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什么app看视镢

      吴诗雨不知道张小天说谎,抬起头说道:“我现在很庆幸我加入了国安局,至少我的父母能被保护起来,我没有去拯救世界的决心,也没有那个能力,我只想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外面的天空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击打在残破的天都土地之上,与未干涸的血迹交汇在一起,聚成一道血红的长蛇。

      面对灾难,每个人都有存活的权利,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去选择的条件。张小天感受着雨滴打在脸上的清凉,九月的燥热被冲散,留下的是世界的哀嚎。

      “正是我们有要保护的人,所以我们才要更好的活下去啊!”张小天仰望天空,感慨道。

      “天都保卫战,开始。”

      耳边的通讯设备里传来声音,张小天不知道是谁的,但能在全部频道里说上话,肯定是国安局的大人物。

      “张小天,迅速来A区。”

      “诗雨,速来A区。”

      张小天和吴诗雨同时得到了天都保卫战的消息以及后面各自队伍里传来的消息,意味着战况吃紧,大战即将爆发。

      张小天和吴诗雨立即上了车,全速赶往A区。

      车上,两人没有再说话,气氛有些凝重,只有雨嘀嗒嘀嗒和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路上被清理过,怪物的尸体堆在路边,一张张恐怖的怪脸,很难想象他们在变异是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张小天把两手搭在座椅上,看着窗外,问道:“你怕死吗?”

      “怕,但我更怕我死后父母会被国安局抛弃,流落街头,成为怪物的食物。”

      “国安局不会那么做的。”

      “现在它还是国安局,以后就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一直努力的活着,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经历许多生死危机,但我都活下来,就是因为我怕死,才能很难死。”

      “这话有些拗口,但是能理解,我觉得你应该相信国安局,别把国安局想的太坏。”

      张小天在国安局待的时间虽然不久,可对国安局的印象一直都是维护国家利益,拯救人民于危难的宏伟旗帜。

      “你也别把国安局想的太好,你来国安局的时间太短,更本就不了解国安局,我提醒你一下,不要过度的信任一个人,你的后背上最好留一双眼睛。”

      张小天觉得吴诗雨把国安局想的太极端了,对国安局张小天确实不是很了解,可无论是黑色梦魇的的成员,还是玫瑰女王,以及付平川,给他的感觉都很好。

      现在张小天反而觉得吴诗雨有些不正常,或者说与他见过的国安局的人相比不正常。

      “感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张小天还是记下了她的话,起码多留点心不会有错。

      “A区快到了”,吴诗雨指着东方说道。那边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空中有密密麻麻的黑点,黑点并不是静止的,张小天知道它们不是飞鸟,而是怪物。

      张小天现在严重怀疑,天空会下雨也是怪物引发的,而非正常的自然景象。想到有能改变自然天象的力量,张小天不寒而栗。

      “雨是真的雨吗?”张小天还是忍不住问道。

      吴诗雨伸出一只手张开,雨水在她手中心汇聚一小摊,吴诗雨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

      少顷,吴诗雨收回手,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这雨确实有些不正常,你仔细感受一下,我们是不是越靠近A区中心,精神力受到的影响就越大。

      我的火元素的力量在雨中被压制了一些,我估计等我们赶到战场,起码会被压制三成的实力。”

      张小天也感受了一下,和吴诗雨说的一样,怪雨不止是天象被影响那么简单,而是怪物的某种能力。

      如果国安局都被怪物影响,无疑会失去一部分的战场影响力。

      军方部队在大规模作战中无疑是最强的,小规模作战中国安局绝对算是世界上最强的战斗力。

      现在A区存活的人大都被怪物聚集了起来,解救这些人质最好的方法就是国安局的人进入内部保护人质,再向外杀出,联合军方寻找突破口救出人质。

      张小天皱眉说道:“国安局应该已经知道雨的异常,我推测A区不会有莱顿这样的强大怪物,很有可能只是一些强大的智慧型怪物。”

      “你的推测完全有可能,莱顿是我们国安局的老对手了,早已进了国安局的必杀名单,A区的智慧型怪物应该是昨天生物变异中产生的。”吴诗雨说道。

      快到中心了,张小天自己感觉到那种强烈的不适感,就是来自雨中的莫名压制力。

      天空中的黑点逐渐放大,张小天看去,那是飞禽,不过早已不是普通的鸟类,而是变异之后的怪物,它们体型变大了不少,其中最大的,最少有三米的翼展。

      世界上最大的飞禽也不过如此,但它们可不是生活在龙国。

      “张小天,你看看飞禽怪物是不是在进行某种仪式?它们飞得非常有规律。”吴诗雨突然说道。

      飞禽怪物不断在空中有规律的盘旋,张小天注意到,它们盘旋的轨迹组成了一个诡异的符文。

      闭上眼,张小天仔细想天空之中探查而去,但是由于距离太远,张小天无法感知飞禽怪物,但是张小天感受到一些雨滴之中有某种黑色粒子伴随着雨滴落下。

      顺着头顶到张小天感知的最大距离,黑色粒子的密度越来越大,其源头直指天空中的飞禽怪物。

      睁开眼,张小天指着天空的飞禽怪物说道:“它们有问题,它们像是一个法术的载体,施法者利用飞禽怪物构建一个符文法术,压制我们特殊能力者。”

      “施法者必定不是一般怪物,很有可能就是智慧型生物,”吴诗雨说道:“我们必须把这发现告诉上级,请求无人机先打下空中的飞禽。”

      “嗯,我们马上就到了,也不知道现场怎样了?”张小天担心的说道。

      按理说国安局有几个强大的精神念师,空中飞禽怪物的异状早就能被感知出来,但是不见军方的人行动,空中作战部队停留在A区中心外围,不见动静。

      张小天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无人战斗机也被干扰了,飞禽怪物怪物组成的诡异符文不仅能压制能力者,还有可能干扰信号,甚至让飞行员操控的战斗机都失去作战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