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秋葵视频app

      文子清整天无所事事,在办公室呆着也无聊,东晃晃西晃晃,慢慢的摸清了一些地府路线,随后,范围一点一点扩大,终于被她发现了一些好去处,赌场还有商场,在商场的不远处还有公园有花有草有树有山坡,还有健身设施,这地府除了没有奶茶店,饭店和一些吃喝的门店,其他跟人间没有什么区别。

      可没有一起作伴玩乐的同伴,自己逛自己玩多少有点不得劲,于是,她决定开始社交,文子清想了半天,这地府好像没有跟她一样闲的人了,别的职位不提,就光摆渡人这个职位,好像一直都在忙,一共十八个队,而她刚来又是在最末尾的队伍,分到她的摆渡人员名单比其他队的都要少很多,其他队长和队员忙的在办公室都见不着影,每天还有值夜班的队伍。

      文子清又做了一个决定,她要体验生活,作为摆渡人有权利自由穿梭在阴阳两界,于是,文子清决定去不愿意回忆的人界逛一逛,而且也还没琢磨透自己是怎么死的,这事儿也没问过其他人,后来也就随风了,毕竟人界也没有亲人,就那么几个同学,总有一天会在地府碰到叙旧,这么想,可能有点不道德。

      文子清走出灵魂中转站,往人间的方向走去,文子清说不上现在是何种心情,当她踏进人界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久违阳光,她站在绿荫树下,抬头看着阳光透进树叶的空隙撒下来的光束,呆呆的望了许久。

      文子清收回目光,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穿过自己的身体,思绪翻涌,一股情绪涌上心头,但怎么也释放不出来,闷闷的,心头难受了好一会儿。

      原来,她这么想念人界的美好,想念人界的风雨雪,想念人界的春夏秋冬,想念人界的万物生灵,想念人界的欢声笑语与那时不时冒出来的烦心事。人还是活着舒服。

      文子清走在街道上,步子很慢,怀念了一会,整理情绪,打算好好逛一逛生前没去过的地方。

      幸运的是她正好被划分到自己生前生活的市区,不然到其他摆渡人管辖的地方还要得到批准。

      但是她发现,东西吃不了,物品买不了,在这毫无存在感,除了偶尔能碰到在摆渡的队员跟她打招呼,再也没有其他人跟她说话。

      文子清明智的选择离开商业街区,去景区看看风景什么的,即便感受不到鸟语花香,但她还是能听得见,看得见,没有感知能力她能凭借身前的经验自己想象一下氛围,还有这蓝天白云和阳光,也算是惬意。

      这是个古代园林景区,亭台楼阁,溪水假山,绝大部分的游客都在把这些景色收进自己的手机或相机。

      文子清时不时凑上去欣赏拍照的技术,有的时候靠的太近,人会下意识的摸了摸突然有了凉意的脖子。

      沿着几步不高的石阶,便来到了一座六角凉亭,文子清站在亭内,往远处眺望,随后掏出手机,打开了照相功能,选了一个还不错的角度摁下了拍照键。

      与此同时,文子清的余光撇到了在左前方的小石桥上站在一位男子,气质出众,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他拿起手中的胶片相机,朝她的方向摁下了快门。文子清没有多在意,继续逛自顾自的逛着,可邪门的是,她不管走到哪里,那名男子总在不远处。

      文子清纳闷了,走到那人跟前,故意挡着前进的路,可他一脸平静的走过,文子清又在一出拐角处,猛的冒出来,假如真能看到她,按照本能反应就算不被吓到,也会有所细微的反应,可事实是依旧没有。

      身形修长挺拔,面貌俊郎,五官高级,发型干净利落,还独自一人逛这园林,一看就很有内涵,就凭借这外在条件,文子清也没在怀疑他。

      逛了一天回到地府,尽然有点不适应,于是文子清决定隔一天玩一天,很快,文子清悠闲的玩了一个月,实在是闲得发慌,终于,文子清耐不住寂寞最终来到了神秘的办公室,问问有什么棘手的案子,不然整天游手好闲的,做这个队长太没有成就感了。

      神秘看傻子一样看着文子清,这年头热衷于工作的“热血小青年”可不多了。

      神秘:“咱现在是法制社会大多都是病死、老死、车祸什么的意外死亡,怨灵已经是珍惜物种了,没事就去研究一下你自己的队里有没有什么帅哥泡一泡。”

      结果话音刚落,手机的紧急消息来了。本已在孟氏庄的灵魂,忽然消失,被一股力量牵引出地狱。

      孟十月已经不是是第一次碰到了这么个事儿,按照以往的经验,快速禀报了阎王爷。

      在古时候,也有不怕死的人,妄想从黄泉路上把人带回去,但远不及如今这大批大批的规模。

      神秘消息刚看完,阎王爷就来了命令,派他紧急调查。

      神秘不由得佩服文子清那张嘴,向文子清竖起了大拇哥:“牛逼。”

      文子清也怪不好意思的,感觉自己是个乌鸦嘴,没事找事,本来一开始也没想着真能找出点事情做。

      “开会。”神秘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荡漾无存,果决地作出反应后,丢下这两个字,起身离开办公室。

      说实话,文子清上任十八队队长以后就没有见过其他的队长,这还第一次见面,有一丝小紧张。

      会议室内,大家收到消息都几乎第一时间赶到,以自己的身份高低快速落座。

      文子清坐在位子上快速打量在座的各位。

      一队和二队是两位美女,长的极其相像,容貌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男女通吃那一种。给人一种安静,甜美的舒适感。

      五队是个大汉,大胡子,凶神恶煞的眼神,强壮的身躯,但还是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

      十七队是个长相温文尔雅的公子,是整个十八队里,唯一一个扮相是古装的人,但它的眼神中透露着犀利目光,像是个精明的人。如果拿他跟孟十月比较的话,两人各有千秋,一个是美人如画,毫无杀伤力,而十七队长英气逼人,无形一种透露着杀伐果断。

      除了上面四人有明显的特征之外,其他都是清一色的男同胞,文子清闲了几天,压根没见过其他队长,如果不是今天这么坐着,她可能根本对不上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