了,咱们起码跑了几十米了。我们的四挺机枪,除了一挺突前的,其余三挺把位置寻摸好了,专门伺候它,三压一还压不住的话,咱们这么多年的粮食真他妈的白吃了!”

      一连长陈世璞顿了顿,又说:

      “我打头,别顾伤亡,憋一口气就上去了,上边好东西有的是,老子保管你们个个都发财。都去准备,听我的命令!”

      一切都如一连长陈世璞预料的一样,在付出了七,八个人员的伤亡后,真的给一鼓作气的冲上去了。

      到了鬼子那挺机枪前一看,才明白了鬼子的机枪只“突突”了十几发就“哑巴”了,竟然是因为卡壳了。

      这就是鬼子“歪把子”机枪的缺点,它不是使用弹匣,而是使用的弹仓,子弹的摞在弹仓里利用重力朝下掉,再由枪机的复进装置顶进枪膛,完成击火,进行射击。可是落弹如果不平衡,或者有沙土细石等杂物,就容易卡壳。

      这就是在抗日战争中八路军新四军广大指战员流传的“捷克机枪虽然孬,但是从来不卡壳,歪把子机枪说来好,一边打来一边磕”俏皮话的真正原因了。

      “你,带你们排负责警戒。你,带你们排打扫战场,要注意防止鬼子的冷枪,说不定哪个地方给你冒出来几枪。”

      一连长陈世璞一边下着命令。一边带领几个人去查看鬼子仓库里的物资了,他这个时候的心情特别痛苦,这么多啊,这么多的宝贝静静的堆在那里,有用军用雨布盖着的,也有堆放在芦席搭起来的简易房架下的,有的甚至是露天堆放着的。

      几乎是什么东西都有,武器弹药,吃的穿的,把一连长陈世璞看的是口瞪目呆,他明白,自己就这么多人,再大的劲你一个人能扛多少?

      等于是面对一匹骆驼,自己拎了个尾巴尖!

      还没有时间让你来回几趟捣腾,最后都得烧了,炸了,想到这里,眼睛里都水汪汪的了!他不停的在那里;

      “哎!”

      “妈的!”

      “真他妈的可惜啊!”

      边自言自语边叹着气。

      “报------报告,报告连长,”

      一个战士飞快的跑过来向连长陈世璞报告:

      “粮垛那边抓到了几个日本人,还有个翻译,都没有穿军装,看样子不像军人,排长说,可能是大鱼,叫给你送过来,由连长亲自审问。”

      连长陈世璞此时此刻正有一股心气不知道怎么出呢,一听这话,没有好气的说:

      “审?我亲自审?去他妈的,审什么?大老远的不好好在家待着,跑这里干什么来了?还审?去,告诉你们排长,他处理了就行了,多他妈大点事儿啊!”

      报告的战士一听就明白了,这正是他们想要做的,高兴的说:

      “知道了,毙了不就得了?要不用刺刀,节约几颗子弹!”

      说完转身要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