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堂无金币版下载

      玉雁行托着下巴,小有兴致地多望两眼台上站得恍惚的新娘子。不发一言,由得身后那几个毛头小子吧啦吧啦个没完。

      两位新人站定喜字下,没有傧相喝喊一拜天地。媒婆子倒像是和新郎官颇有默契地伸手,有意无意按压着新娘子背脊。试图让她朝那大红喜字跪拜下来,哪知新娘子直挺挺像一根木桩杵着不动。新郎官和媒婆尴尬地对视一眼,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好了好了,心意到了就算是礼成了。不必过于拘泥那些礼数,如今裴公子终于如愿获得美人归。老奴的心啊就像是嫁了自家亲闺女一样舍不得啊!”凤姨见状赶紧上前圆场,并对身后一众看热闹的人说道:“各位爷,裴公子来自千里迢迢的黎国。对我家这位姑娘是一见钟情,可谓千里姻缘一线牵。今个儿当着大家的面,在此做个见证。他们情投意合,老奴便擅自做媒撮合他们喜结连理,成秦晋之好......”

      “即然如此大好姻缘,不如就让新娘子揭下盖头。好让咱们瞧瞧是旋香楼里的哪位天仙?竟惹得裴公子不顾亡国恨,自家房中着火也顾不上保家卫国。反倒跑到咱们敌国这里娶亲来了?”玉雁行身后的将士知晓裴公子身份后,忍不住奚落一番:“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敢情裴公子是着急对敌国俯首称臣,主动承认自己是黎国丧家犬了!”

      “怕是被战事牵连,不愿为国捐躯。跑到咱们这里,娶个京城的青楼女子倒也算入赘我国。最起码也算是明哲保身之法!”

      “我看就是个窝囊废,没见过自己都亡国了还拼命想着成亲的!”

      几名将士咄咄逼人,半是调侃半是指责。在场的人听后也谄笑一番,惹得裴公子脸色铁青。

      “这位仁兄言语未免过激了!黎国早已宣停两国战事,握手言和。从此大家同属一国,今日裴某属意这位姑娘。将之迎娶,又与战事何干?仁兄出言不逊,有意挑衅在下。这大喜之日......未免有失体统!”裴公子恼火甩袖反唇相讥,但是身边还是不乏贬低他的窃笑。

      国之不济,人微言轻。

      “喂!你们几个兔崽子!这下有点过了啊!”玉雁行侧颜,沉声喝住身后的手下:“今晚你们是来找快活的,好好看戏便是。何必就逞一时口快,搅黄他人婚事?人家是来避祸的,你跟他较什么劲?战事向来就残酷,你以为我们是胜方便可如此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也不想想战败的那些无辜平民又该何处安身!”

      “副将......教训的是。”几名将士愧疚低头禁言。

      “裴公子且先消消气,这大喜的日子可别耽误了大好时光!”凤姨赶忙转移话题:“裴公子大喜之日,今夜这里的酒水菜肴呀他全包了!大家尽情乐呵乐呵便是,尽兴而归!”

      大家一听酒菜全免,全都一哄而散。各自开怀畅饮去了,论天上掉馅饼的事谁不积极?

      成功分散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后,媒婆再度弯身将新娘子背起来往后院走。

      “这......是娶了一个寂寞吗?还是让我们看了个寂寞?也不拜堂,就直接回去洞房?”几个将士各自互看一眼,一脸匪夷所思。

      “如此仓促简单的婚礼,死气沉沉的。我看倒不如把这喜字换成奠来得贴切些......”

      “那新娘子古古怪怪的,八成是得了什么疫病。”

      玉雁行转手狠狠敲了那几名碎嘴的将士脑门一记:“你们这些兔崽子,有白吃白喝的酒水还堵不住你们的嘴?”随后,目光扫过一脸中了头彩的新郎官。看着这对诡异新人消失在视线,忍不住失笑:“不过就是个登徒子!假借着娶亲名义逛窑子罢了!”

      “玉副将这形容真够绝,属下听着倒真没什么毛病!哈哈......”

      “怕不是咱们这两年征战在外,京城民风都开放到如此地步了。青楼姑娘都能这般堂而皇之的公然嫁人?”

      “你不给人家赎了身再嫁人,有何不妥之处?再说旋香楼也曾经是个名地儿,你们难道就没听说过荣妃娘娘曾是这里大名鼎鼎的头牌......”

      “你小点声儿,想刚回来就盼着掉脑袋?还想不想留着小命向皇上领功去了?”

      “怕什么?这事早就街知巷闻了。皇上都不介意,咱们小老百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如今太师落马,荣妃大势已去。这一生怕是都要在宫中老死!”

      “行了!都给我闭嘴吧!兔崽子比街边的老婆子还碎嘴!这么能说,明天调到边陲阵营守着去。多给我杀百八十个敌军再回来说!”玉雁行不置可否地垂首摇摇头,不予理会四个属下七嘴八舌的碎嘴:“还有心思闲聊八卦,还不赶紧看上哪个姑娘?”他撇下身后几人,径自朝大堂手执乐器的乐人里寻找。

      这个时候,若是她早就歇下。为何不见武儿或是秦臻在厅堂内忙碌?连先前作为护院的那几个熟脸壮汉,均未见半个人影回巡在厅堂内。

      “玉副将,当真是你!两年未见副将终于回京了!奴家方才险些认不出你来......”正当陷入狐疑。从后院转回来的柳诗诗,率先上前挽住台下转悠的他。随即面带欣喜,亲密依附在他身边。娇笑道:“玉副将安然回京,为何不大张旗鼓庆贺方才一番入城?咱们京城百姓们可都日夜盼着你们得胜回来......许久未见,副将连年胜战,乃国之支柱。奴家好生崇敬......”

      “小嘴还是这么甜,可是真想我了?”他任她软香身躯靠近自己,顺势搂她入怀。戏谑地捏了捏柳诗诗的下巴:“我也挺想你的!”

      柳诗诗眼带娇柔:“副将何时回京的?看起来丝毫没有疲惫,反倒神采奕奕。方才在人群中,奴家一眼认出副将红衣峥嵘。”

      “我随众将士们也是今夜才匆匆抵达京城,人疲马乏。接连两年征战,我方损失的人马也并不少。就想着赶紧让他们各自回家,好好歇息几日。待我义父现将归降文书递交皇上,择日再进宫面圣不迟。这才没有大肆喧嚣......”他解释着,眼角余光仍在各处浏览。终于忍不住问:“诗诗,碧璇她人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