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日逼的

      光宅二年正月,武太后因徐敬业之乱平,改元垂拱。平定扬州之乱,对于目下的暗流涌动的大唐来说无疑是一剂“清热解毒”的良药。

      此一战,不仅对因帝位更迭引起的暗潮起了稳定的作用,震慑了朝野之中怀有异心之徒;更是在正告天下人,她武氏可以乾纲独断治理大唐。

      徐敬业造反的时候,朝中不少臣子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内却是实打实的希望徐贼打进洛阳,行霍光之举,彻底改变牝鸡司晨的朝局。

      对于有这样想法的臣子,武太后心里是十分看不起的,在她的眼中这样的臣子与猪没有任何区别,他们也不用脑想一想,徐敬业是那种“养业子”吗?

      他打进洛阳,肯定是先废了朕这个太后,然后再次废帝,扶植一个傀儡当皇帝,然后学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举,到那个时候你们这些伺候过先帝的老臣们有几个是能活的?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徐敬业授首,他的大军翻手覆灭,这也正告天下之人,凡是反对朕摄政的,他徐敬业就是前车之鉴,朕的称制无人可以撼动。

      是以,大喜之下,武太后传下旨意,在洛阳皇宫中为有功将士庆功,并命朝中四品以上文武作陪,由以秋官尚书裴居道、右肃政大夫韦思谦并同凤阁鸾台三品负责宫宴的具体事宜。

      大唐宫宴分为三等,今日赏赐的又是有功将佐,自然是以上等品制待之,对于秦睿的这个没享受过宫宴待遇的“土包子”来说,三种宴制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上等宴的餐具全是金、玉制品。

      铛铛铛!随着金钟响起,身着华服的武太后在皇帝-李旦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群臣皆下拜行礼,武太后挥了挥手,示意群臣免礼,随后又从身旁的内宦举着的盘中,提了一杯酒。

      “今日之宴,是为庆祝扬州之乱得以平定,是以这第一杯酒朕要敬上天赐福,祖宗神灵庇佑。”,说罢,就将酒盏之内的酒水倾倒在地。

      “我天朝大军,官僚将校皆是四海英豪,士卒儿郎尽是九州豪杰,这第二杯酒,朕要敬给那些在扬州捐躯赴国难的英烈,是他们用一腔热血捍卫我大唐的江山社稷。”

      倒了第二杯酒后,武太后又端起了第三杯,随即沉声言道:“这第三杯酒,朕要敬殿内的诸位,南下的官佐是浴血奋战,宵衣旰食,在朝者供给军需粮秣,任劳任怨;你们都是都大唐的肱骨这臣,朕代朝廷、代天下万民敬你们。来来来,诸卿,饮胜!”

      殿内的群臣谢恩,胜饮之后,武太后在皇帝的搀扶下坐了下来,随即金钟又起,一百零八名身着黑色甲胄的歌姬入殿,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这就是赫赫有名的秦王破阵乐,今日的宫宴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人人都说秦王破阵乐如何了得,可这换成了娘们,让人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她们所刻意模仿的阳刚之气,给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确确实实是落了下成。

      当然了,做人做官都要会察言观色,别人都看看的津津有味,他也不好太表现出特立独行来,毕竟这人不能活成独夫,像魏征那样的孤臣,他可是不愿做的。

      赏赐武臣最具代表性的菜就要数浑羊殁忽,大伙儿吃的挺香,可秦睿却对这种油乎乎的东西避之唯恐不及,不为别的,他就吃了以后不仅倒了胃口,更是容易闹肚子。

      看秦睿不动筷子,一旁的裴绍业以为他不识货,所以仔细的讲了讲这道菜的作法:皇宫每设武勋宴,按用膳人数杀子鹅若干只;去毛,掏去内脏,将肉末和糯米饭加多种调味料调和好,填入鹅腹中。

      取羊一口,亦宰杀去毛剥皮,去掉内脏,将子鹅放入羊腹中,用线将口缝合,放在火上烤。待羊肉熟后,打开缝口,取出鹅混合食之。谓之“浑羊殁忽。”

      “裴兄,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小弟就借花献佛了,来,这道菜归你了。”,话毕,秦睿将盛着浑羊的盘子递给了裴绍业。

      相比于这道要沾着香料才堪堪入口的菜,秦睿更喜欢桌子上其他几道菜。蜜汁熊掌、光明虾炙、金银夹花、通花软牛肠、单笼金乳酥、巨胜奴等等。吃着健康不说,这滋味更是回味无穷,咱总不能像在前线一样饥不择食,什么都能对付吧!

      “利见,夏官(兵部)部照会收到没有,你的封赏定下来了吗?”,裴绍业向秦睿靠了靠,用袖子挡着低声问道。

      这种事说是秘密,其实完全是掩耳盗铃之举,当官的人多少都有些门道儿,兵部负责考功的官也不愿意得罪有功之臣,做恶人,所以对来打听信儿的也都如实相告。

      秦睿作为左鹰扬卫的长史,领宁远将军衔,官儿虽然不大,可打听点信儿的面子还是有的;裴绍业想不明白,他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劳,为什么不去问问呢!太沉得住气了吧!

      “裴兄,小弟是家中的长子,这老老小小的事都要管,而且还要兼顾营中弟兄们的吃喝拉撒,这一天到晚忙得是晕头转向,实在是无暇分身,顾不过来啊!”,话毕,秦睿举起酒杯与裴绍业碰了一下。

      虽然才离开洛阳几个月,但家中的变故确实不小,秦睿的父亲-秦玉道,这个刚刚换发仕途“第二春”的老将致仕了,当了一辈子兵,冷不丁的闲下来了就没着没落的,秦睿不得不利用闲暇的时候与老头做个伴。

      再者说,也没什么好问的,宦海浮沉,仕途荣辱,都是天子一言而决的事,即便打听出来又能怎么样,去讨价还价?还是发牢骚?贪心不足蛇吞象,当官的胃口不要太大了,也别太抻头,否则那杨修就是前车之鉴。

      哈哈......,“利见,你这不是无暇分身,分明是豁达开明之举,为兄佩服,来来来,咱们兄弟今日可要好好喝上几杯,庆祝扬州大捷,你我兄弟步步高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