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短视频在线观看app下载

      姬玉没有回答凌安景,只是让身边的随从把包袱拿到马车上,吩咐道,“把这些都护好咯,都是宝贝来着。”

      “你既无武功,又不懂医术,何必去凑这个热闹。”

      听了凌安景一番话,姬玉这才摇了摇手上的折扇,一脸严肃,激昂道,“国难当头,吾自是应当身先士卒,死而后已,又怎会待在杭州装死呢?”

      “死了我可不替你收尸。”凌安景淡淡一句。

      姬玉:……这么绝情?

      “惜儿,你真要去那锦州?这几日,我听外头的人说,那边正在爆发大瘟疫,你......别去好不好?”洛惜正收拾着行李,沅氏便急匆匆赶到了她的厢房,急得眼眶红了一圈。

      洛惜看了一眼在沅氏身边服侍的晚春,见她也眼眶打红,责备之话也说不出口。

      扶着沅氏坐了下来,洛惜细心劝道,“此次疫情极为严重,很多人都因此没了性命,如若不加以控制,不研究出治疗的药来,后果恐是难以估量。爹爹从小便告诉我,做人要有担当,国难当头,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且皇上都已经下了旨意,若我不去,便是抗旨不遵,违逆圣意,这是连坐之罪,我不能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娘......你相信我,我自是能平安归来的。”

      沅氏握着洛惜的手,深深地看着她坚定的目光,眼眶却酸涩得很,“道理我都懂,但是......”

      洛惜拿起帕子细心给沅氏擦去了眼泪,轻轻抱了抱她,眼眶竟也有些酸了,“您在家好好的,不必送亦不用担心,等我回来。”

      说着,她便起身,给沅氏深深地行了离别之礼,然后拿起行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手紧紧握着,沅氏才忍住了没有跟上去,她眼神定定地看着洛惜那瘦弱的身影走远,而后消失在转角,过了许久,她才缓缓收回目光。

      晚春给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担忧地开口:“夫人,你......”都怪她嘴碎,她怎么就把这事跟夫人说了呢!

      小姐性子刚强,走得也是绝然,哪里是能劝住之人?

      只是夫人可能又要寝食不安了。

      哎!都怪她嘴碎!

      “扶我去佛堂,我要为我儿念经诵佛。”沅氏哪里不知自己女儿性子果敢,她要去哪里拦得住呢,只是前路凶险......

      “是。”

      “公子,路上小心。”李健把洛惜要用到的物资和人员都安排妥当了,但还是满脸担忧。

      “放心。”洛惜点了点头,上了马车。

      “大公子!”刚想启程,便又被叫住了,洛惜撩起车帘,看着骑着骏马奔驰而来的墨竹和刘今宁,秀眉微蹙。

      她不是让他们去京城开展业务了吗?怎么还没出发?

      “你们怎么回来了?”

      刘今宁跳下马来,急得汗流浃背道,“我们听说您要去治疫,便又回来了,大公子,当真要去锦州吗?”

      此时的锦州便是一个“毒窟”,城中的人都想往外逃,怎么大公子偏偏要往那去呢?!

      墨竹踩着马鞍下来,直接上了洛惜的马车,泪流满面,抽泣道,“我同公子你一同前往。”

      看他们二人如此反应,洛惜大叹一口气,无奈地笑道,“我本就是一个大夫,去治病也实属正常,你们不必过于担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继而温柔地看着墨竹,擦去了她的眼泪,“别担心,回去吧。”

      墨竹扭过头,铁了心不下车。

      “你若不下车,我便要迟到了,那安景世子爷可是要怪罪下来了。”洛惜见劝不成,便把凌安景推了出来。

      “管他劳什子世子爷,咱们不去!”墨竹倔道。

      洛惜正了正色,扶过墨竹的肩膀,看着她泪流满面,满脸倔强的模样,郑重其事道,“墨竹,此次,我没有退路,并且,你会相信我会处理好的,对吗?”

      看着洛惜满脸坚定的模样,墨竹深知,她是拦不住小姐的,拦不住......

      “那......你一定要好好回来......少一根毛发都不行!”带着哭腔,墨竹紧咬着贝齿,艰难地开口道。

      洛惜深深地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一番好说歹说,两人才重新踏上上京之路,而她也才得以准时到了城门口。

      凌安景的人马早已候在了那里,那盔甲加身,身佩刀剑,全副武装押送物资的侍卫看起来十分威武。

      洛惜目光略过众人,看到了同样银甲加身的凌安景,宽肩窄腰,身姿颀长,气质不凡。他回头,凤眸微眯,正好与她的目光相撞。

      气氛有些奇怪,一时无言。

      “哎呦!洛小神医?您也来了?”姬玉摇着扇子步伐带风走了过来,温润如玉的面庞上满是笑意。

      洛惜笑着拱手,“在此处遇见翰林学学士,洛某也是深感意外啊。”

      这么一个文弱书生,看他的样子,竟也要赶赴疫区?

      这......他这样文弱的身子骨,如若也要去......洛惜真怕他去到那边没两天便病倒了,特别是,他的......性子如此跳脱,这一来二去......

      没注意到洛惜略微有些怀疑的神情,姬玉突然凑上前,商量道,“这路上无聊,我便与你同乘一辆马车,如何?”

      洛惜愣了愣,“这......洛某马车鄙陋,就怕姬公子不惯......”

      姬玉笑着跳上了马车,一脸自来熟地拿着洛惜早早就备好的瓜子嗑了起来,“没事,我这人不挑的。”

      洛惜的目光定在了他手上拿着的瓜子和干果上,颇为勉强,呐呐道,“那......也行吧。”

      幸好瓜子干果多备了些,不然照他这吃东西的架势,这路上无聊之人,很快便是她了。路途漫漫,若是没点东西解解馋,好生无趣。

      姬玉见她应了,笑得更是开怀了,然后又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

      洛惜愣了愣,不得不说,这姬玉就是长得好,这一笑,便真是让人如沐春风。

      如若可以忽视他嗑的瓜子的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