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理论片影院

      “北饶原君。”

      北原贤人闻声抬头,远方的公交站牌下,中村佑希冲他挥了挥手,穿梭人群跑ꭁ来。

      “㺸今天的北原君比以往晚了五分钟,遇ꜘ到⵪什么事情了吗?”

      北原贤人摘下耳机放进书包里,颇为晦气的说道:“路上碰到了很一个很奇怪很麻烦的人。”

      “开学这段时间学生会有不少麻烦事吧剋,以后不用刻意等我,忙你自己的⨳就行。”

      中ꦔ村佑希连连摆手,赶紧说道:“没关系的!昨晚在家都已经处理好了,耽误不着!”

      中村佑希在学生会担任会计,负责计算学生会的日常进出账,分配各个社团的经费⎈,还要预估很多祭典活动的大体预算,新学期开始正值最忙关뚸头涙,他也不想耽误人家工作,没必要天天等他一起走,但中村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于是点了点头,叫上中村一起同行。

      タ 说起来⋪,认识中村佑希完全是场意外。

      据中村所说,才上高中那会,有个家伙经常嘲笑戏弄中村是个娘娘腔,是他为中村出头弤,暴揍了那个家伙好几次,所以中村一直⽔感激在心。

      实际上嘛,曾经的那个自己,早就把中村给忘了폿,当初帮中村出头打架的初衷,也绝顰不是出于见义勇为之类的高尚情操,纯粹是酒后心里不爽,正好看那个家伙不顺眼,想故意找事打架罢了,完全不是中村想象中那样。

      虽说是个误会,但最近相处下来,中村佑希性格比较安静,待人和善,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的麻烦类型,他还挺认中村佑希当朋友。뉂 龗

      䁡 中村佑希双手拎着学生皮包,安静的陪在北原贤人身边,他不时侧过头,望向北原君的侧脸,聆听他发出的轻柔通透的共鸣声,心里感慨道:“无时无刻都在练声的北原君,真的很努力啊。”ွ

      攅之前听北原君解释过一次,他平常在练习一种叫做“混声”的发声技巧。

      有뱒时候还能听㺌到像是婴儿啼哭一般的凝实声音,北原君说那是“咽音”,不仅能开发音⅃域,还能治疗和修复损伤的声带,还说咽音是有上进心的歌手,才会努力练习的一种声乐训练。

      虽然完全听不懂,但他觉得挺厉害的,之前在家里模仿过一次,可要么根本不会发声굵,要么发出来音色难听极了,完全不是北原君那种具有视听美感的声音。

      只是中村佑⎲希很不理¢解,北原禡君成绩优秀,运动能力很好,为人正态,长得也很帅,各方面都可以说非常优秀,質只要他愿意,百分百能成为班级圈子里的Ṅ核贄心,然而就냊是性格太孤僻了,他从没见过北原君像其他男生一⹫样,三三两两凑一块享受青春。

      正是因为这点,还有那份感激心,所以每天都会等候北原君一起上下学——否则蠕总是一个人行动,北原君会遭人背后说闲话的!

      两人抵达学校,中村佑希告了个歉,匆匆跑뢤去了学生会。ᰥ

      九点零五分才上第㬠一节课,现在时间还早,北原贤人没去教室,一边在校园闲逛一边练声。

      偶尔有路过的同学,会诧异的看向Ά他,但也有少数路过的艺术生同学ꂇ,先是表情惎一愣,接着投来敬佩的目光。

      縯一大早不睡懒觉,不赶作业,不谈恋爱,也不看晨间剧,反而早早跑到学校练声,是个狠人。

      北原贤人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他脸皮厚着몃呢,练声又不丢人,而且只要加上节奏和音高,那跟哼歌也没什么区别。

      他正走着,眼光一瞥,注意到身后有道女生的影子,快步超了上来,还没等他回过头,猝不及防就遭受袭击。

      北原贤人只觉䣈得自己后衣领一下子被人拽住,紧接着,一只白皙却十分有力的手,牢牢扣住了ﰶ他的肩膀,旋即传来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如被五指山一般紧紧压住,令他动弹不得。

      “你ᷱ哼的歌《花非花》,用的是半声唱法......你是音乐艺术亯生?”桬

      餢北原贤人扭回头,映入眼帘的晛是䅻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生,也不知道个人风格还是懒得打理,没有繭梳理的丒头ꯀ发看起来很乱。 揀

      她身高远超一般傶女生,身材也不像寻常女生那般瘦弱,上半身校脝服被两座山峰高高顶起,紧紧绷住的扣子看起来危在旦夕,浑뾠圆紧实的双腿没穿丝袜,坦荡ꐜ荡的露出一双明晃晃大白腿。

      只是不知为什么,女生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似乎很意外的样子。

      北原贤人压抑住怒火,心骂这人有긼病吧,就不能好好打个招呼,突然拉잁别人衣领子是什么意思。䝫

      셲怎么今天尽碰上倒霉事!

      北原贤人语气不太好,冲她质问道:“你找我有事?”

      “你不认䥑识我?”女生看他的眼神更奇ẋ怪了,还有点诧异。

      难道我应该认识你?

      你在学校很出名෢吗?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北原贤人盯着她看了会,“学生会书记?我记得校规里应该没有不允许校内练⾨声这一条흞吧。”

      高二的开学典礼,她登上过主席台演讲,北原贤人还有点印象。

      名字叫.㹒.....栗山瑞穗来着?比他大一级,高三的前辈。

      栗山瑞穗眼神失望了一瞬间,迅速揭过这个话题。

      “算了,你居然是音乐艺术生。”

      “不是。”

      “不是?”栗山瑞穗微微蹙下眉,反问道:“喂,你刚才쵲唱的是《花非花》吧,这首歌不是日本的声乐뺹教学曲,耢很多声乐老师都没听说过,你从哪学的?”

      淦“而且你用的还是半声๺唱法,难᳗道不是艺术生?”

      䊻 北原贤人表情慢慢认真起来,《花非花》当然不是日本歌,而是在华夏地区的声乐教学里,常用的一首经典턠练声曲目。

      ܶ但用的倒不是什么半声唱法,而是通俗音乐体系中,混声概念里的“弱混声”技巧。

      不过两者也没什么差别,半声和弱混声,就像桔子和橘子,异名同物。

      那种柔若云雾,空灵缥缈,且끒虚而不散的轻柔细腻声音,在流行音乐体系里称之蚄为弱混声、弱声,而在古典缄美声体系里叫做半声。

      佬춚北原贤人再一次认真的纠韫正鸂道:“我只是个묩普通班的普通学生。”

      㡎 “算了,那些也不重要,”栗山瑞穗也没松手,生怕北原贤ᾶ人会跑了一般。

      “我组了一个乐队,打算参加一场比赛,你要不要来?冠军奖金三百万円,我的那份不要,可以챫全部让给你。”

      北原贤人怔了下,这么开门见山的吗?

      歲不过他倒挺中意对方有话直说的땡爽快劲,就当展现下男士的气度,也懒得再追责她刚才的无礼,问道:“朝日电视台举办的《明日乐队》?”

      “你知道?那就好,省的我再解释。”

      北原贤人颪瞥了眼周围,发现操场上很多同学都在悄悄朝这边看,“可以先放驀开我,换个地方再谈吗。”

      栗山笟瑞벻穗扫去一眼,终于意识到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她点点头,䠄松开皥北原贤人猏的肩膀。

      “行玴,你跟我来。淞”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