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putuan3・cn

      因了尉迟宝环的显摆,使得裴行俭很是不痛快,公孙放不得不在毛毛躁躁完成熏竹的工作后,准备给他们教导能快速提升计算能力的计算法子。

      他还是很珍惜与裴行俭之间的友情的。

      既然决定教导了,那便把家里的弟妹都招来,还有兄长,都学一学,肯定是利好的。

      公孙潜特别跑了一趟,却只叫来了公孙亮与公孙十娘。

      公孙十娘说是三岁的娃娃,可实际的,才两岁多一点,路才走稳呢,相较于公孙八娘他们,才真的适合学一学了。

      可公孙放也知道,公孙潜是有意的,或者,公孙夫人在这方面也特别教导过,她对姨娘及庶子庶女的敌视态度是一点也不藏着掖着的,却又矛盾地让他们存活下来。

      所以,只能说她本质上是一个心地纯正之人,一应的喜好皆暴露在阳光之下。

      公孙放为有这样的阿娘而觉心安。

      “二弟,你该多歇一歇的。”

      此时此刻,公孙亮又思及要关心他的伤情了,或者,多歇一歇,所患离魂症便好了。

      可他却时常忘了公孙放是患病之人。

      “大兄,我很好……真的!”

      为了证实这一点,公孙放笑逐颜开的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再特别提醒他看他的后脑勺——包块已经消失了,紫痕在头发的遮掩下,若有若无。

      “是也不是……我已经完好无损了。”

      公孙放一脸阳光灿烂的笑。

      公孙亮看着那样的笑,思维有些混沌,还是这样的二弟好啊!可……

      “二弟,昨晚我让陈余送来的药……你喝了吗?”

      “喝了!喝了!那是大兄的心意,我岂能不喝?”

      “二弟此言差矣!难道二弟就一点也不盼着……”

      公孙亮说到这,见公孙潜与公孙十娘都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心下一惊。

      只差那么一点,他就说漏嘴了。

      “呵呵呵……”

      他伸展开大手在他们头顶胡乱揉搓几下:“走,我们进屋,认真听一听你们二哥准备教导我们什么?”

      “大兄,我已经说过了,二哥准备教导我们算学,说是算学与生活日常息息相关……”

      “是是是……看为兄这记性,即便那时如你们二哥一样被送进学堂,肯定也学不到什么学问。”

      公孙亮说完,又呵呵呵的笑了几声,万幸,他们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听他们二哥讲课……呵,有这样的求知欲,也该送入学堂,可是,进学的费用……

      公孙放率先进入中堂,想着若是把这里设置成课堂……还是算了,就我这样的,哪是当先生的料,何况,现在的我还只是一个小学生。

      显然,青竹院里所有的坐垫聚集起来,也不够现下聚在这里的人坐。

      “六弟,你站着听……我也站着。”

      “放,某也可以站着,就当练功了。”

      尉迟宝环倒是痛快,原本坐下了的他随即站了起来,裴行俭自也跟着站了起来:“放,此时的你是先生,岂能站着授课?”

      “二弟,还是为兄跑一趟,去我那边……”

      “大兄,不用如此麻烦,既然都愿意站着,那便都站着好了,反正授课所需的时间很短……或者说,根本不用特别讲解。”

      公孙放突然间觉得,只是提升他们的计算速度,他何须授课?再说了,他从哪儿着手讲解?

      “放,你不能……”

      程处弼也有着满满的求知欲啊,重任在肩的他,真不想让阿娘失望,他虽然是老程家的第三个孩子,于他阿娘而言,却是第一个孩子……可他即便用心了,也学不好怎么办?

      公孙放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放心,我这人最是讲究言出必行……那个行俭,你一手字较为漂亮……六弟,你去我睡觉的屋子里拿了纸笔……还是算了,行俭随我去我卧房里,我说你写……你们,愿意跟着就跟着,不想跟着的就……继续捣拾竹子。”

      ……轰……

      这种时候,谁愿意留在前院里捣拾竹子就是傻蛋,当然得跟着了。

      大致花费了一柱香还有多的时间,来者有份的一人手上得了一张书写着加法口诀的硬黄纸,公孙放很是爽快的放言:学习是循序渐进的,各位只要把他费尽心血总结的这一口诀记牢实了,于简单计算上,铁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后续,他还会总结出更多口诀与计算技巧来……哈哈哈……

      裴行俭一脸疑惑的望着他,公孙放望着他傻傻一笑:“我发现……我这脑袋现在有灵光乍现的时候。”

      “如此便好!”

      裴行俭欣慰一笑,公孙亮更感欣慰:“二弟,为兄还以为你要教授什么高深的学问呢?原来是这么简单……”

      “大兄,这个确实简单了一些,或者,更适合六弟一些……六弟,这上面的字你可认得?”

      公孙潜摇了摇头。

      “二哥,还有我。”

      公孙十娘凸显出自己来,仰着小脑袋,闪亮着一双期盼的眼睛:二哥,你要教我们认字哦!

      我头晕!

      “大兄,十妹妹还小,不认字便罢了,但六弟,也该有意识地学认字了。”

      “也是,那便从这些数字开始认……二弟,有劳……”

      “大兄,你也知道我现在什么情况,怕是有心,却没那个耐心……”

      “那……为兄便打今天起教他……好歹把这上面的字认全了。”

      公孙亮领着公孙潜与公孙十娘离开了青竹院,余下同窗四人,裴行俭是很快熟记了口诀,很是兴奋的道:“放,你还真是厉害耶,竟能总结出这样的口诀来……”

      “也不算什么,于你们来说,或许一点用处也没有……事实上,这一口诀主要针对的是初学者。”

      “放,你太谦虚了!”

      “呵呵呵……谦虚点好,谦虚使人进步……”

      “放,我发现,你的谈吐越来越精辟了。”

      “精辟吗?我怎么不觉得?”

      尉迟宝环与程处弼还在大声诵读口诀,在堂屋里转着圈儿缓步行走间,摇头晃脑的,声音抑扬顿挫,很是宏亮,混合在一起,仿佛把瓦片都惊动了。

      一柱香过后……

      “可记得了?”

      公孙放进来猛不丁的这么一问,尉迟宝环愣了愣,回称:“快了!”程处弼的眉头蹙了蹙,颇为苦闷的回答:“快了!”

      公孙放不觉好笑:“快了是多久?你们知道你们为啥在一定时间内记不住这么简单的口诀吗?”

      简单吗?

      某觉得一点也不简单,里面隐含着……说不来了,反正某觉得不简单,难怪……

      “放,别打扰他们,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便能记得了。”

      裴行俭已了然此前是误会了公孙放,怎么算,还是他们之间的友情更深一层,由他执笔书写口诀,一遍一遍的书写下来,他焉能不记熟,此刻,就是让他横着背,或是倒着背都没问题。

      “我只是觉得聒噪……我教你们一个法子,把你们的心静下来,全神贯注地去默记……”

      “默记?”

      两位贵公子同时迷惑的抬头。

      “对,默记。就是不出声,用心去记忆。”

      “还能这样……某试一试。”

      “某也试一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