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兽

      杜老爷子抽搐得越来越厉害,嘴角䞺的白沫中竟然有了血丝。莱月精这下也急了,红着眼睛说道:“习神医,快点救救我伯父,他快不行了,你一定要治好他!”这次治病,直接关系到他一生的幸福,要是救不好,那他和靈杜心悦就没戏了。

      习惯哭丧着一张老脸,双手一摊,无奈说道:“杜老爷子的病太复杂了,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抱歉。

      ”想当年,习惯ᔲ凭着聚阳针法,在中医圈子里名声大噪。葵可以说때,这套针法是他的压箱底本事了,可等他施完聚阳针后,杜老爷子非但没有好,反而病还加重了,让他生出了一阵挫败感。

      正当人们急的没有办法的时候,费大通从怀里앫掏出픥祖传银针袋,往病床上一放,大声道:“让开,让我来!”见费大通要施针,众人赶快退到后面,给他腾出地方。刚才习神בֿ医装比失败,不仅没有治好老爷子,还加重了他的病情,让众人很失望。

       䖖所以,费大通治好杜老爷子最后的希望,如果他也治不好,杜老爷子只有等死꿏了。见他迅速拔掉了习神医的九根银针,然后双手飞一般的给沈老爷子施针。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施针嘬,费大通非常谨慎,足足用了一个小时,这才施完针。

      费大通施针的时候,习惯一直在一边看എ着。他以为费大通只是装腔作势,没想到费大通施针又快又稳,甚至比他这位京城名医还要好。针灸做完以后,杜老爷子终于不繀再抽搐,嘴巴也쀐不往外吐棙白沫。不一会儿,只见杜老爷子的头顶,突然冒出了白气,就像在练神功一样。

      ⤝ 㤡“这是针灸烧山火?”习神医对烧山火针法并不陌生,这是比较常用的针灸术。可关键在于这套针法非常复杂,采用三进一¸退的方鞨式,并结合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一般的烧山火,只会ᱝ让病巐人感觉到㏄浑身暖热,就像有一股暖流在体内运行。

      可费大通的烧山火,直接把杜老爷子体内寒气逼了出来,这无疑是最高的境界,习惯自叹不如。“年轻人,你赢了,我习某甘拜下风。还有,我收回之前的话,给你外公说声对不起。”

      咡费大通淡然说道:“习老医生,我替外公收下你的道歉。不过,我并不觉得我的医术比你高明多少办,学医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争强好젤胜,这是ᄢ我外公告诉我的话。”听见费大通这藱么뻬说,习惯是ﳾ真的服气了。

      能说出숺这种话来,费大通的外公肯定不是什么乡下野郎中,而是真正的隐士高人。“习神医,你身为京城名医,却连椞一个毛头小子都赢不了,真是费物”,莱月쀖精见习神医主动服输,非常愤怒。

      “淁莱月精,之前我们可是打过赌的,如果你输了的话,以后就不再踏入我杜家庄园一步,现在你该履行诺㑿言,从这里滚出去了吧。”杜心悦丨不客气地说道。莱月精自知理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忽然,Õ他眼珠子一转,狡辩道:“伯父现在还没醒过来,那就说明我还没输,如果阯你请来的这位神医ㆀ真有本事,那就让伯父醒过来。只要伯父歛醒过来,别说让我ā走出去了,就算让我爬出去,我都愿意。”

      “好,一言为定?”“一言为定!”杜心悦回头对㊃费大通命令道:“姓费的,你赶快把我父亲治好,让他醒过来,否则我让你好看!”费大通一阵无语,这个杜家大小姐性格还真是霸道,明明是ꧾ有求于他,竟然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在这里对他指手画脚。ᓕ

      ᎟“对不起,我累了,明天再施针杢吧。”说完,费大通打了个哈欠,一副懒散的姿态,很明显不想再继续施针컠。见费大通这样,杜心悦就急了,指着他喊道:“费大積通,你只是个小小实习生而已,今天我把你请到杜家庄园来,已经非常给你面子了,你别不知道好歹。”

      ꙡ 杜心悦的Ꟙ语气非常强势,十足的大小姐脾᰹气,连孙管家都不禁皱了皱眉头。费大通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又打了个哈欠,淡淡回道:“对,是我不知道퀎好歹䠁,你们杜家我高不可攀,我拮走还不行?”

      说完,费大通抬腿就向门口走去。“慢着!”杜心悦一下子软了,站起来说道:“费大通,你究竟想怎么样?”“我说过了,我累了,明天施针。”费大通知道,杜心悦做惯了大小姐鹈,又是杜氏集团的董事长,平时目中无人,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她摆布。可是,他费大通偏偏不吃这一套。

      做人可以穷,可以忍,但是不可没有骨气。再说,釀他堂堂七尺男蛵儿,又不欠杜家的,凭什么让这个봹女人随意摆布?杜心悦沉思了一会,转身对孙管家说道:“孙管家,给费大通安排一间客房,再给他准备一桌饭菜,一定要好好招待。”

      “悦⯶悦,那我呢?能不能也给我安排一间客房?我不需要饭菜,到时候,我直接在五星饭店订菜就行。”莱月精听到费大通要留宿꿹杜家庄园,不由得醋意大发。

      杜心悦直接瞪了他一偵眼,冷声喊道:“滚蛋!”费大通并没有摆架子,他刚上完夜班,又接连施了两次针灸,此时他非常累,如果继续给杜老爷子施针,很可能会出现ꨁ意外。

      俗话说翶,一鼓作气,芗二而衰,三而竭,费大通宁可得罪杜心悦,也不想拿杜老爷子的生命开玩笑。隹孙管家领着费大通走出房间,莱月精和习神医紧接着也跟了出来。

      不过,费大通是被请出来的,而莱月精却是被杜心悦给赶出来的。“小白脸,别以为你显摆几手针灸,就能俘获悦悦的芳心,我告诉你,在HF市,除了我莱月精,谁也配不上悦悦”

      莱죤月精看到费洝大通,就纳气大不打垚一处来젵,此时拦在费大通䘗的身前,态度十分傲慢。看见他这个样子,费大通只是轻蔑的笑了笑,并没有搭理他。费大通近一米八的个子,身迲材匀称挺拔,再加上那张清秀的面容,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볼

      如瞒果在古代,费大通穿上一身青衫,再₮拿上一把折扇,绝对算得上翩翩公子哥儿。可如今这个时代,长得帅并不能当饭吃,没钱没背景,只能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莱月精却跟费大通正好相反,他爸是HF市的副市长,母亲ㄏ是公司高层,可以说是有钱有背景,从小㬙就锦衣玉食,可偏偏长相一般,个子还矮。

      所以頼,莱月精从小到大,最讨厌长得比他高,比他帅的男人。此时,他见费大通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不由得动了真怒。“喂,小白脸,你笑什么笑?”

      费大通冷哼添一声,说道:“我笑你连小白脸都不如,仗着家里有点背景,就目中无人,实际上只是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半䦸点本事都没有!”“你……你”。菜月精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指着费大撰通的鼻子,气得浑身发抖。

      孙管家赶紧做和事老,挡在两人中间,劝道:“莱少爷,这次您和习神医虽然没帮上忙켏,但我还是代表杜家,给你们说声谢谢。不过,费神医是大小姐亲自确请来的,希望你能给大小姐和杜家一个面子,不要太为难他。”

      “好ꂇ,既然孙管家挒这么说了,鯒我就䖗给悦悦一个面子,不在杜家庄园里跟他一般见识。”“不过”莱月精接着补充道,“等他出了杜家庄园,那就ݕ不好说了,毕竟外面坏人那么多,如果伤到了筋骨,那可就怪不姘得我了,哈哈。”这句话,很脏明显是在威胁费大通,可费大通一点都没有畏惧。

      他相信⥫这是一个讲法律的年代,哪怕莱月精背景在通天,在法律面禝前依依然不敢胡作非为䎝。“哼,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白日做梦!”莱月精说完,带着习神医傲慢离开杜家庄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