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三级带3p的

      常昆一进屋,老道士就在打量他。上看看下看看,眼神中渐起惊奇。

      常昆打招呼:“杨兄。”

      又对老道士郑重抱拳:“老道长。”

      前后态度略有不同。只因一照面常昆便发现这老道士个是修行的,周身有一股子淡泊的清炁若隐若现,与回道人的状态颇为相似。

      老道士起身,作了个拱手礼:“贫道郑隐,仓促来访,还望小友见谅。”

      杨高一旁道:“这位是火龙真人。在下昨日回会稽,遇葛侯...”

      他三言两语,把因果说通。原来昨天杨高自这里归去,下午回到会稽治所山阴,在城门口遇到了葛侯。

      葛侯,是叫做葛洪的关内侯,同时也是一位道士。

      火龙真人郑隐是葛洪之师。

      谈玄二字大盛于晋,葛洪既有爵位在身,又是出名的道家人士,应王家子之邀到会稽,正是为了参加三个月之后在会稽举办的诗茶盛会。

      葛洪专门在城门等杨高,把他请到家中,原来是葛洪的师父火龙真人郑隐要请他相见。

      这里郑隐道长火龙真人把话茬接下,笑道:“老道原在晋中霍山避世修行,不久前,回道人找到霍山,说有一桩要紧的事请我出马。”

      说着,他道:“小友疑惑老道这陌生人来访,只因不知回道人与老道的关系。我与回道人,有传法之缘。”

      常昆顿时恍然大悟。

      先前听葛洪之名,常昆便觉耳熟。想到道士,才恍悟是抱朴子。这位火龙真人郑隐道长果然前辈高人,连抱朴子葛洪葛仙翁和神通广大的回道人都是他的徒弟。

      常昆连忙又抱拳:“我与回道人是好友,回道人的师父便是我的长辈!前辈,先前晚辈失礼了。”

      火龙真人微微一笑:“不曾,不曾。我不说,你不知。既是不知,何来失礼。”

      各自落座,有李娥带人奉上茶水。

      “早前回道人到霍山寻我,我老而避世,本不想再见他。不料他口齿伶俐,把我诓出来,这才有此一行。”

      火龙真人捻着颌下稀疏的白胡子,含笑叹道:“小友说回道人是我徒弟,是也不是。我与他有传法之因缘,然传的不是我的法,只算得半个徒弟。姑且称亦师亦友。”

      老道士点明来见常昆,是因回道人之故。

      “原来如此。”常昆了然点头:“不知回道人是为何事,却劳烦老前辈专程一行。”

      火龙真人笑道:“确有要事,请老道代为传达一二。”

      又道:“我一路南下,先寻了徒儿葛洪,正好他在会稽。我便教他城门等候杨先生,请杨先生带老道来此。”

      葛洪十多岁时遇到火龙真人,拜在这位真人门下修道。后因尘缘未了,便拜别真人,下山出世,履足红尘。

      葛洪做过将军,打过仗平过乱,后来挂印辞官而去,隐居在家乡丹阳句容修道炼丹。

      西晋灭亡之后,衣冠南渡。司马氏移国江东,论功行赏,论到葛洪头上,给他封了个食邑五百户的关内侯,因此杨高才会称他为葛侯。

      火龙真人此次应回道人之邀再涉红尘,一路从晋中南下,直入江左。先找自家徒儿葛洪,又通过杨高来寻的常昆。

      杨高坐在旁边听的分外猎奇。自古道家的人,都神秘莫测。他分明没见过火龙真人,也与葛洪这位关内侯没有交情,却仿佛前知,早早在城门等他。

      加上常昆这等不类凡人的人物也与之相交,想必火龙真人这样的道家高士,亦非凡俗了。

      只是听着猎奇,但言语之间,并未揭露神奇。这让杨高心中略痒。

      他只当可以在旁边一直奉茶,竖起耳朵听些神妙的事,可火龙真人说了几句之后,却对他道:“老道有些事要与常小友单独说,还请杨先生回避一二。”

      杨高无奈,只得回避。

      常昆叫李娥领他去别处休息。

      没了他人在场,只常昆与火龙真人两个相对,这位老真人才说起正事。

      他正色道:“回道人见我时,说遇到一人,分外是个小怪物。把体魄修持到此世前所未见之境地,气血冲霄三十丈,血躯滚滚如烘炉,阳刚正大,凶猛暴烈。”

      “我先时还不信。”

      “今日一见,方知回道人所言,还谦虚了三分。”

      他目露奇光,啧啧赞叹:“小友这体魄,是惊天动地的成就啊。”

      常昆自别过回道人,至今已有数月。几月以来,他虽因锻体功走到尽头,没有接力的法门。但日日不忘熬炼打磨,对命窍感悟愈深,精元气血愈是如臂使指,一身罡气更见浑厚,体魄也随之有所增长。

      玉液还丹清静经虽以炼炁为主养神为辅,但居中有一个润滑调和的作用,因精炁神三者之间的紧密联系,间接对体魄亦有促进作用。

      因此常昆如今比几个月前,又强了不少。

      听火龙真人赞叹,常昆笑道:“没那么夸张,还行。”

      火龙真人失笑,道:“小友倒是个直性。”

      便道:“回道人要我代为告知:小友的肉身修持,在此世已接近极限。若要再进一步,须化一道天地之炁,结合肉身精元,炼就显化外相神罡。又予了炼就外相神神罡的窍门,教我赠给小友。”

      说着,老道士从袖中取出一张叠起来的绢帛交给常昆。

      常昆接过绢帛,打开来,是一张雪白的手绢大小的帛,方方正正。上面蝇头小字数百,密密麻麻。

      “小友可稍后细看。”火龙真人道:“此法虽非回道人教门真传,却也是他专程为小友求取合适的法门。小友须得记住,若有缘得一道天地之炁,以此法将之炼入罡气,便可成就外相神罡。”

      常昆将绢帛重新叠起来,珍而重之放在怀里,心中把回道人的好意牢牢记住,道:“前辈所言,晚辈牢记。”

      火龙真人颔首:“关于天地之炁,绢帛中自有详细叙说,老道这里就不多嘴了。还有一言:回道人说小友与一道极其神妙的天地之炁有缘,或可入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