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直播app安卓下载

      在听到阳珹的话之后,这位血鸦阁的阁主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整整衣衫,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早说嘛。”

      早说他也不必如此了。

      咳。

      梁溧微微低了头。

      毕竟做出这种事情来,还是略微有些丢人的。

      他梁溧也不是不要脸的人。

      阳珹与梁溧在茶桌对面相互坐定。

      阳珹姿态优雅的给梁溧倒了一杯茶。

      茶香立刻氤氲开来。

      阳珹虽然现在死盯着血鸦阁,但是御墟派那边立了规矩,拥有出窍境修士的门派,不能随意倾覆。

      所以只要血鸦阁不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阳珹就不能把梁溧怎么样。

      这一点血鸦阁也知道,所以每一次血鸦阁都是在作死的边缘上疯狂蹦跶。每一次都把他弄得很是头疼。

      偏偏梁溧又极有分寸,阳珹抓不住他的错处。不然他也不会这样费心费力的死盯着血鸦阁。

      再或者,要是梁溧品性还行,他也不介意与血鸦阁修好。

      都是高阶修士了,个人恩怨算什么?自然是以门派利益为先。

      “梁阁主,你到底想去干什么?”

      梁溧双手举誓:“我保证不伤人。”

      阳珹垂眸盯着梁溧,静等着梁溧的下文。

      “我想去一趟十方轩,找一个叫祝修的筑基修士。我想求他帮我一件事情。”

      在听到“求”这个字眼的时候,阳珹的眉头不自觉一皱。

      梁溧可能会求人,但是他绝对不会去求一个筑基。

      阳珹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

      “我的朋友唐权在焚月界上面,我们之间好像闹了一点矛盾。他不肯见我。”

      “而那个筑基修士跟焚月界圣君的关系不错,我想着让祝修帮我在那位圣君面前说说好话,至少,让我见唐权一面。”

      “只要阳宫主答应了这件事,让我出去耍几天。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兴风作浪了!”

      “阳宫主且放心!这次绝对不会伤人!“

      梁溧说起瞎话来丝毫不脸红。

      阳珹一眼就看穿了梁溧的心思。

      他这哪是求祝修,他是想用祝修威胁那位圣君吧?

      不过要是梁溧能安分守己,那也还算不错。只要梁溧安静,他就可以放心的去闭关了。

      而且,真要不伤人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阳珹沉吟了许久,然后缓缓说道:“梁阁主,旁的倒没所谓,就只是那位焚月界圣君,他跟九星宫的官宫主关系不错。”

      他是在提醒梁溧,可千万别惹怒了官霁。

      梁溧:“……”

      茫然的目光看着阳珹眨了眨。

      他只是想动两个小门派,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这两个小门派跟三宫之一的九星宫有关系。

      中州里流传着一句话——“你可以得罪御墟派,但是不能得罪他官萦怀。”

      这句话梁溧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是官霁不能得罪?

      官萦怀虽然是老牌的出窍,实力也只有出窍后期。论修为大大不如御墟派的那位掌门。在中州所有的出窍里面,似乎只有官霁看起来最弱。

      因为只有官萦怀是病恹恹的。

      但既然传了这句话,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梁溧他也不会闲的没事干的去求证为什么官霁不能得罪。

      按照他的设想,他直接惹恼了十方轩,再得罪了莫凉。本来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两个小门派而已,血鸦阁承受的起。

      但接着,很可能就是间接得罪了官萦怀。

      官萦怀护犊子护到了极点。

      谁知道官萦怀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记恨他?

      梁溧顿时变了表情,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阳珹:“……”

      实在是梁溧看起来太过可怜,阳珹妥协道:“我帮你问问萦怀,他什么态度我可左右不了。”

      梁溧收了表情,换成一副十分乖顺的脸,使劲点了点头。

      拿出星铃联系官霁,很快对面就来了回应。

      “很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阳珹:“……”

      你主动联系我的时候不是这个语气。

      阳珹简洁道:“梁阁主他想对祝修动手,问问你意见。不过他也保证了,不会伤了祝修。”

      对面默了默,眼皮也没抬一下:“祝修是谁?”

      莫凉身边的人,他能记住陆君辞的名字就已经是万幸了。修为再差一点的,他也没那个闲心去记名字。

      阳珹倒也不觉得奇怪:“十方轩的弟子。那位莫圣君好像对他挺上心的。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你朋友,所以我才来替梁溧问问你意见。”

      对面的出窍猛地掩唇咳嗽几声。

      前有一个陆君辞,后面又冒出来一个祝修!

      阳珹皱眉道:“官霁,你没事吧?”

      对面咳了好一会才说话:“没事。”

      官萦怀又问道:“牵扯到莫圣君。怎么个牵扯法?有生命危险吗?”

      这是涉及到梁溧的问题了。

      阳珹把目光放到梁溧身上。

      梁溧始终在高度关注着这件事情,一见到问题抛给了他,梁溧立刻正襟危坐右手举誓道:“岂敢!”

      阳珹回:“不会。”

      听到回答之后,紧接着对面就掐了星铃。

      官萦怀再也忍不住,扶着桌子开始剧烈咳嗽。

      咳嗽停息之后,官萦怀把掩唇的手放下来,看见了掌心殷红的鲜血。

      不动声色的从怀里拿帕子缓缓擦掉,眸光晦暗不明。

      莫凉不是菟丝子,她不需要他去为她遮风挡雨。

      她可以自己解决。

      阳珹收了星铃,看向对面的出窍:“只要那位圣君没有生命危险,官萦怀他便不管。”

      梁溧得寸进尺的继续向阳珹打探消息:“阳宫主,你跟那个元婴见过吗?”

      这个不算不能回答的问题。

      于是阳珹很实诚的回答道:“有过一面之缘。”

      是在九星宫里。

      他之前一直在派人密切关注焚月界。知道官霁说莫凉是他好友之后,他才放弃了对焚月界的监视。

      梁溧满含期待的问道:“阳宫主觉得那位圣君怎么样?她有没有什么特点?”

      “特点?”

      阳珹沉吟了许久,之后试探着说道:“长的好看算吗?”

      梁溧:“……”

      梁溧怒而甩袖离去。

      他要去办正事了!

      阳珹在背后提醒道:“梁阁主办完事记得早点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