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免费无限免费下载

      等金一仙睁开眼,许诚早已离去,身边是一些饭食,还冒着热气。

      顾不上吃饭,因为有神念帮助,他才能对体内元气流动颇为敏感,等时间一长,这感觉过去,再运转《五行感气法》将困难数倍。

      一念及此,他迅速拿起玉简,㗪贴于额上。

      《五行感气法》分为三部分,第一ʹ部分是感气入ঘ体,第二部分是炼气化元,第三部分是存元入窍。

      许诚帮金一仙즴的,只有后两步,炼气化元和存元入窍,而感气入体却无法帮⮻助。

      因为许诚无法描述灵气是什么东西,如何感应,那是凡人既不能理解宔,也不能触摸的圔东西。

      他手拿印诀,练了数个时辰,气没感着,肚子倒是饿得咕咕直叫。

      “先吃饭吧,肚子和仙人,当然先填饱肚子!”

      金一仙有些失落,但也没放心上。

      徟 用过饭,在阁楼内转了几圈,他自觉状态恢复,盘腿坐下,又运转起ﮣ《五行感气法》来。

      谁料这一次彋更没感觉,连早上许诚助他体悟炼气化元和存元入窍的感觉都模糊了不少,没办法,他只好暂时放下后䊏两部分,全力运转起感气入体口诀。

      三个时辰后,金一仙叹了口气,揉了揉酸疼双腿谐站牕起,失败的感觉不好受。

      似是感应到他今日行功已毕,许诚回到阁楼内,道:

      “没有感觉是正常事,老道活튎了ᴝ四百多年,没听过说谁能一天之内就感气。”

      金一仙振作神色:

      “许老,你为何助我?不会是⊪想让晠我以后帮你出头吧?”

      “你小脑袋里都是㱁什么乱七八糟的?老道与同门有咎,与你何干?”

      덨许诚有些无语,但想到这孩子与他是有因果的,便直言道:

      “老道助你感气不为其他,你神庭早开膝,与我有些关联,修真的因果须用修真来了!”

      金一仙却试探着问道:

      “可是此前也有童子感气,你那时可没把他们带到这里,要不₡,我拜你为师?”

      ꓀“你可别!”

      许诚连忙摆手:格

      “老道以前有两个徒弟,都ㄬ是门内所Ԯ收,但一个止ⷀ步炼气,一个止步筑基,如今孃都已不在人世。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可一可二不可三,我才不想老来给你送终⃦!”

      金一仙听了哭몍笑不得,但郑重쿙稽了一礼:

      “许老,我虽年幼,但也知恩,你护我长大,助我感气,一如父ڛ母恩师。我在此立誓,若我无缘仙途,早死离世,此恩便休;若我来日筑基,必为您养老送终。”

      我还有快百年可밥活呢,许诚暗暗腹诽,⪒但他见金一仙不是在开玩笑,便道:

      䲪 “此事暂且不提◂,今日既无法感气,那便明日再来,可还要我渡你元气?”

      金一仙摇了摇头,他年少骄뭷傲,自觉今日得许诚之助,已先人一步,便不愿再受帮助。

      许Ⱦ诚赞许地䧲看了他一眼,解开阵法,放其下楼。

      ——————

      “胡通灵,小爷从今天开始也要感气修仙了!你小子以后别把那烂摊子推给我!”

      金一仙甫下一层,便对符箓区的一童子蹽喊了起来。

      “哈哈哈,听说你今日一早偷偷摸摸上房晒褥子?一半都湿透了!”

      胡通灵哑헋着嗓子,却难掩笑意。

      妃金一仙闻言,跳起脚来骂道: 

      恝“老子把你们个乱嚼舌头的!说!谁上我房了?我不抽他俩嘴巴!”

      “小奸商你大哥莫说二哥,昨日那漂亮女剑修除了胡通灵都见着了,怎别人晚上没事,就你跑了澮马?也是个૟小色鬼!”

      这是丹药殭区的刘万法,年纪却最大,已经十六岁了,对老感气化元已经提不起任何信心。

      这话无意间正中金一仙软肋,不由쯏更加暴怒,心中盘算如何损回去,只听许诚笑道:

      “昨晚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说要娶人家做婆പ娘?”

      众童子一惊,赶紧停了争吵,许诚却圅道:

      “金一仙从今日起开始感气,手上活计放下一个月,刘万벜法,你不是准备娶䔆婆娘了吗?功术区便归你管,月俸加퇻倍。”

      “是,多谢掌柜。”

      刘万法对金一仙露出羡慕之色,但既然掌柜发话,只能应下。

      “琶天黑了,打烊吧!”

      许诚淡덅淡吩咐。

      众童子Ѹ应了,正准备开启防护法阵,这时一道神识传进门来:

      “且慢!云霞坊市管事明昭쳖,有急事拜会许诚道友。”

      许诚微微饻沉吟:

      B “你们看护好院门,我去去就来。”

      说罢,他一个闪身出了乘嬁黄院,元气鼓动,飞至空中五百丈处。空中还有三人,见了许诚飞上来,三道神识扫过,确认只是筑基中期修为,便松了읨口气。

      其中一黑衣人道:

      “贫道是女云霞坊市管事明昭,也是天읛机殿外派执事,这位是管事千光,出身凌云剑派。” 㵨 飀 千光道人和许诚差不多,也是一副六七十岁老者模样,对许诚微一稽首:

      “久仰大➧名,许道友有礼了。”

      许诚ᅝ看二人身上湥元气波动,均是筑基中⋘期,便已了然,只等明昭介绍另一位红衣修士。Ὗ

      那红穁衣修士早已等不及,叫道:

      “我㡼乃血神宫龙ષ屠,召集三位道友并非闲谈!两日前,我有事离开云霞坊市,今日方回ꑯ,结果发现我求仙居密库的一斸件极品法器被盗,三位道友是坊市内常驻筑基,还梧望助我寻找!”

      说话间露出修为,赫然是筑基后期。

      ₠许诚稍一转念,便已明狳白,敢偷盗和能偷盗极品法器的,基本修为在炼气圆满以上。

      因为纳袋掩盖不了极品法器的威能波动,只能放进纳戒中。

      而纳戒必须用神念或神识才能开启关闭,后者很快,前者就慢了许多,结合龙屠离开的两天时间,炼气圆满境界的贼人也不是不可能。

      “龙屠道友可是怀疑我三人?”

      许诚看龙屠鿻毫无顾忌放开修为,颇有以势压人之意,他不愿招惹事端,但也不能任人揉捏。

      “不敢,许道友经营有方,唒整个云霞坊市有目共睹,龙屠虽是中品宗门出身,亦不敢妄为。只是这件法器已有人定쭀下,若无法找回,恐失了整个坊市颜面ﲌ,故请许道友分神予以配合。”쩅

      龙屠把法器被盗怪在了云霞坊徚市,算是拿捏住了明昭귬、千光两个管事的把柄,又把许诚当成散修,自然而然就流露出几分颐指气使。

      “哦,如何配合?我三人境界皆不及你,若遇强敌,只恐一身修为尽付东流。”

      섖 许诚面露犹ᣣ豫,他㸻不想牵扯其中。

      龙屠看许诚推诿不前,有些不喜,但毕竟是有求于人,不好过分逼迫,便道:

      “若是贼人出了云霞坊绛市,自是我来追寻爃;若还在坊市之内岙,还请三位道友布阵困之,由我动手;若我也斗不过他,三位道友삯自散,如何?”

      见三人点头,龙屠松了口气,他是撒了谎涪的,因为丢的不是一般极品法器,而是一杆血幡。

      在血神宫的功法中,最普遍的就是用饱含ໝ天地灵气的鲜血辅助修行,这既能提升修为,又能炼体强筋。赆 览

      血从何来?妖兽是一大来源,偶尔私底下还有修士之血。

      但这个不能放到明面上,会被所有人修讨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