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上不戴奶罩的主播id

      用木遁做了两个小房子,给小妲己的床上铺上了软绵绵的兽皮还有一些食物,他也不知道这一次吸收魂环需要多久。

      这是自己真正意义上获取的第一个魂环,上一个?额,献祭的不全。

      盘腿坐在旁边,打开写轮眼,用魂力引导魂环进行融合。

      这个狐狸是变异狐狸,拥有操控风的能力,虽然很弱,这让云山不由得打起了小算盘,如果自己获得了这个魂环会不会也会得到这个能力。

      万一获得了这个能力那就厉害了,风可是好东西。

      不如所料,这个变异狐狸的悬念很大,死的不明不白,自然不会让仇人这么简单的拥有自己的力量。

      魂环附带着大量的魂力不停的撞击着云山的身体。

      这次是真的草率了,他才6岁,就算是老狐狸的魂力淬炼过,又加上特殊泉水的改造,也并不足以让他吸收千年魂环。

      一会时间,云山的皮肤就在这股魂力的冲击下慢慢开裂,血液流了出来,不一会时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好痛苦!感觉全身,都要被这狂暴的能量给冲破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既然你不听话那我也只能换个办法了。

      云山咬紧牙关,一心多用,用多股魂力分化魂环的魂力,现在写轮眼关不上,他的木遁也用不出来,如果是木遁的话或许可以凭借着木遁的特性减缓这股冲击力。

      写轮眼快速转动,他终于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老狐狸献祭给自己一个十万年魂环就飘了,居然第二个魂环就敢吸收千年魂环。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既然做了,那就得做成,小妲己还在等着自己呢,一旦自己有了什么意外,那小妲己真的就没有依靠了。

      人想进步就得有目标有方向,这句话说的太对了。

      现在的云山如果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或许就真的顶不住了,但是他有想要保护的人,哪怕不是为了自己,也不能这么轻易的死去。

      坚持,坚持,守住心神,加快引导速度,一定,一定不能失败。

      在死亡的威胁下,云山在心里不停的咆哮,宣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

      随着云山不停的吸收,紫色魂环慢慢的融合进他的身体里,只能下最后一点没有进去了。

      这一点就像是堵在云山胸口的一块大石头,无论他怎么引导它就是不进来。

      “你给我进来。”云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成功,那自己就真的凉了。

      感受到云山这边的动静,小妲己急得团团转,但是云山为了它的安全,除了通风口之外,连一个出口都没有,全都是金刚木封死的,想出来只有等金刚木上面的魂力完全消失才能打破出来。

      但是小狐狸以现在的魂力是完全打不破这个段防御的,她还是个精神系的魂兽,攻击力本来就不够用,所以只能等了。

      意识渐渐模糊,云山仿佛看到了自己前世的父母,还有村长爷爷,他们正亲切和自己打招呼,让自己过来。

      “妈妈。”

      眼角不自觉的就出一滴泪水,但是马上就被魂力形成的高温给蒸发了。

      “啾啾啾,啾啾啾。”

      就在云山快要放弃的时候,小妲己的叫声就像是突破空间一样,传递到了他的耳朵里。

      “抱歉,这一次我还是不能跟你们走,我还有我的任务没有完成。”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山的手上出现了一把木刀,他对着远处用力一斩。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镜面一般破碎开来。

      斩去过往,心念通达,最后一点没有吸收的魂环也吸收了进来。

      云山的身上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势震得衣服呼呼作响,脚下一红一紫两个魂环闪耀无比。

      他成功了,打破了大师的理论,第二个魂环自己吸收,千年魂环。

      他却不知道的是,隔壁的小狐狸非常无力的趴在兽皮上,浑身魂力虚弱到了极致,如果不是胸口出那个绿色的光芒,或许已经因为消耗过大已经死去了。

      用力挥动手里的木刀,这个好像是在他吸收魂环的时候形成的,很结实,也很顺手。

      刚想站起来,突然脑袋一晕,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他的消耗太大了,身体裂开的皮肤也因为魂环吸收成功的原因正在慢慢愈合,这一次能活下来就算不错了。

      在接近星斗大森林深处的一个山洞里,一条土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如果云山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这头土龙就是自己之前困住的那个。

      站在他前面的是一条更加巨大的土龙,身体站起来遮天蔽日,无时无刻散发着恐怖的魂力。

      “确定吗,你知道,如果情报有误,你那一系都要受到什么样的惩戒。”

      能吐人言,有龙族血脉,最起码得拥有五万年修为的魂兽,此时的他心里也不再平静。

      “吼吼,吼……”这条土龙修为不够,不能说人话,只能趴在地上用龙语小声的回应着。

      听了它的话,土龙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太阳,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

      期间小土龙只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老祖宗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哪怕不是针对他的,也让他心惊胆战的。

      “下去吧,以后你就搬到这里住。”

      思虑再三,土龙让这条小土龙搬到这里住,他也算是有功了。

      至于会不会欺骗自己,这方面他很自信,龙族生来强大,哪怕只是拥有一丝龙族血脉也会比其他人要强很多。

      但是这么强大的力量也有弊端,龙族的等级制度森严,低等级的龙见到高等级的龙不论实力差距,都会产生强大的压制。

      拿正宗血脉的龙和蓝电霸王龙相比,只要对敌放出威压,这蓝电霸王龙的实力就会被压制很多,甚至失去战斗本能,这,就是血脉压制。

      更何况这个魂兽还是自己不知道多少代的后人,不可能会欺骗自己。

      “吼吼。”听了老祖宗安排,小土龙高兴的吼叫了几声,退了出去。

      “没想到啊,高傲如你,也会向人类献祭,还放心的把孩子交给他,我倒是想看看,这个人类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么托付。”

      得知消息的土龙也是心里感慨万千,没想到为了自己的孩子,老狐狸居然愿意向人类献祭都不愿意找他帮忙。

      土龙和老狐狸夫妇关系莫逆,一起经历了很多风雨,在天狐一族没有灭亡的时候,龙族和天狐一族的关系也很不错。

      当年那只公狐狸渡劫的时候他就说过,自己可以出面请求生命之湖的那位帮忙。

      但是可能以后天狐一族就要依附龙族,成为龙族的附属。

      但是骄傲的天狐并没有答应龙族提出的条件,哪怕当年天狐一族只剩下两只半的狐狸,也不愿成为他们的附属。

      最后惨死在了天罚之下,只留下了一块魂骨和一个怀有身孕的妻子。

      后来母狐狸带着出生的孩子悄悄的离开了族地,再也没有了消息,无论自己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实在不理解,自己作为土龙一族族长,族里仅仅是万年修为的族人都是几十个,超十万年修为的包括他在内的也有三个,为什么不把孩子托付给自己,反而给一个仅仅是有魂尊战力的人类,难道他还不如一个人类?

      这般想着,运转魂力把自己的提醒变得小一些,收敛魂力,产生一个差不多有万年修为的魂兽。

      他很不高兴,自己在好友心中居然这么不值得信任。

      然而就在他刚想动身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从空中间落了下来。

      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不怒自威。

      “土龙一族族长土啸,见过尊使。”

      见到来人之后,这土龙一族族长也像自己族人面对自己一样,身体匍匐在而且,恭敬的行礼。

      “我已知晓天狐的事,这见事就交给我吧,你就不要管了。”

      说完,中年人就要离开,但是土龙拦住了他。

      “尊使大人,这个小狐狸是天狐一族最后的后人,还请您……”

      “你是在担心我会伤害到他们?”不等土龙把话说完,中年男人回过头来反问道。

      “属下不敢,一切听从尊使的安排。”这下子土龙的身体压的更低了,刚才他的那句话已经算是大逆不道了。

      “本尊不会伤害他们的。”说完之后,中年男人面前出现了了一个空间通道,走进去之后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身体突然一轻,土龙知道对方已经走了,他刚才紧张坏了,对方仅仅是气息就能压的他这个十万年魂兽动弹不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