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花样视频孔app

      凤都……大约下午的五点。

      返回房间的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遥望即将漆黑的天空。

      繁忙的母亲并没有停歇,可能在寂静的养心殿,批着那些零碎的琐事。

      至于我的淘气,捣蛋花合街……如零碎的琐事,有可能一笔带过。

      母亲没有来,也不是我所期盼的教训,内心深处有一丝丝的伤感。

      就刚刚打闹花合街的我,贴身侍卫扮做猥琐男与我演戏,即将骗过所有人的我,看似周密的计划,出现了瑕疵。

      这是刚开始,接下来与白老头斗智斗勇,敲碎玻璃本事是我的大计,只可惜计划跑偏,敲变成偷,成功收获四管药剂。

      紧接着逃亡,利用肉蛋烟雾下的五彩,成功迷惑白老头,逃离药剂铺。

      高兴说不上,但是不伤心。

      最后厄运袭来,花合街再次遇见花酥糕老板还有一群狂追的人,他们间的毅力着实让我哭笑不得。

      好在狂追的人在努力逃跑下,失去踪迹。

      至此我高兴的返回凤都,也谈不上多高兴,只是……

      夜晚黑的很快,挂在西边山脚的红炎的太阳,悄悄滑落,有些朦胧的月亮正从另一边,高高升起。

      现在是晚上6点,不多不少,正好六时。

      如果我有境界该多好,如果我能触摸血脉该多好,如果我有元素的加持该……

      最后的多好两字实在,说不出口。

      浩瀚的东方大陆,境界是这样划分的,一阶风之舞是华丽的,两阶光之舞是璀璨的,三阶神之舞是藐视一切的存在的。

      简称:一阶、两阶、三阶。

      为了更好区分实力的强弱,每一阶又被分为十小段。

      这是境界。

      血脉有两种。

      第一种有两类,第一类受父母的遗传,第二类受家族的影响,这是正常的两类,至于……第三类……异变太遥不可及。

      天生血脉,是遗传赋予了好听的名字。

      以上是第一种。

      至于第二种血脉,无法跨越的鸿沟成为这道坎,想跨过必须付出沉痛的代价,可能是命,也可能是换与存。

      十岁是门槛,跨不过,注定这辈子的昏庸。

      这是第二种。

      后天血脉,天赋的鸿沟阻截成功的道路。

      第一种:天生血脉。

      第二种:后天血脉。

      至于实力上的压制,着重看天赋,除去天赋,后天血脉要比天生强。

      这是境界。

      五行元素与三气元素是元素的两大类。

      金木水火土是八卦中的五行,金元素代表相生相克,相声:相互滋养、促进,助长。相克:相互制约、抑制、克服。这是金。

      木元素代表阴阳,阴:乙木为阴,与肝对应,地下之木为其形,为根系,在下在内。阳:地上之木为其形,为枝、为叶、为干,向上像外。这是木。

      水元素代表子与母,子:受母之教、听从、惹事,其为受教。母:严厉、耐心、包容,其为管教。这是水。

      火元素代表炎与上,炎:燃烧,炎热,光明之义。上:温度、上升、聚拢。这是火。

      土元素代表土行,五行以脾属土,故常脾土之称。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火、火生土。即相生。金克木、木克水、水克火、火克土、土克金。即相克。

      这是五行元素。

      风暗光是八卦中的三气,风元素代表大小,大:狂风、寒风刺骨、呼啸,寓意强大。小:微风、弱不禁风、涓流,弱小之义。这是风。

      暗元素代表黑暗,无光火之地,蔓延漆黑,黑暗之意,只是暗。

      光元素代表,明照,明:所见为亮、增加、温暖之义。照:普照、夺目、四射。这是光。

      三气元素即为特殊,不相容、不相生、不相克,具备强大的独立性。

      这是三气元素。

      ……

      无血脉觉醒的我、无元素加持的我、无境界触摸的我,追求崇尚的实力变为奢求。

      再过一个月的我,即将10岁,到那时会觉醒吗?

      时间匆匆一晃,太阳的光照被皎洁的月光代替,月亮高挂半空,照射凤都的灰暗。

      这时的我躺在椅子上,遥望繁星点点,闪烁的星空,煎熬等待两小时,期盼的身影未出现。

      现在是晚上八时,母亲你可以因为繁忙忘了教育捣蛋的我,既然如此。

      只能由我开头,前往养心殿见你。

      凤都养心殿,是我母亲批奏折的地方。

      她把所有精力,时间。统统交给凤国的黎明百姓,我呢!只是位孤独,无法体会母爱的淘气鬼。

      黑暗降临,一片漆黑,我看不到一丝光,那神圣拍动翅膀,神光普照,散发的璀璨。

      无需神光,无需璀璨,只需微弱的一点白光,我就很满足。

      母亲她从未陪过我。

      “母后,儿臣来见你了。”我单膝下跪,声音洪亮。

      “是天儿,何事。”母亲的声音带着威严,雄厚的霸王气息朝我袭来。

      这时的我以起身。

      “今日的我在花合街胡闹,白白墙被我涂抹上绿色的乌龟,顺便打碎陌生人的玻璃,差点燃烧花酥糕……”

      “母后可否清楚。”我的眼神少了胆怯,多了坚定,直视母亲的威严。

      我的母亲她叫凤舞·晨曦,是凤国的皇,权利滔天。

      晨曦放下手中的奏折,这是她第一次看我,透着霸道。“喜欢就去做,无需与母亲多言,无事,退下。”

      从母亲的眼神,我看不到她对我的喜欢,一张冰冷的脸。

      “凤国在你眼里,是不是比我重要?”

      “黎明百姓是否比太子值钱?”

      “从小孤单的我,比同龄人少个慈爱的父亲,他在哪?”

      双眼挂着红丝,红彤彤的,在偌大房间的等待,母亲会来教育我,我错了,等到月亮升起高挂,繁星亮起,她没来。

      调皮、捣蛋的我换不来母亲的教训,我要这调皮做什么。

      捣蛋是喜欢吗?

      这时的我有些伤感。

      “天儿,述母亲无法回答,等你大点,在大点,无需你问,我会告诉我所知的一切。

      现在的你还太小。”

      “又是小,又是小,五年前你的回答离不开小,现在又是离不开小,再过五年呢……

      我不想听。”

      咆哮的我,回音游荡整个安静的养心殿。

      “天儿,够了,在不离去……”晨曦最后的威胁并没有说出,她不知该说什么?

      教训吗?

      “母后你的繁忙是否还记得我来养心殿的次数,我猜,你不知。”

      “今天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有些话憋在心里难受的使我奔溃,无法对任何人诉苦,借今日我要说。”

      “愈是什么意思,它代表什么?母亲可知晓?”

      “我喜欢愈字。”

      “俞代表着俞允,寓意你曾经答应我的;至于底下伤透的心……无需我表达吧!”双眼带着愤怒,冰冷的说道。

      母子情吗?

      晨曦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平静的使人发慌,威严的说道:“天儿你想说什么?”

      “我想离开凤国,那个需承受痛苦的童年;言尽于此。”

      心中的不快以表明,没有什么可挽回;没有什么可留念的;

      我如同路上的细沙,被微风卷起,顺着风势飘;

      我化作白白的白云,躲在辽阔的天空,高高在上虽好,但不受人待见。

      离去成为最好的选择。

      说完最后四字,潇洒转身。

      “踢踏……踢踏”

      直至来到门口,右脚刚要尝试迈出,身穿黄袍,头戴皇冠的身影,挡在我的面前,伸出右手,五根手指伸展着。

      “啪。”

      无情的巴掌打在脸上,疼吗?其实不。更多的是心痛。

      一巴掌断了我与她的母子情。

      “离开凤国,你后的你,不再是凤舞族,更不是凤舞.·晨曦的儿子,我最后叫你一声天儿。”晨曦说完,擦肩而过。

      我很痛,心脏扎的刺痛。皮肤还未愈合的伤口,再次面临摧残。

      我转过头,奔溃的大叫:“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出选择题?我渴望什么?母亲你不知吗?”

      “挽留啊!”

      “既然如此,那我……。”

      断绝母子情难以脱口而出。

      缓了缓,悲痛的我继续说道:“我最后叫你一声母亲。”

      双眼通红,憋着眼泪,我走了。

      把养心殿留给母亲。

      最后的心是指什么,它代表什么含义?

      心灵,内心深处的恨。

      我渴望一颗能愈合的心。

      仅此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