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口h全彩无遮挡2b

      秋风萧瑟,吹拂落道旁的树叶沙沙而落,天时也有些昏暗。

      謖 赶车的王老头是王낔安石从临川带出来的家人,一直随侍在王安石的身边,他有些冷,所以抱着双臂撳靠在马车上。

      援王安石比他小十岁左右,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徘爷,在他的眼里看着有点孏痴性,时常让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就像现在,天气这么冷,他就一个人呆呆站在路口一动不动已经小半时辰了。

      不过王老头也没敢上去打扰,等他想明白了自然就会动起来。

      果然倖过了一会之后,王安石终于抬头,看到他之后展颜一笑钐走过来。

      “走吧,回家。”王安石上车说道。

      偵“好㧷嘞,老爷。”王㤭老头开心ፂ地喊道,然ꥣ后轻轻掸了掸驽马的㩌屁股,驽马努力的启动,马车吱呀吱呀的跑动起来。

      “阿福ꇧ,你还记得咱们老家的那个仲永吗?”

      王安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王ꬴ老头点点头大声道:“你说的是那个方家村的神童吧?”

      王安石点点弘头道:“对,就是隔壁村的那个方仲永。”

      王老头拉了拉缰绳⟐,让驽马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向,有些疑惑道:“老爷你问这个干嘛?”雘

      王安石道◣:“今天我又遇到神童了。”

      王老头笑道:“您说的是欧阳大人家的幺儿吧,最近我经常听到곭他的消息,大家都在说呢。”ᓨ

      王安石心中一动:“是吗,那你说一说,我听听。”

      王老头点点头道:“好啊,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咱们回到这京圦城时间毕竟也不长,不过好在这欧阳家也没有回来多久。”

      王安石点点头。

      “我是听隔壁李大人家的门子说的,欧阳大人家的这个小儿子,今年才八岁左右,其实在中秋的词作出来之前,ⶲ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欧阳修的儿子。

      他时常带着一个美婢,在相国寺附近晃悠,后来又专程跑뗳张家酒楼,附近的人都知道他和张家酒楼的老板是亲戚,但不知道是欧阳家的孩子。

      说来也是奇怪,张家酒楼之前并不会炒菜,炒菜秘方只有一个八仙河楼才有,咱ﯕ大宋也就此一家,但不知怎么的了,张家方酒寠楼就突然推出了炒菜,然后一炮而红,现在也成为顶级的酒楼了。˝

      䦳 ︌这个事᳡情很是蹊跷,张家酒텤楼的炒菜花样多味道好,比柏八仙楼还要做得精细,这就不可能是从八뉁仙楼那里偷学来的,只能是张家酒楼自己⡇得到的秘方。

      那这秘方是从哪里来,⽙人们议论纷纷,但并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唯一的可疑之处就ஏ是欧阳家小少爷恰好就是那个时间段时常出现在张家酒楼的。”

      王安石点点头,这是虽然蹊跷,但也没有什么好值涴得关注,无非就是从某处得到的做菜的䞄秘方,然后给到张家酒楼依样照葫芦椧做出就可以了,也跷不算什么。

      “嗯,其他的呢?”

      鍈 王老头一听就知道老爷对这个事情不感兴趣了,赶紧换一个:“还有另外一个事情就是,最近汴京出现了一뱄个叫冰室的店铺拻,是专门做奶茶的,据说和这欧阳家촵公子有些关系。”

      天色暗了下来,王老头注意路面㫤,后面的王安石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但他却敏感的感觉到自家老爷似乎挺感兴趣,因此受到了鼓뢋励一般的继续说道。

      “其实所谓䥛冰室就是一个奶茶店,就是用牛奶和茶水混텃合起来,然后里面似乎加了很多的干果,据说非ወ常好吃,不过我是没吃过,因为那个玩意很贵,一杯就要五百文욝……”

      “五怹百文?”王安石咀嚼了一下这个信息,他不是书呆子,相反他䅐的实务上极强,他在地方待过,对民情知道很清楚,所以他裨知道五百文意味着什么。

      “辍据说这冰室的奶茶非熧常受欢迎,有很多女孩子都会去派队购买,至于为什么受欢棟迎,就其实李大人家的门子也䧖说不遗清楚,就说那东西好喝,‡堪比什么琼浆玉液什┿么的。

      媭不过这些倒也没有什么,冰奶茶对鼵于一些大户人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就是有点很ᕁ奇怪,他们的冰块好像源源不绝,怎么也用不完似的,大夏天的,他们ỵ哪里来那么多冰块?” 

      王安石耐着性子倾听,点头道:“这家冰室庨和欧阳辩有关系?”

      ﯔ王老头哈的一声:“对,这事很少人知道,不过那门子恰好和这实际经营冰室的掌柜是打小的邻居,他对这事情知道得很清叆楚。

      据说冰室参与人有三人,一个是张봯家酒楼的老⛻板,一个是他这个邻居,最后一个就是欧阳家的小公子了,而且是以欧阳家小公子为主。

      廠 他这个邻居是个房支牙,后来被欧阳小公子看上,就拉他来做掌柜,据说现在发大财了!”

      王老头颇为羡慕。

      王安石默默地咀嚼这个信息,具床体的细节不清楚ꆇ,但可以推断出一些东西。

      쓤 欧阳家ꡤ今天他去过了,他还有点诧异欧阳家的宽敞,里面的摆设也都还算不错,说明家里也算是颇为宽裕。

      这官员的收入大家都心知肚明,绝对是摆不出那个场面的,除非贪এ污受贿,但欧阳修这个人怓虽然浪,但没塖有谁认为他会贪污,这个人品格上是值得信任的。

      那欧阳家必定灣有其他的收入。

      如畑果是今天之前,他知道欧阳辩在外面投资做生意,他一定会认为是欧阳修指使的,但现在却很笃定就是欧阳辩自己搞릂出来的名堂。

      谤 欧阳修说他这个幺儿喜欢玩,没钱不是玩不了,但没钱的娃只能撒尿和泥玩,而不是玩一套虒看起来就值百贯的茶具,以及ᷮ一两就顶欧阳修一个月薪俸的茶叶。

      这就让人很吃惊了。

      如果是一般的读书人,葉肯定会鄙夷欧阳辩,因为读书人鄙夷商人,这是世面的通行观念,虽然宋朝是商业气氛最好的朝代,但也有一定程度的鄙夷。

      但王安쭪石不会。

       뚻 嶸王安石Ử心怀的是天下,他更看重的经世济用的能力,读书厉害的人他见得多,但读书厉害干实务也厉害的人却不多,在他肇眼里看⍊来,也런就只有一个人让他佩服,那就是范仲淹。

      “走,我们去冰室看看。”王꥓安石跺了跺马车。

      王老头回头问道:“去哪一家?离我们最近的是大相国寺这一家。”

      王安石诧异道:“有很多家?”

      王老头大声道:“对,十ۧ几家,据说是什么连锁店。”

      王安石道:“好,那就去大相国喟寺。”

      反正闲着也༑是闲뻐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