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文化>

      “不敢当,老朽白苍,原是一散修,三年前被镇守使招募,忝为副镇守使。公子叫我老白就行。”

      黎行俨恍然,虽然黎家每年都会举办升仙大会检测全郡适龄孩童,发掘有灵根者,送入阳山培养,但总有漏网之鱼错过成为散修。

      家族人手不够不能派帮手,十四叔自己招募个散修分担压力也是无可厚非的。

      “老白,十四叔去哪里了?”

      “禀报公子,数日前,下辖据点发来求援说出现魔人杀人取血修炼魔功,实力不俗,疑似有练气中期水平。属下难以匹敌,镇守使亲自出手,至今未回。这几天,据点内发生了三十几起离奇死亡案件,属下查不出原因,所以向上级据点求援。”

      白苍满脸无奈,虽然他只是个练气二层的散修,但几年来也处理了不少魔患。

      所谓魔患,往往也只是有心术不正之辈被诱惑,修炼魔族功法残害生灵。

      这种魔人,大多连练气都算不上,以白苍的实力可以轻松解决。

      但最近魔族频频出现,白苍已经难以插手。

      “哦?离奇死亡,怎么个离奇法?”

      黎行俨眉头一皱,魔族行事残暴,杀人或吸血或取魂魄或**气,行踪明显,极好辨别。

      “杀人手段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受害者被吸取魂魄而死。只不过一共三十五起命案,皆发生在封闭空间,且没有任何踪迹留下,让人无从下手。”

      “你带我去看看现场。”

      黎行俨不置可否,他始终相信有些事只要做了,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乙十三据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黎行俨和白苍走遍三十五个现场,看过三十五具尸体。

      确实如白苍所说,现场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即便是黎行俨使用天目术开了天眼也是一无所获。

      唯一的相似点在于案发地点皆在密闭空间。

      “公子,这类案件已经持续三天了,第一天死了一个人我没有在意,第二天死了五个,第三天就已经死二十多个了,今天是第四天,如果抓不出真凶,恐怕今晚至少死一百多,不出十天,乙十三号就完了。”

      白苍愁容满面。

      黎行俨笑道:“老白,不用急。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死掉的三十几人都有一个特点?”

      “死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并无共同点。”

      “不,你忽略了一个字,穷!凶手作案确实不留痕迹,但是只要发现了作案规律,并且这个凶手今晚有很大可能作案,就可以顺藤摸瓜了。”

      白苍恍然大悟。

      “公子的智慧老朽万不能及。”

      看着白苍做出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黎行俨有些无奈。

      “别拍马屁了,马上就入夜了,派人去盯着据点里穷困潦倒的百姓,但有异常,直接抓来镇守府,这种事不用我教吧?”

      镇守府的修士力量不足,但是人手却不少,黎广德养了不少武道高手,对付魔族兴许派不上用场,但是对付普通百姓倒是绰绰有余。

      白苍一声令下,整个镇守府都行动起来。

      仅仅半个时辰,就有三四十人被抓了过来。

      “搜身吧。”

      黎行俨激发了镇守府的防御阵法,泗水剑握在手中严阵以待。

      很快,一大堆杂物被搜到了一边。

      所有人都发现了怪异。

      明明是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却人手一块上好的血色玉佩。

      模样大小分毫不差。

      “我的宝贝!”

      三四十块玉佩散发着微微红光,刚刚还老老实实的百姓就红着眼睛挣扎起来。

      黎行俨当机立断,一道剑光劈向玉佩,防御阵法也自发汇聚灵力朝玉佩压制过去。

      只见玉佩迅速环绕重合,竟在瞬间合一,近乎闪现般朝外遁去让剑光和阵法之力扑了个空。

      但是提前开启的阵法之力让血玉始终无法脱离,只能依靠着非凡的速度躲避着两人一阵的攻击。

      黎行俨发现以他当前的实力竟然完全碰不到血玉,最重要的是阵法开启时间有限且消耗巨大,如果不早点将其拿下,终归会让其逃脱。

      “你们都出去。”

      黎行俨咬牙,他不是没有对付血玉的方式,只是不舍得使用。

      但是,此刻也没有办法了。

      白苍等人深知自己帮不了什么忙,慌乱地撤出了法阵。

      深吸一口气,黎行俨取出一张暗紫色符箓,激发扔出。

      符箓在空中爆开,散发一阵紫光,正在阵中疯狂乱窜的血玉被紫光照到,顿时光芒一暗,跌落到地面。

      黎行俨将其往储物袋一收,才算解决。

      紫色符箓乃是二阶下品的禁神符,它有类似沉默的效果,一旦被紫光照到,即使是筑基巅峰的修士都要被封禁一秒体内灵力。

      不要小看这一秒,想想两个修士正在斗法,一修士正在酝酿杀招,此刻你一张禁神符出,对手灵力瞬间沉寂,轻者灵力逆行经脉重创,重者当场暴毙。

      当然,禁神符的启动需要不短的时间。

      但是这不影响它的价值,如果放到市场上,挂个三千灵石,也有人抢着要。

      黎行俨心痛万分,他有三大底牌,一是父亲给的符宝,二是入境的剑道,三就是这禁神符。

      现在三大底牌只剩两样了。

      这还是当初黎行俨的爷爷在世时送他的保命之物。

      不过,看这血玉的神异,恐怕也是不俗之宝。

      这方面,黎行俨不是很懂,但是不要忘了,他的父亲就是二阶上品的炼器师。

      散去阵法,招来一个此前被控制的平民。

      “你还记得你是怎样得到那块血玉的吗?”

      被问话的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这时候还有些迷糊。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答道。

      “我记得今天午时我刚给菜浇完水,回家的路上就捡到它了,我看它应该值不少钱,就准备回家卖了。没想到刚拿到手,它能让我暴富,起初我不信,但是只是走了两步路,就见到了二两银子,回到家被告诉老房子位置好,被富商看上要花50两买下等等,好事接连不断。”

      “我就慢慢相信它了,它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黎行俨又问了几人,回答大同小异。

      看来血玉血玉要取人性命并不是没有限制,但是它竟然能让一个人的运气变好。

      这就很逆天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