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直播件排行 app

      可爱?

      木柘心里冒出无数个疑问,这老头儿真有点问题啊。

      “哈哈哈,我没得问题,倒是你啊,你是叫?”白须老者问道。

      “木柘,导师怎么了?”木柘此刻是不敢在心里自言自语了,刚才的话竟然被这全剑宗最牛的一个人听见,还是心里话,可见实力之强。

      白须老者这次只是笑笑,没有多说话,开始主持入学大典。

      直至夜晚,满天的萤火虫在天刑宗上空飞舞,如同点点的花瓣,学生们晕的晕倒的倒。

      第一次见说话这么磨磨唧唧的人,一句话要咽口水三次,中间还带歇气,入学初,谁都想给掌门一个好印象,没想到的是,除了极长的自我介绍,竟然还要公布上一级笔试获胜名单,上一级也就那么一点人,可偏偏每人都被点到了。

      更别说后来的各项宗门介绍。

      “好……好,接下来啊,我们只差最后一个事项了。”白须老者见空地上众多弟子倒地,笑得更甚。

      “孟梓师兄,你们也是这么过来的?”木柘坐在地上询问道。

      他倒是闲得瞌睡来,时不时打个哈欠,见那些笔直站着到最后扭曲不堪的人,只觉得佩服,真坚强。

      孟梓看了看四周笑笑,“没有,直接让选屋子睡觉。”

      木柘:“?!”

      木柘心惊,感情这当掌门的就搞我们这一届?

      还别说,真被木柘给猜中了,此时此刻白须老者又在心里盘算着什么。

      他清了清嗓子,嘴角时常挂着笑容,“各位,安静安静啊,作为我天刑宗的弟子,应该品学兼优,无论是道德方面还是学习方面,所以,我决定。”

      “给各位开设一扇回各家的门,自备日常用品与衣物,学院暂不发送,各位,如何啊?”

      空气突然安静,众弟子还未说话。

      白须老者又道,“当然,作为修仙宗门我们还是会有任务滴,每人发一本基础炼体功法及多种武器初步教学,明早传送门打开午时关闭,七日后再开,散了吧散了吧。”

      木柘无语。

      第一次见这么抠的学校,连做个校服的钱都没有,就连日常用品都是自己准备,这怎么想着都和小说里看的修仙世界大有不同,无论是开学仪式,还是学校老师,越想越牛,都说进一个好学校有一个好老师人生就已经站足了一半。

      眼下好老师有没有他是不知道,好学校他倒是没见到。

      大部分已经散去,木柘被孟梓拉到他那间房,基本上都是三人一间,孟梓刚好空一个床位,便让给了木柘,至于另一位,就是外冷心热的戎清。

      戎清打开门,看见木柘顿时脸都绿了,“你来作甚?”

      木柘倒也不客气,伸手握住戎清手,“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别客气。”

      戎清将手抽回来,嫌弃地甩了甩手,“你可真是够不要脸的。”

      “彼此彼此。”

      木柘进屋看了看,顿时有被惊艳到。

      这简直跟21世纪,三室一厅一厨一卫有得一拼,大厅就放得一张桌子和三块羊毛毯,摆放着一些重未见过的东西,蓝色带有白色裂纹的果子,白色裂纹发着丝丝光。

      “这是琼浆果,你们学过吧?”

      孟梓介绍道,抓了一个果子丢给木柘。

      一口下去,满是汁液,甜意瞬间充斥在嘴里,绵绵的果肉在舌尖碰撞,肚子里顿时有了一股暖意。

      “琼浆果,太好吃了。”木柘激动道。

      “真没见识。”戎清嘲笑,继续保持他的高冷,坐在羊毛垫上盘膝而坐,一道金光从头顶扩散将他包围,胸前一道雷电般的印记腾在空中,发着暗紫色的光。

      孟梓拉着木柘去他的房间,“戎清师兄不是这样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人很好的。”

      木柘没在意挥了挥手,“没事儿,不在意。”

      这么有个性还臭屁的高冷闷骚男,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虽然刚才的举动确实充分展示着他是多么low。

      “木柘师弟,这可是前年难得一见的好事儿好好把握,两日后我便也回去了,七日后见。”

      孟梓摸了摸窗台,月光打在窗纸上。

      “你要回去了?”木柘问道。

      “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孟梓震惊看着木柘。

      “什么?”

      孟梓扶额,“你以为掌门让你们回家就是去道别收拾行李的吗?”

      “两日后,是白礼节,各宗门都会放弟子回去,但是每年都会有人离奇消失,我听说璇关门弟子说是把我们放回去当诱饵,但是也会保护我们的安全,这次的行动是保密的,就是怕我们知道动了心乱了局。”

      “诱饵?”木柘看着孟梓一本正经的模样,确实不像在撒谎。

      但是这正派宗门将弟子放回去当诱饵抓背后人,怎么都不符实际,他接触这个世界也不是很深,不过此次回去肯定危险重重,保险起见,木柘还是先睡了。

      第二日,木柘已经在凌源国皇宫里待着了,喝着小茶、吃着点心且看着书。

      既然外面那么乱,那他还出去干嘛,家里待着不香吗?

      “木柘,我给你的戒指还在吗?”

      身后传来声音,木柘转身看,是皇上,“在,怎么了?”

      “你真是……”木秦天心里闷闷的,这孩子自从让他传旨让百姓揍了一顿后就不正常了,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真是丝毫不知分寸,连声父皇都不会叫。

      “怎么了?”木柘一脚将旁边的木凳蹬过去,“坐啊,这个好吃,你尝尝。”随后拿了一盘淡黄色的饼递给木秦天。

      “木柘,这个戒指你要保护好,他是你出生时就含在嘴里的,与你有一丝不可分离的魂魄联系,你母亲说它是一件空间法器但是尚未觉醒,可谓贵重别被歹徒拿了去。”

      “不就是就挂吗?懂懂懂。”

      木柘连连点头,继续吃着东西,穿越带挂,这不是很正常吗,没什么好激动的。

      小说看多了,就习惯了。

      “挂?”木秦天疑问道。

      木柘瞎编道,“就是礼物,送给天命之人的福利,小礼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