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是桃子的软件叫什么

      鱼禾早就为夜郎人准备好了许多无主之宅、无主之地。

      曹、张、墙三家灭门以后,鱼禾又以购买的形式놎,从衙门里拿到了一些三家的无主之宅똳、无主之地。

      鱼禾依照农老寨主的要求,又吩咐人将所有的宅院和田产兑换到了一处。

      随后鱼禾便跟农老寨主떕一起,依照夜郎人进入平夷以后贡献的褋大小,㥇为他们配发宅院和田䈡产。

      几乎每一个进入到平夷的夜郎汉子,都拿到了一处宅院的屋벋契和十亩田产的地契。

      夜郎汉子在拿到了屋契和地契以后,农老寨主并没有让寨子里的其他人直接搬进平夷,而是先让夜郎汉子们住进去,跟街坊四邻混熟。 ᶴ

      农老寨主准备等到夜郎汉子跟街坊四邻混熟,能说上几句话,且不会闹出太大的矛盾之后,再让寨子里的其他人进入平夷。

      农老寨主深刻的明白,夜郎人融入到平夷,是一个长久的过程,绝对不能急。

      一旦急了,就容易出问题。

      촧 鱼禾深知农老寨主的目的,就帮农老寨主出了一个主意。

      让农老寨主拿出了一部分从曹、张、墙三家得到的钱财,在平夷县内三处街上,开设了三家农氏义舍文室。

      并且请了城脃内颇有名望的几位读书人,在篏里面坐镇教书。

      此举算是一个善举,在帮农家寨子扬名的同时,也让平夷城内的百姓们看到农家寨的善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伸手不打笑脸人。

      即便是敌视夜郎人的任方,在得知了夜郎人出钱开设了三家义巣舍文室以后,也捏着鼻子书佣写了一封告示,表彰了一下农氏的义举。

      当农老寨主穿着襦衣,在三家义舍文室的街道上走了一圈后,回到了衙门,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

      “鱼主记此举,帮了我们农家㽫寨大忙了。”

      农老寨主坐在鱼禾屋舍内,笑容灿烂的赞叹着。

      他去ᘐ三家义舍文室的街道上走了一圈,别人得知他是农氏家主以后,꒤无一不向恄他躬身施礼,赞叹他高义。

      农老寨主很清楚,仅仅是三家义舍文室,就让平夷的百姓接纳了‘农氏’二字。

      往后只要农氏多行善举,快速汉化。

      三五代以后,农氏就会成为平夷县内汉家的一份子。

      而且还是影响力、名望都颇高的一份子。

      他肯定等不到那个时候,但他已经看到了那个场景。

      这中间或许要花费很多钱财。

      但是农老寨主不ᄙ在乎,因为他们农家寨不缺那点钱。

      先不说农家寨的人跟着鱼禾混,分润到的战利品。

      㼕 就是农家寨自己的底蕴,也绝对不止一座金矿。

      䅞作为夜郎古国留下的遗族真,他们在离开夜郎的时候,可没少带东西。

      只是怕引起句町人和偑汉人的注意,一直不敢用罢了。

      等他们融릸入到了平夷,等到汉人收复了平夷,他们成了汉人΅,就能偷偷摸摸拿出来用了。

      鱼禾面对农老寨主的赞叹,淡然笑道:“农家寨的人跟着我,我自然会善待你们农家寨的人。有些事情我还是要提醒老寨د主。农家寨的人融入到平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千万不可以操之过急。”

      农老寨主对鱼禾샪十分信服,所以鱼禾的话他自然肯听,“鱼主记的话,老朽记在心里,也会照做。”

      闪鱼禾点着택头,继핢续道:“계农家寨的人融入到平夷,最大的阻力是县宰和县里的那些大户。农家竌寨的青壮只要维持在一定的数量,他们也不好轻拌举妄动。

      老寨主也不用刻意的去讨好他们。

      因为没用。

      他们即便是拿了农家寨的好处,也不会念农家寨的好㿳。

      所以农家寨以后行善,只需要针对那些贫民即可。”

      锦上添花,永远没有雪中送炭更值得人铭记。

      对那些大户而言,农家寨的善举就是锦上添花。

      对那些一无所有的百姓而言,农家寨的善举就是雪中送炭。

      뮬只要农家寨的人在平夷的百姓们口中立起口碑,并且得到他们的支持。

      쁕 那些大户和县宰,也只能捏着鼻子把农家寨的人当成㑸汉뻝人看待。

      衂虽然这是一个豪门大户掌控着一切的时代,但是民声民意,依旧有一定的影ప响力。¥

      县上面的郡、州等各级衙门,或许不会在乎什么民声民意。

      但是坐在长安城深处那张龙椅上的人,只要他想坐稳江山,只要他想有所作为,他一定会在乎这些声音。

      前汉武帝即位之初,根咠基未稳,曾经多次下诏,号召民间善待老人,并且增添了许多照顾老人的政策。

      为的是那般?

      还不是为了让民间的百姓认可他这个皇帝,支持他这个皇帝。

      玌 农老寨主细思着鱼禾的话,许久以后ಃ,点着头道:“老朽大概明白鱼滁主㸐记的深意了。鱼主记对我农家寨的大恩,我农家寨上下绝对不会忘。”

      鱼禾笑着道:“你䋦应该明白我想要什么。”

      农老寨主迟疑了一下,沉声道:믆“加入到六盘水义军中的夜郎人앳,以后就是鱼主记的人了。”

      ࠒ鱼禾眉头一挑,感慨道:“那我以后恐怕再也没办畸法从夜郎人当中招募军卒了。”

      农老寨主脸色一苦,“总得给我夜郎人留一点根吧。”

      ޑ鱼禾点着头道:“你们待我不薄,我自然不会恶了你们。”

      农老寨主一脸感激的点点头。

      虽然他心里清楚,那些加入到六盘水义军当中的夜郎人,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但是磯以前并鋏没有把뤊话说开,还有回旋的余地。

      如今把话说开了,以后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若是借着他农家寨寨主的身份,在背后搞事情,那鱼禾就不会客气。

      还好他懂得及时止损,并没有说响应衙门征召的夜郎人都是鱼禾的賆人,只是说加入到六盘水义军当中的夜郎人是鱼禾的人。

      ﮪ 随后他罠多约束约束剩下的夜郎汉子읟,鱼禾就没办法在夜郎人中大肆招揽人。

      鱼禾并没有强迫他交出更多的夜郎人,他真的很孴感激。

      鞉 鱼禾若是强迫他的话,他肯定还得交一部分夜郎人出去。

      鱼禾知道农老寨主的心魘思,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拐弯抹角,农老寨主的心思就摆Ằ在明面上。

      赣农老寨主并没有把话说死,并没有说以后糄不允许夜郎人再加入到六盘水义军当中,鱼禾也不好穷追猛打。

      鱼禾费尽心思,彻底将六盘水义军㇢当中的夜ꅲ郎人,变成了自己人,他已经很满意了。

      那些夜郎人可以跟着他们去任何地方,他们离开平夷的时候,那些夜郎人也不会脱离。

      “老寨主应该会照顾好他们的家小,不让他们有后顾之忧吧?”

      鱼禾笑问。轾

      农老寨主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这是自然……”

      鱼禾满意的道:“如此甚好……从巴蜀过来的难民,县宰基本上已经安置妥当。农家寨的人也安置下来了。

      Ѣ

      再过两日,句町人就该到了。

      我们要齐心协力,一起应付句町人。”

      提到了句町人,鱼禾和农老寨主的面色都变得十分凝重。

      农晍老寨主在鱼禾话音落地以牸后,郑重的点头。

      句町人不止是鱼禾的麻烦,也是他뎡们夜郎人的麻烦。

      四千句౳町人,足以摧毁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们不得不多做一些准备。

      ꀡ 堘 푥此后两鞷日,鱼禾和农老寨主都在为게句町人的降临做准备,鱼禾将校场上的六盘水义军调遣到了四海镖行,让他们暂时充当了四海镖行的镖师。

      볚 六盘水义军的兵甲,以及存放在衙门县库里的兵甲,全被鱼禾藏了起来。퍦

      衙门内外,仅留下了不到二十崙个县卒,身上穿戴的都是破旧的皮甲,手里拿的也是坑坑洼洼的刀片子。

      鱼禾要给句町人一个错觉,让句町人觉得平夷没有威胁,也没有什么能影响句町人对平夷统治的武装。 ɋ

      农老寨主让一部分췘憨厚的夜郎汉子返回寨子,留⌫下了一群机灵的扮作汉家百姓,守着城内的农家寨产业。䔯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

      句町人到了。

      两千头戴翎羽,身穿着랫各色兽皮衣服,手持着蹩脚武戈的句町汉子打头,一千句町汉子护卫两策,一千身着藤甲,赤着脚的句町汉子扛着各种青铜制的武器押尾。

      一行四千人,沿着通往句町的官道,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平夷城前。

      駳 ꂺ句町人提早派遣了人到平夷通禀了消息。

      任方也做了一些迎接的准备。

      一大早,任方就穿戴上了他那一套朝廷配发的官服,带着那唯有官员才能佩ွ戴的冠帽,领着鱼禾一行在平夷城门口荰静静的等候。

      ➓句町人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任方就带头弯下了腰,表示臣服。

      鱼禾等人也不情不愿的弯下腰。

      相魁还小声的吐糟了一句,“身为一个汉人,向蛮人低头,被人知道了睥,我们还怎么做人?!”

      刘川赞同的点头。

      鱼禾瞥了两人一眼ᙣ,沉声道:“形势比人强,我们不想死,就只能低头。当年匈奴人逞威风的时候,前汉也多次向匈奴人低头。

      等到前汉强大了,匈奴人的末日也就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