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的视频官网二维码下载

      历法2054年8月23日,6:30。

      齐开迷迷糊糊坐起身,揉了揉几个月没有打理,已经乱成鸟窝的头发,打了个哈欠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站直身体,齐开拉开房间的窗帘,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推开窗户,迎面呼吸了一口新鲜的海风,感觉残留的困意一瞬间全都消散了。

      “提督,您醒了么?”刚刚活动开身体,房门就传来的扣响。齐开低头看了眼手上的表,6:35,一分不差。

      “嗯,进来吧。”齐开点了点头,之后一身正装西服的阿尔及利亚就垂首走了进来。

      齐开从阿尔及利亚手上接过柔软舒适的毛巾,随意的披在肩上就走进了他卧室里的浴室,开始洗漱并整理仪容:“今天的安排已经出来了吗?”

      “已经整理好了提督。”阿尔及利亚看着手中的表格:“今天的工作要比昨天繁琐一些。”

      “嗯,知道了。”浴室之中齐开瓮声瓮气的回答道,随后就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走了出来:“走吧。”

      离开了齐开居住的二层小楼,在齐开面前的就是一个崭新的操场。

      不同于人类港区需要雇佣大量的工人进行施工,齐开这里有数量极为庞大的低级工人,并且与人类工人相比不仅不用支付给他们报酬,而且他们还会任劳任怨24小时不间断的进行工作。

      所以,在有了彼得提供的一些基础材料之后,檀香山港区的基础设施几乎很快就被收拾了出来,而齐开眼前的这个操场就是其中之一。

      6:45,收拾穿戴整齐的齐开在操场边缘开始活动身体,然后开始每天的晨跑。

      这原本是齐开在学校时养成的习惯,只是那个时候是全学校学生一切的晨跑,现在只有齐开一个人。

      只不过说只有齐开一个人这话即准确又不准确,因为不算齐开这个变异人的话,其他几个确实都不能算是人。

      “芜湖提督,早上好!”大青花鱼坐着自己的蚌壳在橡胶跑道上超低空飞行着:“我又来陪你锻炼了。”

      齐开为了保持跑步的呼吸节奏,实在不想搭理这个臭小鬼。在齐开开始晨跑的第三天,这个讨人厌的小家伙就出现了。之后每天她都会一边用一面贝壳遮光,一边用一面贝壳驮着自己尾随齐开,嘴里还不停的说着风凉话,最后美其名曰“陪练。”

      齐开忍了很久,最后决定等下回头和萨拉托加商讨一下关于大青花鱼门禁的话题。

      不过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提督,早上好!骑士雪风报道!”活泼的雪风也一蹦一跳的在齐开身边出现,跟着一同出现的还有夕立。

      夕立这个小丫头齐开的印象不深,只知道原本她一直是翔鹤的跟屁虫一样的存在。但是在见到齐开,到了港区之后这个样子才开始好转。似乎比起翔鹤,夕立更愿意呆在雪风的身边。只是夕立这丫头在齐开看来属实有些脑袋不灵光,几乎雪风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怪不得当初齐开刚见到雪风时,雪风会说夕立才会去啃树枝。

      而逐渐地,随着齐开离开住所开始活动,整个港区也慢慢开始散发活力。港区中不多的舰娘开始三三两两在齐开身边聚拢,虽然有些因为身上有齐开布置的任务没有出现,但是没有任务的基本都会在这个时候在操场上露一面。

      齐开看着身边渐渐多起来的舰娘,看着操场中心,默默修饰草坪的那些低级黑海,忽然感觉这和自己以前预想中的港区实际差别并不大,除了没有整天激烈的战斗之外,一切仿佛都和齐开预想中的差不多。

      7:15,齐开渐渐放缓脚步,在慢走了两圈之后接过操场边缘萨拉托加递来的毛巾和水:“昨天晚上派出去挖矿的回来了吗?”

      “最后一队刚刚回港。”萨拉托加微笑地回答道:“现在正在进行交接工作,之后会短暂入渠修整,最迟应该在今天16时修整完毕,可以继续外出执勤。”

      齐开点了点头,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刚开始还能和齐开一起妆模作样的跑步的舰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开始玩闹了起来。雪风和夕立凑在一起,两小只头挨头,似乎再商量什么事情,不过看那架势齐开估计是雪风在骗夕立吃蚯蚓。

      大青花鱼则好像惹哭了亚特兰大级的圣地亚哥,被其余三艘亚特兰大围追堵截,而在她们身后则是疯狂追赶,想要要回被抢走当做武器使用的工具的低级黑海,一群人绕着操场左一圈右一圈地跑,热闹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齐开脸上也露出笑意,再稍稍休息了一下之后,齐开站起身回返沐浴。

      早晨8时,洗漱完毕,身着一身黑色提督制服的齐开做到餐桌前,身后的阿尔及利亚轻轻摇了摇铃铛,一个个黑海有模有样的将齐开今天的早餐端了上来。

      既然说到了食物,这里还是有必要提一下。现在的这个港区,除了齐开外,其实没有谁是有必须进食的需求的,除了偶尔有一些希望在餐桌上和齐开交流一些事情,或者沟通一下感情的舰娘外,只有齐开一个人需要定时吃饭。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食物又是由谁来准备的呢?

      齐开心想如果自己这里来了客人没那么他一定要倒数三个数,来故意烘托一下气氛。但是现场并没有那种需要齐开故意卖关子的人存在,所以齐开只能略微扫兴的开始享用翔鹤为他准备的早餐。

      没错,翔鹤。

      不是温婉贤淑的萨拉托加,也不是样样全能的阿尔及利亚,而是看起来极为不靠谱的翔鹤。

      “怎么样怎么样提督,今天我特地为您准备的早餐如何?”看着齐开慢条斯理的享用着食物的翔鹤,脸上就跟灌了蜜似的,甜的不行。

      今天的早餐其实还算是比较简单,一份煎蛋,几片涂抹了蜂蜜的吐司,一些煎培根和一份水果沙拉。

      所用的食材基本都是彼得送过来的,这倒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就是这些简简单单的食材在经过了翔鹤的烹饪之后,却总能有一些让齐开惊艳的地方。只是这些惊艳偶尔也包含一些惊吓。

      那是齐开在命令翔鹤负责自己日常饮食后的第二天。前一天,齐开将信将疑的试了一下翔鹤的料理,意外的绝对非常不错,于是当场表扬了翔鹤随后便允许翔鹤负责他每天的伙食。

      而就在那天早上,翔鹤满脸自信的端出一盘曲奇,想要齐开品尝时,一旁满脸黑线的阿尔及利亚用近乎粗鲁的手段,将那盘曲奇饼干打翻在地。

      齐开发誓,他这辈子还没见过阿尔及利亚像当时那样生气过。

      “怎么了?”齐开看着满地的狼藉,又看着唯唯诺诺满脸委屈的翔鹤,有些不满的看向阿尔及利亚。

      阿尔及利亚注意到齐开的目光,长长的做了几个深呼吸,让剧烈起伏的高耸胸脯逐渐平稳下来,之后才向齐开解释道:“提督您不会想知道这些饼干是用什么液体制作的。”

      “液体?”齐开敏锐的注意到了阿尔及利亚的用词,然后又看了看似乎又开始犯病,脸上出现不正常的红晕的翔鹤,瞬间一阵恶寒。

      在那之后翔鹤每天为齐开准备饮食的时候,都会有约克公爵在一旁监督,所有的成品也都会在约克公爵亲自试用过之后,才会端到齐开的面前。

      至于以一届贵族之尊被命令去当一个厨子的监班,约克公爵并没有对此流露出任何的不满,只是齐开偶尔会听闻翔鹤其实每顿饭都给齐开准备了远超齐开饭量的食物,只是那些多余的菜品都被约克公爵拦了下来,以影响齐开身体为由被截留在了厨房。只是那些被截留的食物最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晓,齐开也不关心,总之自己的餐桌上不要再出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就心满意足了。

      而在早餐快要结束的时候,一身厨娘打扮的蒙大拿扭扭捏捏的被翔鹤推了上来。

      “吾爱......这是我跟翔鹤学的,希望你可以喜欢。”蒙大拿说着,将一个餐盘端到了齐开的面前,脸上既有害羞又有期待。

      讲真,虽然有些伤蒙大拿的心,但是齐开在看到那个餐盘的时候,心里下意识紧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眼阿尔及利亚。

      阿尔及利亚依旧目光低垂,恭恭敬敬的立在齐开身后,没有半点反应,仿佛就像是一座雕像,这才让有些不安的齐开略微安静了一些。

      打开盖子,餐盘中是几个晶莹剔透的蟹腿,上面被淋了一些透明的酱汁,旁边则有一小碟的调制过的醋。

      醋的香味随着盖子的打开,飘进齐开的鼻子,让他这个东亚人着实有些心动。于是他也不再犹豫,用叉子叉起一块蟹腿肉,蘸了蘸醋就直接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那透明的酱汁并没有如齐开所想是一些奇怪的东西,相反还有一丝甘甜的香气,配合着调制过的醋,酸酸甜甜的十分对齐开的胃口,于是齐开就利落的三两口将那些蟹腿全部吃了下去,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

      “很好吃,谢谢你了。”齐开笑了笑,然后起身离开了食堂。

      “怎么样,我说的吧,提督肯定喜欢。”在齐开身后,翔鹤一脸得意的冲蒙大拿显摆:“这下你总得帮我了吧。”

      似乎还沉浸在齐开表扬中的蒙大拿一愣:“帮你什么?”

      “嘿,你这浓眉大眼的还想反悔不成?”翔鹤大怒:“说好了我帮你让提督表扬你,你帮我在厨房处理那个碍事的吃货呢,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蒙大拿嘿嘿笑了笑:“除非你再多教我一些烹饪的技巧。”

      翔鹤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被无良的奸商狠狠的诓骗了。

      不说那边,吃饱喝足正式来到自己办公室的齐开看了眼时间,8:30,刚刚好。于是拉过来一直在他办公室里待机的蝠鲼开始上网冲浪。

      随着猎户座陷入沉睡,原本应该跟着主人一起沉睡的蝠鲼却被她留给了齐开,而通过这个黑海最高控制器式的存在,齐开得以进行各种工作,而这其中就包括上网。

      因为自带的联网通讯功能,齐开随便套了个马甲,搞了个偏远地区的IP地址就开始肆无忌惮的上网冲浪,而冲浪的内容其实也就是大致浏览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新闻。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人类依然处于战争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100年了,不可能一直都维持着那种核战前,世界大战时那种紧张的情况。所以除了身在海边或者经常要和军队、黑海打交道的人类,其他人类一直都算是生活在非常远离战争的环境之中。虽然在陆地之上,人类也不算特别平静,但是想要蒙蔽一下自己,假装生活在和平岁月里还是可以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的新闻也就多以无聊的八卦和丑闻为主,大部分都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琐事,比如某明星咋了,电影咋了,体育赛事咋了,哪哪开会了,哪哪灾荒了......但是这些都不是齐开所关心的,比起这些,他更关心的是人类高层对他的态度。

      夏威夷大海战已经结束一个半月了。人类在经过了一个短暂的震惊和恐慌期之后不出意料的开始内部声讨。声讨的对象从提督到政府,又从政府回到提督,总之必须是要有人站出来为这场战争负责的。

      关于这点,政府和提督两方几乎就是疯狂甩锅。政府一方态度很简单,仗是你们打输的,你们肯定要自己出来负责。而提督一方则更显无赖,要不是政府这些年限制七海的发展,七海本有实力彻底赢得这场战争,而且说到底,这本就是政府为了报复威科岛惨剧,赶鸭子上架的让提督发起的战争,输了怎么能全怪他们。

      总之就是双方都是不粘锅,谁也不肯退让一步。而从这一点也就可以看出,政府实际上已经基本丧失了对提督的管辖权,就连战败追责这点政府都无法贯彻落实,也难怪他们要迫不及待的展开削弱七海的行动了。

      只是无论两边说的如何天花乱坠,始终有一点是双方都没有提及的,那就是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人类的提督,也就是齐开的事情。

      双方都没有揭露这件事的目的齐开也清楚,因为这种事揭露出来又能如何,只是徒增不必要的恐慌罢了。而且与其说双方齐齐默契的保守秘密,不如说是七海在单方面的保守秘密,否则七海提督之一的独子叛变到了黑海一方,还率领黑海把七海舰队胖揍了一顿这点,无论怎么解读,那都将大大的降低七海的形象,并且还可能会成为政府捅向七海最锋利的武器。

      但是这些都和齐开无关,无论是他们通力协作还是疯狂内斗,齐开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在齐开的桌字的对面,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上,已经被齐开密密麻麻的标记了许多的东西,而在那许许多多的标记之中,一个人的照片被钉在了美洲,脸上被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圆圈的下面还有一个数字和时间。

      那是需要进攻美洲,灭亡东海舰队所需要准备的能源数字和准备齐那个数字所需要的时间。

      亚历山大·米德耶洛维奇。

      1.1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