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芽依磁力链下载

      “喝!”焱大吼一声,狠狠地将手中的骨矛递入了眼前野兽的身体里。那野兽惨叫一声,背部血流如注,勉强支撑了一会后,终于摇摇晃晃的栽倒在地,眼看是不能活了。

      焱松了口气,把骨矛拔了出来,然后打了点水,准备先填饱肚子。焱一边切割着野兽,一边思索着,这几日以来,虽然自己也会时不时地撞见一些野兽,但奇怪的是,野兽的个体战斗力,居然在慢慢的变弱,而且就连钩骏这种群居生物,都已经几乎不见了踪影。

      焱对这种情况有一些判断。首先,他应该正在往森林的边缘移动,但这不是所有的原因。野兽减少的现象焱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就像······部落迁徙时的景象。

      焱皱了皱眉头,将小块的野兽肉放在火上烤了起来。如果猜测是真的,那么这附近应该也和之前一样,出现了外族的入侵。

      淡淡的肉香味传入了焱的鼻中,一番战斗下来,焱着实是有些饿了,也不顾刚烤出来的还有些烫,就往嘴里送了过去。

      焱咀嚼着嘴中的肉,望向了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峰。不管了,只要上了山,总能找到回去的路。其实他离那座山并不远,加快脚步的话,半天不到的时间也就够了。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焱自然也有相对准确的估计能力,因此加快赶路起来。

      随着不断行进,坡度开始变陡,森林也变得疏松起来。焱做为山地部落的一员,从小都是生活在山脚下的,此番上山,发现了很多自己根本没有见过的植物与景色。

      爬山并不是什么轻松活,但对于焱来说自然不是什么负担,只不过是速度有所下降罢了。焱就这样略显轻松的往上爬去,也不是很心急。

      “轰轰轰。”轻微的响声传入了焱的耳中,起初,焱并不在意,但过了一会后,觉得有些不对了,这个声音好像越来越大,并且快速的向着自己接近。

      焱微微低下了身体,稳住姿势,右手微微提起骨矛,做出战斗的姿势。难道又是腾奎?焱不太确定,也不敢大意。

      声音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甚至已经和打雷的声音相差无几了。终于,一个野兽从山体背后窜了出来,直直的向着焱的方位冲了过来。

      焱一下子就知道了,这野兽根本不是什么腾奎,因为很简单,它实在是太大了。这种野兽四肢全部伏在山体上,每次的移动都是四肢同时发力,跃起然后落下,狠狠地撞击在山石上,将其拍碎,而打雷一般的声音,也是由此而来。这种野兽的皮肤,就像龟裂的岩石,粗糙而坚硬,最为奇特的是,它竟然将每一块击碎的岩石都送进了嘴里,然后被嘴中的独齿咬碎后直接吞下,就像在进食。

      焱当然没听说过这种生物,只能更加警惕的戒备着。

      这种被后世称为崩山兽的生物,习惯以山石为食物。虽然没有用来消化除山石以外其他东西的器官,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和其他生物进行战斗。实际上,这是种十分好斗的生物,经常只是为了杀死对方而战斗。本来,如果焱直接躲起来,销声匿迹,崩山兽根本不会对他加以理睬,但焱哪里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其结果嘛······

      崩山兽瞥了一眼,发现一个不知好歹的猴子居然敢挑衅自己,在本大爷面前还不让路,简直是找死。崩山兽感觉气的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该死的小东西。

      崩山兽怒吼了一声,不再进食,直接朝焱扑了过去。焱感觉大地在疯狂的颤抖,心道:好啊,果然是朝着我来的,别以为我怕了你。也是吼了一声冲了出去。

      虽然双方都是气势如虹,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砰”的一声,崩山兽就像拍苍蝇一般将焱拍了出去,焱骨碌碌的往山下滚了下去,好半天才止住了去势。

      焱将骨矛钉在了地上,稳定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崩山兽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充满了戏谑。

      焱觉得不服气,决定不和他硬碰。他假装向崩山兽发起冲刺,崩山兽以为这个猴子还想要和自己硬杠,当然也不服气,大吼一声冲了下来,决定这次一定要把它拍成肉饼。

      就在二者将要撞在一起的那一刻,焱以左脚为重心,巧妙地转移了自己的位置,一方面,焱是早有预谋,这套动作已经在他心里不知道运算了多少遍了,另一方面,崩山兽却是毫无准备,加上身体笨重,又是从上往下冲刺,自然反应不过来。看到崩山兽敞开的后背,焱毫不犹豫的大吼一声,抬起的右手快速落下,插在了崩山兽的后背上。

      焱先是咧嘴一笑,觉得自己得手了,但下一刻就笑不出来了,只听“叮”的一声,骨矛确实扎在了崩山兽的后背上,但后续皮开肉绽,血肉横飞的场景根本没有出现,焱感到一股巨大的反冲力传来,震得右臂一震发麻。

      至于崩山兽嘛,他只是觉得眼前一花,然后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猴子就没影了,之后就听到了“叮”的一声,然后就没了。这猴子到底在干嘛,闲的没事居然还敲石头玩,这不是看不起我吗。

      崩山兽怒火中烧,觉得自己被戏弄了。好不容易止住去势,回过身来,却看到那可恶的猴子正在没命的逃跑。崩山兽怒了,耍了我还想跑,然后就追了上去。

      焱当然要跑了,这种怪物比腾奎不知道硬了多少倍,自己又不知道它的弱点。要是焱知道崩山兽的想法,肯定要哭出来,他根本不想和它打啊,这都是误会啊。

      就这样,一个很小身影在没命的跑,一个巨大的身影在没命的追,一时间显得有些滑稽。理论上来说,长时间生活在这里的崩山兽速度应该更快,但笨重的身躯使得它转弯会十分困难。焱抓住了这个问题,左突右闪,勉强还能维持均势。当然还能支撑多久,就不一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