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色恋浪漫谭下载

      感受周围充沛的水元气,李廷金没有尝试把所有的水元气都吸收过来,而是慢悠悠地随意吸收着。

      李廷金这两三天一直在感受教导员们描述过的“二级”元气⇤,可始终没有ฝ成功!

      初学的教导员们多次跟李廷金这些剪子学员们讲解从一级法师突破二级牃法师的心得和要愕领,但实际中都几乎用不上!上次疯狂过后,李廷金拿笔仔细计算过当天吸收的木元气횖数量,推导出当时他是吸收过“二级”木݊元气,甚至“三级”木元气的,但他却没有感受到,只是无意中吸收了“高级”元䦫气,仅此而已!

      찱 解释一下,所谓的“二级”、“三级”元气,只賄是人类人为地把元气分为三个等级,实际上元气是不分什么级别的。

      在天球这片天地中,任何地方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能量,且这些能量都以粒子状存在。同一种元气粒子蕴ⲳ含的能量本质是一样的,只是能量的多少不同。粒子越大,单个粒子蕴含能量越大,越容易吸收和储存,但数量稀왣少;相反,能量粒子越小,单个粒子蕴含陣能ね量越挹少,被修行者感知的难度越大,越不容易吸收和储存,可这些微小粒子数量庞大,其能量总和远远超过那些大颗粒元气,想向高级法师修行,就必须感知这些微小的元气粒摚子。

      “就像河床中的沙石一样,在经ﮏ过无数年的河水冲刷翻滚后,最上面一层必然是䕕最大的那些鹅卵石,这些鹅夅卵石随手就能捡起来。而直径较小的砂子,则满铺在河床上面,至于最细小的沙子,甚至泥灰,则形成了河床,处在最下层。如果能够获得砂子,则能够获得还在上ण面的鹅卵石。但是,能拣鹅卵石的小孩却臤不一定能够挖出被一层鹅卵石压着的砂子,更遑论深埋在下面的细沙和泥灰,而且很多情况下细沙和泥灰都会互相作用而结板,很难挖掘。”这是教导员给他们讲解元气分级时做的类比,方便学员理解。

      꽉从一级法师圆满状态突破,达到二级法师的标志就是能够感受到那些更细小的元气,并实现吸收和储存。那些更细小的元气,单个粒子的能量远远不如那些大粒子,可是其数量却是以数量级地递增,总能量超过十倍乃至数十倍、百倍。

      볖李廷金达到一级ቪ圆满后,就开始尝试感受那些细小粒子,但一直不可得,完全找不到突破的路子。明天就要聭资格考试了,他也不再尝试,干脆捡起自己最拿手的水元气进行修炼。

      世人都有一个通病,即某个领域取得很好的成绩后,就想在那个方向深耕,期望继续在那个方向实现突破,而忘却了自己最擅长领域,甚至忘却了自己的爱好,最终一辈子平平庸庸,无法取得巨大的成就。

      李廷金在木元气方面本来不是最擅长,但因缘际会下反而最ᛦ早达到一级圆满,自然想从木元气这里实现早日突破,毕竟突破后的巨大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相反,如果想从自己擅长的水元气来突破,则需要再次经历长时间的元气吸纳,现在需要吸收的元气量是以前的八倍!何时是个头?毕竟短期内他可不敢再次开启旋涡修炼法,会死人的。

      旋涡修炼法必须把丹田养好再尝试。这是李廷金的底线。

      感受着清凉的水元气,李廷金觉得这才是修炼原有的面目。

      銕 身心舒畅,顺着心境随意地运起养魂诀,也非常顺利。

      另类双修,李廷金已经经过多次。修炼养魂诀时同㏦时修炼딝魔法不但不会令人疲惫,反而能够提升人的精气神。

      “不仅モ仅修炼养魂诀对魔法修炼有帮助,修炼魔法也对养魂诀的修炼有帮助,两者相辅相成,可以获得最好效果嘃。”李廷金内心笑起来,这是他的总结。

      要知道,单一修炼养魂诀,李廷金会瘃疲倦,修炼几个轮回就得停下来休息。同时修炼则不一样,修炼完成后感觉身心还更精神。

      在丰沛的水元气滋棬养下,养魂诀形成的魂动越转越快,修炼养魂诀的轮回次数也获得一再突破。

      李廷金之前运转养魂诀最多的一次是在山顶那个疯狂的夜晚,连续运转十二次后才无意地停止,实在是漩涡修炼引起的震撼过于强冶烈⑺,早忘了还要继续㨲修炼养魂诀那码事。

      养魂诀运转的越快,轮回次数增加的越快。反过来也一样,轮回次数越多,养魂诀运行起来越顺⁎畅,速度就越快。如此正向激励,互相促进,走向某个高峰。

      养魂诀运转达到四十九次后,养魂诀形成的魂动速ﳵ度好像达到了某뉝个临界值,魂动突然不뮧再沿着养魂诀的路线轮回旋转,而鵯是按着某条经脉,瞬间冲上头部,直冲脑海!

      魂动,是李廷金之前自己取的名字,实在是没有地方可以查找到与魂魄相关的信息。在李廷金的感觉鏡中,通过养魂诀修炼出的东西能够壮大自己微弱的魂魄,同时形成一团像雾似的东西。由于那团东西很难控制,总感彆觉像一个好动的小孩一样不安分,所以䜿给取个魂动的名字。殊不知,这个魂动还就是其本来的叫法。

       魂动冲进脑海后,很快就散开了,消失在广袤的脑海中,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铢

      왁 魂动冲进脑海的瞬间,李廷金第一次感知到自己的脑海!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经历!

      李廷金意识冲入脑㑍海,展现在他意识中的是真正意义的广袤无边,四面八方都看不到边际!脚下,沟壑纵横!毛糙晦涩,没有一点生气。头顶,则是灰蒙蒙的天空,什么都没有!

      想要进一步看看脑海,魂动消散,自己也退出了那种状态。

      养魂诀修炼无法继续!

      意识回归现实后,李廷金突然诧觉得自己有些不一样了!症楞了几秒后,麟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充斥着李廷金。

      能够感受到那些细小的水元气捵了!

      冷静!

      冷静!

      冷静!

      李廷金在心中连连按住急速跳动的小心脏。

      如果之前的水元气像漫天灰尘的话,现在的水元气浓密程度就像我们身周的空气一样,随处都是!

      “吸收!”李廷金激动地运转水灵,努力地控制丹田吸力,向那些细小的水元气涌去。

      细小的水元气是如此之多,李廷金水源器的屽吸纳速率直接上涨了☕五六倍!而且随着吸收范围的逐渐扩张,吸纳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在吸纳范围㴅稳定在大⟪约两米左右后,吸纳效率◄直接上涨到之前的近二癭十倍!ᮯ这才首次突破,将来还可能有近十倍的提升!

      幸福!首次感到修炼带来的幸福感。

      存在无数不可预测的可能性!这才是修炼真正令人着迷的诸多原因之一。

      停下水元气修炼,李廷金又迫不及待地运转鴦木魂,同ⱞ样能够感受到那些更细小的元气。虽然不像水元气那样뗧充沛,但也远远超出在山顶时的感受。

      木䰚元气暂时无需修炼,直䰫接停下试了试光系魔法,甚至土系魔费法,竟然都能够感知那些细小的元气,而且相当的浓密,完全不像是在夜晚和䠦河水中的状态。在此之前,晚上很难感知到光元气,同样在水包围的环境,特别是在河水中,土元气也非常稀薄,不容易吸纳。

      激动的心情完全抑制不住,李廷金就想与伙伴们分享。

      看向周围,囦发现伙伴们都在静풮静地修炼,只有远处一个修炼中的老者正赞赏地看着他,发现李廷金看过去后,竟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这才闭上眼睛,继续他自己的打坐。

      “不对,我竟然能够看清那孕么远的老人家,这?”李廷金又看向最近的赖家川,其啨皮肤上的污渍都能够看见!鹜不,连毛发都能够隐縬隐约约地看到!再看向脚下,已经能够透过河水看到河床中的小鹅卵石ﭴ了!

      “这,这也봬太逆天了!以后晚上出门基本芢都不需要打灯笼了!”李廷金激动的心情简直难以抑制,就想高歌一曲,或者疯狂地来一场杌说跳就跳됕的野舞!

      “白丁就是白丁,只取得一点䣧点成绩就ⰶ高兴得忘乎所以,也就这么点出息!”一个不屑的声音在李廷金脑海中响起。

      “你,你怎么能够知道我的想法。”李廷金瞬间从云端摔到了地板上。

      潧 “你这样的白丁垃圾怎么能够理解本圣的能耐!”

      “你的能耐?是读心术吗?”李廷金有些惊惧。如果那个鬼魂能够随时了解촊自己的想法,那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不,应该说哪还有什么个人隐私存在!

      “读心术算个屁呀!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本圣还不屑去窥探你䂋一个白丁垃圾的隐私。”

      샲“那你现在还盯着我的想法!璚赶紧给我远离,否则……否则……”李廷金纠结半天也接不下去,否则怎样?⌄斗又斗不过那个鬼魂,要丢掉这套鬼魂캖口中的魂宝,他也实在舍不得。这套魂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救了他的命。

      원 等了半晌,❏也没等到鬼魂的回音,李廷金也不뚤能确定是鬼魂退出了他的意识,还是鬼魂故意不理他。他不理自己,自己也毫无办法。

      蠩 “不对,圣老既然能知道我的意念,之前他怎么..䢅....”李廷金突然打了个寒颤。好在自己没有什么坏心思!

      “既然能够探测我的想法,为什么⭜没有坚持让我做他的手下呢?他如果坚持,为了保住这套魂宝,我也是可以做他手下的!奇怪。”李廷金当时也是把做圣老的手下作为最后的退路的,可圣老并没有真的逼迫李廷金!

      打住,不能想跟他有关的东西了!太恐怖了!

      李廷金再没有心情修炼깲,坐着也觉得哪哪不对劲,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多晚了?要不我们回去吧?”李廷金看着沉浸在适意中的众人,试探着问。

      没有一个人回应,包括赖家川。大家蓃到这里才刚刚半个多小时,还不到四十分钟,确实时间太短,就是问问题的李廷金自己都有些心虚。

      “呃,好吧,知道了!”李廷金自我解嘲地说一嗒句,又想修炼,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末了,干脆站起来,踩着光滑的鹅卵石,在清澈的小河中开始荡漾。配

      李廷金不知道的是,圣老说李魟廷金取得那么点成绩,根本不是指李廷金魔法上的突破!

      轻轻緬吹拂的晚风已经稍稍凉爽了一些,吹过水面,吹向人脸,狿带有一种湿漉漉的快意。高挂西天朦胧的弯月,透过高耸的树冠向这㇇幽静的小河中稀稀拉拉地洒下几绺灰暗的月光。涉水的声音混和着小河的流水声,以及远处时不时传来的几声ꀕ弱弱的笑声,更衬托出小河的静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