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青草中文字幕

      大金龙寺!

      纵横绵延的山峰高大险峻,位于华秀城以北,绵阳山上潺潺而下的清泉滋养了山下成千上万的百姓。山泉小溪汇集处,一处制式庄严寺庙突兀而立,共大殿七座、小殿三十来座,占尽绵阳山向阳一面优越地势。日光倾斜,寺庙之上的瓦片映出金色光芒,更显神异。

      这场迟来的大雨仅是一夜,便给这边关城池带来了清奇。天空如洗,山川秀丽,上山祭拜的香客更为虔诚。自山下登上阶梯便双手合十祷告。

      至金龙寺前,小沙弥站在香火盒前笑眯眯的盯着来人,皆是要缴纳一笔不菲的香火费才会入寺。

      一位身形肥胖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小沙弥笑的合不拢嘴,立马喊来了主持,看着这一幕的夏希然,双眼一眯。

      一枚白晶,一千两。

      山下人家很少以方晶做交易,小沙弥认定了这年轻男子是个修士,不敢轻慢,让夏希然稍等片刻,喊来一位油光满面的和尚。

      “这位施主贵姓?”

      “喊我夏先生便是。”

      和尚点点头与,摆出一个请的手势,“夏施主里面请。”

      这肥头大耳的和尚名为法号方圆,是这大金龙寺的一等主持,全权负责这接待香客的活计。

      进了寺庙,便是山前四殿,分别供奉佛门的四位金身罗汉,而后是山中三殿,两边也是罗汉,中央位置供奉着一位慈祥面容的佛陀,夏希然认不出来。方圆向他介绍,此殿供奉乃是北方法陀佛祖,职责掌管人间爱恨情仇,权柄极大。

      夏希然在殿内抱了个拳,并未祭拜。

      和尚并不在意,对于修士的游历显得得心应手。

      年轻男子也在观察和尚,步伐沉稳,气息浑厚,并非泛泛无能之辈,怕是个境界不俗的武夫,武僧吗?夏希然喃喃道。

      那和尚像是能看清夏希然想法似的,笑道:“贫僧是院内武夫,五品武夫,施主若是有问题,大可不必拘泥。”

      “嗯?”

      “本院佛家心法,可读心的。”

      夏希然眉头一皱,有些恼怒。

      和尚解释道:“贫僧并未使用那法门,却是夏施主愁根深重,心中的话忍不住的让贫僧知道。”

      他翻了个白眼,当他傻子啊,不过这真的有读心的法门吗?

      “宁先生?”

      “有。”仅一个字后,心湖中女子便不再言语,夏希然有些惊讶。

      “夏施主口音不像是当地的,可是来大唐游历?”

      “朱明。”

      “所谓何事?”

      夏希然摇摇头,“素问大金龙寺声名,前来拜会。”

      “那贫僧便带夏施主看看比较为外人传颂的几处地当吧,夏施主请。”

      .......

      “我不做法事了,我不做了,银子都给你们,都给你们....”

      “传真,这是为何?”

      “她好像没有喝下圣水。”

      “摁住,灌!”

      笑眯眯的和尚瞧着身姿模样一绝的女子,一脸邪魅,双眼盯着女子,挪不开眼睛。

      两三个和尚将往外跑的女子摁回床榻,将桌上的液体灌进女子嘴中,女子惊慌失措的尖叫着挣扎,片刻之后,便没了动静。

      “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你便自己跳后山的崖渊!”

      “长老教训的是,下次一定....”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浑身赤裸的女子瘫倒在床上,已然没了气息,四五个和尚穿戴整齐,嘴角都带着一丝满足。

      显然是有意将女子杀死,毕竟这人发现了他们的意图。

      “滋味不错,少有这样的货色。”

      “怕是成亲没几天呢....”

      “哈哈哈,若是次次这般的女子,修行还有个什么意思....”

      “把面皮剥了,丢进崖渊....”

      方圆每经过一个寺庙,便要上前礼敬片刻,夏希然对此没有感触,觉得无趣,趁着他上前礼拜百年自顾自的往前接着走。

      香客渐少,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也消失了,却能瞧得出地面的殷实,是常常被人踩踏而成。夏希然便往前走着,忽然看到了这山路的尽头,与其说是尽头,不如说前面是一处崖壁。正要查探,便被追上来的方圆喊住。

      “夏施主请留步,前方乃是禁地,不可上前!”

      他刚要做出回应,便见到同样青灰色僧装的和尚往断崖的一侧回来,见到夏希然二人,有些错愕。

      “主持,这是?”

      和尚面不改色,“佛门之外,不得入内,夏施主还请配合一番。”

      夏希然有些惊讶,竟从那和尚身上瞧出了杀气,这算什么?客随主便,只得返回,继续跟随方圆和尚逛这大金龙寺。

      走过了一株刻满惊绝诗词的参天古树,看过了一面印满梵文的佛法高墙,方圆回答着夏希然的问题,不多时,便走完了寺庙。

      宁先生传来一句话语,让他赶紧离开寺庙。

      “快到晌午了,夏施主若不嫌弃,可在庙内吃上一顿斋饭。”

      夏希然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打算在最后问的问题,在听完宁先生的话之后也收起了念头,表示自己还有事情,日后再来拜访。

      和尚没有强留,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

      没什么异常,也并未感觉到那杀身佛陀的气息,以金色瞳眸观察,也是什么迹象都没有。

      倒是那个从方圆口中‘禁地’回来的和尚,身上倒是有好重的脂粉气,脸上也有胭脂,最令人不解的是,他看到自己为何如此的慌张?

      方圆在为他打掩护?

      掩饰什么?

      除了寺庙们,夏希然瞧见了络绎不绝的香客,大多是寻常百姓人家,手里紧紧握着些什么。夏希然摇摇头,正欲离开。

      “哎兄台,可是从庙里刚出来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衣男子拦住夏希然,模样不算俊秀,倒也不算穷凶极恶。

      “嗯,有事?”

      男人笑道:“我家娘子在庙内求子,一上午了,还没回来,兄台可见到了?”

      夏希然一愣,背后发凉,但仍然撑起一个笑容,“没有。”

      “那我便在此多等会吧,不急不急....”

      这男子,是道冤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