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狗狗虽然服了解毒丸,但一时半会儿还不会醒过来,昕玥把狗狗安置好,急忙跑到药房查看̺一番。

      望月居出了这么大的事,府上竟然没一个人知道。

      可见큓沈府的防卫形同虚设。

      想必贼人是知道昕玥今日会去⤥百花宴,才算准是下手的好时机,前来翻找。

      尤其是昕玥看到药材柜仅是被翻乱,而角落堆满医书的ዺ架子却是被弄得支离破碎,书册被弄得遍地都是。

      她更是坚定了贼人想要㷖找的,应该就是她交个楚珩保管的那本医典。

      自上回贼人夜探沈府间隔没几天来看爲,对方的U行动很急切。

      要不是没有直接的证据,昕玥真的觉得这就是太后的手笔。

      正疑惑着뎡猜测着,付风这时也回来了。

      看到院子里有打斗过的痕迹,他不用问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听昕玥说狗狗和下人也遭了罪,付风杀气更盛了。

      昕玥让付风去查看一下外院她爹的书房,是否也被人窃翻了。

      付风摇岤摇头,就跟在昕玥身边不走。

      付雷应该是追人去了,还没回፳来。

      他可不敢放着昕玥几稽个女眷独自在望月居,央万一贼人杀个回马枪,爷还不把他的皮扒⩦了,只能忍着性子等付雷回来再说。

      嚰 结果等了一会儿,没等回来付雷,倒是等来了楚珩和付云。

      付云在回府的路上发现了付雷沿途留下的暗记,示意楚珩。

      楚珩料想沈府这边有事,便转头赶了过来。

      ⪀ ⣱见楚珩他佑们过来,৞付风立马去沈宗望的书房查看ે。

      昕玥将心底的猜测和楚珩一说Ḋ,楚珩㳯也感觉太Ⓖ后在找的册子,놯八九不离十就是那本医典了。

      禘可昕玥早已将医典背먝得滚瓜烂熟,并没发现꟦有何不同之处,太后究竟想要那本医典做什么呢?

      医典想必定是藏着一些他们看不透的东西的,不然沈ၟ思良当年也不会临死前将医典藏到昭明寺。

      越是想不透,昕玥就越是烦躁。

      “都怨那个老和尚,繞签都没瀖给我解说清楚就跑了!䶤”

      昕玥想起那日在昭明寺求的签,签文上那模糊的几句,什么祸福相依生死相伴的,可不就是她的现状嘛!

      要是那老叿和尚当时能指点一二,她指不定能省多少破事。

      䴓害她쵫的心整天七上八下,担惊受怕的,真是不畅快。

      “什么老和尚⪒?”

      楚珩本来ꝝ在沉思,听见昕玥这么一说,疑惑抬头。

      “派香的小和尚说是什么圆海大师。”

      툪 昕玥于是将那天发生的事一说,楚珩听完惊得站了起来。

      㦆“老家伙工终鯱于出现了么?”

      没头没脑丢下这一句之羼后,楚珩让付云留在望月居,他则急切地闪身离开了。

      昕玥不明白楚珩怎么会突然如此反应。

      付云和昕玥解释道,老国涿公之前请了沐老太医给뽺楚珩保命,沐老太医耗尽医术也只是说能让楚珩活到二十岁。

      ◕沐老太医还说过,倘若菴当今世瘱上还有人能救楚珩的话,除了圆海大ᝋ师有几分希望,再无别人了。

      是以这么多年ʆ来,从老国公到如今的镇国公,都在暗暗㐑查找圆海大师的踪迹。

      ὶ 眼下昕牓玥能控制楚珩的毒性了,圆海大师竟ܲ是出现了。

      昕玥点点头,她知道楚珩不是不信任乷她的医术,而是ꋺ觉得多综一分保障就多一分希望罢了。

      ᜫ 付风去了一趟前院回来,对昕玥摇摇头道,“大老㎶爷的书房鷥没发现有被侵入的痕迹。”

      ᗏ 想必是上次就已经知道东西不在书房‖,便不再翻找了,而是直接趁着昕컉玥눦不在,窜苏到望月居来。

      大白뙄天的就敢跑来行凶,当真是明目张胆!

      昕玥脑中一直盘桓着医典上的内容,百思不得其解。

      付雷在楚珩走后不多时便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大姑娘,属下认絪为今日的贼人和上次那刺客是同一拨人,我追人追到城西的墙根处,人就消失了,没追上,请姑訕娘责罚。”

      付雷觉得自己没能쏕好好守好院子就算了把,还让贼人给럁跑了,很是自责,ﴪ于是侧了脸跪下给昕玥拱手道。

      昕玥急忙让他起身。

      “你等巌武艺不凡,贼人既然能从你们手里逃脱线,必定不是等闲之辈,你们好好想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势力能超出你们左右。”

      付雷三个相视一眼,心里隐约有了答㫔案,但又不好明说。

      撇开少数江湖人士不说,如今能和他们相提并论的,除了几个府上的暗卫之外䑒,便是宫里的影子卫了。

      而如今䆷影쮙子卫是在太后手里捏着的。

      想到什么,昕玥又问道,“缥缈楼是不㺲是就是在城西那块儿?”

      “正是!”付雷眼神一亮。

      这么说来,结合上次刺客死前说出缥缈楼三个字,这缥缈楼定然不单单只是青楼这么简单了。

      思索片刻,古昕玥又抬眼问道,“你们世子爷在城西那地굛界可潎有地产铺子?尤其是离缥缈楼越近越好的?”

      付风三人皆是一脸黑线ृ。⮂

      大姑娘聑这是想要开青楼?

      ष 之前不是琢磨着开什么脂粉铺子嘛?

      付雷脑回路和两人有所不同,小心翼翼道,“大姑᳄娘鉶不用担心爷的品性,他从来不曾去过那烟花之地。”

      昕玥,“……” 䊲

      见她一脸懵,付云解释道,那城西是三教九流汇集的地界,光缥缈楼所在的那꯷一整条街,几乎都是烟花场所。

      昕玥听罢不由得汗颜,她还真不知道这情况。

      她原想着越近越好,难怪付雷几个看燲她的眼神那么奇怪了。

      柒 但往深里考虑,她还是想把铺子开到缥缈楼附近。

      女人多生意就好自不必说,三教九流之地更能方便妆探听一些消㴒息。

      要是开在隔缥缈楼几个巷子的靠近城中心位置,楚珩应该就㡿不会说什么了吧。

      盘打㣧定主意,她便让付云去打听,那个地界附近,可Ò有铺子想要转让,낈占地面积越大越好。

      Ụ付云欲言又止,终究是没开口。

      他想说ԙ爷在京都哪个地界都有产业,即便是没有,只要看㵢上了,东家也会自己乖乖的把地契ӹ奉愽上뮤的。

      但䏀大姑娘心思不好猜᪫,他还是先照办好了。

      用过家宴,昕廧玥回来看到秦妈妈状态好了些,夏橙也能下床了,顿感安心不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