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固定电话费

      萧远和钟白这两个人,年轻,有魄力,在某种决断上黺,只要认为有机会,他们都是那种⦦敢拼的角色。

      当天晚上,二黿人秘密调兵出玉阳,伏于帝⤨都之外。

      到了第二天上午,钟白是身穿龙袍,头戴皇冠,双手Ⰹ被粗绳缚于身后,由彭双和嫖梁原押送,萧远则是一身县令官服,走在最前面。

      他们只四人齝,就那么趲走到了城关外,此蹨时皇城已被吴渊蓕占领,城墙上,到处都是头缠布巾,手持长矛的叛军。

      没等四人辂靠前,一支利箭已劲射而来,钉在了前面的地上ꞑ:“来人止步!”

      萧远站在最前面,彭双和梁原充当他的随从,听闻喝声之后,他仰头高喊道:

      “我乃玉阳县令魏方ﯴ,今日前来,特将天子献于吴渊将军,烦劳通报一声!”

      什么!?听到这话,城낙头上的叛军们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再见萧远身后被捆缚的那人,不正是쬋身穿龙袍,头戴皇冠吗!

      如此情况,叛军可没敢耽搁,立即就有人说道:“快!去禀报将军!”

      此时此刻,吴渊并不在皇宫,而是正准备集结人马,前去进攻玉阳,听闻这个消息之后,他也是吃了一惊,继而丝毫没有挾耽搁,快步走上了城头。

      到了城头之萑后,他先是探出半个身子,仔细瞧了瞧,接着大声ሔ问道:“城下可是魏大人?”

      玉阳县令确实名ᒈ叫魏方,萧远毫不慌张的回道:“正是下官ឃ。”

      他自称下官,ﮐ吴渊闻言,再次问道:“魏大人意欲何为?”

      “将军举兵쫁起义,乃顺应天⣱道!今天子南逃,入我玉阳,流下官自知,绝非将军对手,若再不请降,必遭将军攻伐,因쓄此,特献天子于将军,以柙表忠心!”萧远顺口胡诌。

      可这话,听在吴渊耳朵里,那可ꪴ真是太好听鹌了!

      他还刚准锑备率兵前往玉阳呢,没想到其县令却这时候来请降了!

      兴奋之下,他亦是忍不住问道:“魏大人是禈说,那……那人是天子!?”

      “正是!”萧远答道。

      哎呀!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吴渊惊喜连连,可还没等他说话,萧远已是再ꄦ次说道:

      “为表下ẙ官㉖忠心,今日不仅献上天子,更有帝国㷙玉玺在此!以将军之才能,捉拿天子之后,加上传国玉玺,必能成就一番大业!”

      “什……什么!簞?帝国玉玺!?”吴渊瞪大了眼睛,吃惊之下,他也当即催促道:“快!快献上来!”

      ┅玉玺的魅力,ଛ不亚于天子,在当时的时代,以吴渊叛贼的赁心思,他是无法抵挡这个诱惑的。

      他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可有旁观者清,其狗头军师见状,连忙劝道:“将军,小心有诈漋啊。”

      Ꙧ “哎?”哪知吴渊是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褮“对方只四人,ᥓ何⿎来有诈?玉阳县令定是畏惧我军,这才前来献降,否则,玉玺又怎么꥔可能在他身上,这只能说,鄪他是擒获了天子。匙其真心献降,也是肯定的,不然岂敢孤身来此。”

      以现场局势来看,他的话说的不无道理,萧远也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心理,军师闻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而在吴渊的命令下,此时城门半开,已敉有小卒快步跑了出来。 뷴

      接着,萧远献上帝国玉玺。

      等玉玺被送到吴渊手毩上的时候,后者微微颤抖着接过,然后在手里小心翼翼쫍的观摩了起来,同时激动的说道:퉪“玉잚玺……玉玺啊!先生,这真的是传国玉玺啊……”

      “这……”军师也狠狠咽了口唾沫。

      吴渊捧着玉玺,那是在手里不住翻转,观哰摩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回过神来,继而连忙冲着手下怤吩咐道:“快!迎魏大人入城!”

      说着话,他更是三步并两步的ꟴ走下了城头。

      不多时,맘城门大开,身后的彭双立即狠狠推了钟白一把:“快⇬走!”

      ʣ被这一推,钟白ᱰ一个踉跄,嘴里也开始大叫道:“叛贼!你们这帮叛贼!朕要诛你们九族——Ƹ”

      “哈哈哈哈——”听着他的叫喊,吴渊那是仰面而笑,等四ſt人进城之后,他也迎了上来✨,冲萧远说道:

      “쁹魏大人既然肯瑳效忠于我,那我吴渊,嗎必当不会亏待于你!你这个功劳,无꺜人能比啊!”

      “呵呵,将军言重了,良禽择木而栖嘛。”萧远应付了一句。뾤

      “魏大人说狍的好啊……”

      吴渊不过一叛贼,他怎么可能见过碁天子,又哪里认得真正的玉阳县令。

      这时候,他᎞也开始玩味的上下打量起钟白来,同时说道:“天子啊天子,你也有今天……”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萧远四人뜱已不䑙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接着齐齐而动!

      “你二人守住城门!”一声喊묒喝,萧远战剑댵出鞘,转瞬之间,已攻向了吴渊。

      原本被束缚双手的钟白亦是欺身上前겯,直接绕到了吴渊身后,手腕一ꅢ抖攷,已利剑在手。

      彭双则䎍是大喝一声,手中长刀横扫之下,左侧守城士卒뽊顿时惨嚎姫倒飞,撞击城门,鲜血喷洒。

      梁原那边亦是如此,右侧守城叛军在他迅速出手下,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已身首异处。

      规这之间,说来话长,实则都发生在一瞬间。 톎

      如此变故,吴渊先是惊叫了一声,接着就是慌乱的大喊道:“来人!快来人——”

      他话音刚落,萧远剑锋已到,他的功夫,不同现在的古武,嬪而是一身杀人技,讲究一击毙命,快如闪电,凌厉又凶狠。

      剑惟锋ᓉ擦着吴渊的脖颈而过,带起一丝血痕,这还亏得他反应够快。 ӄ

      作为叛军首领,他磌手中的功夫其实是不赖的,可在猝不及防之下,面对萧䯦远与钟白的合力抢攻,他哪里又有一丝还手之力ᇟ。

      顷刻之间,已身中数剑。

      钟白世出名门,又喜交江湖侠客,他的身手,更是毋庸置疑,不仅身法超绝,剑在他手中,亦是如同活了一般,刁钻又诡异,令人防不胜防。

      与此同时,大地似乎开始震动,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由远而近㿿。

      一队骑兵,正风驰电掣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