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着衣种子全

      顫 并州刺史蔡湛坐在中间尊位之上,左边坐着雁门郡太守郭缊和主簿吕布和其䀝他香随行官员,右边依ع次是武安日、赵云、武安更、닷徐荣、赵先、武安国。

      吕布一眼望过去,心里第一次对张任这些手下有了新的认识,武安更瞬间可以进入步圣,赵云跟自己一样超一流境,但可以越级战斗,武安国一流境,武安日二流巅峰,徐荣、㧶赵先也是入二流境已久,还有平城那个如冰山的守城大将,也是二流巅峰了,还有张任自己一流境,可以越级战斗,这小小的定远保障关居然战斗力这么强。

      “子龙将军,本刺史敬你一杯,听奉先说,你已经超一流境,真是年轻有为啊!”

      赵云只好站起柛来,先干为敬:“吕将军过奖了,在下也是吕将军的手下败将!”

      “我记得子龙将军才十五吧?弱冠之年,进入超一流境,古今也没几个人能做到的吧?”

      赵云不知道如何接话,没有吱꧌声!

      “子龙将军,这平城庙太小,有没兴趣去我刺史府任职?”

      守将府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紧张的看着赵云,吕布看着赵云,赵云一到刺史府任职,平城就没那么强了,相信赵云和自己联手可以傲视群雄了!

      ޮ 只见赵云缓缓站起来,一礼道:“谢刺史大人抬땡爱,或许不知,我与平城县令乃师兄弟,我师嘱托我一定要帮助师兄的櫗,师命不可违!”

      “哦?居然是这样子?”蔡湛心里一叹,知道这䪨已韬经断了自己的念头了,然后看向武安日、武安国和武安更:“你们六人三个姓武,两个姓赵,不会都是兄弟关系吧!”

      武安日见状起身一个鞠躬:“刺史大人,你猜的一点没错,武安更和䝨武安国都ۉ是我的族兄弟,而子龙、亮红都是族兄弟!”武安国听武安日这么说心里很是感激뱆,武安国是个粗人,只希⪑望跟ꖒ着自己信服的人,要知道自己可是知道大统遙领的厉害的,可以说摩天岭上大家除了蜿服了少主,这个大统领也是让人心服口服䏱的人物,被他认作兄弟,哪怕是族兄弟,ც武安国都觉得自己高攀了,对武安日更加感激了。

      蔡湛心里叹了叹,这就没法挖人了,至于那个徐荣,刚才吕布评价过最多也就初入二虆流,挖这样的人跟张任翻脸,蔡湛都觉得没有面子,也不值得。

      “破鲜卑校尉,现在平城和定远樁保障关的士兵大概是多少?”

      武安日心痃里一叹,就知道你会问,早就准备好了,“上次鲜卑寇境,击退鲜卑,幸得陛下圣意,同意我定远保障关,一个加强뼴校!”

      “加强校?”蔡湛、郭缊和吕布被弄蒙了,这加强校是啥东西,从没听过啊!这本膦来就是张任从沀所谓神剧“加强团”演变过来的,这个时代有人知道才怪。

      “就是允许我这加强校比平常多加点人!”

      “那么这关隘多少人呢?”

      “五千!”

      “一校也就最多两千人,你这加强校居然近三倍!”蔡湛决定在这做点文章。

      ﷏“回禀刺史大人,一校是两千Ꟗ人没错,但是预备役我们这边准备了两千人,后来陛下同意加强校,我们也只是增加了一千人而已,四千人增加到五千,不多吧!”武安日不坑不卑的说道。

      “那平城那边一校不会也是五千吧?”蔡湛冷冷的问道。

      “没那么多,两千睮多一点௞,一校兵力,几百预备役!”武安日说道,实际上自从鲜卑退兵后,各地愿意来平城报名的明显人多了,还有杨县令送来的,现在平城和定远保障关裚有一万四千人,只是让黑柴带了两千人上了采药山,还有四千多兵马被蒙信带走了,出关了。

      “我大汉哪有这么多粮食养预备役啊!”蔡湛很奇怪,这类边军补给都是地方政府补给的,但自己可是记得只给他们还是总共两千五百人编制的粮食啊,而且自己还克扣一些,人家八千人活得还很有滋润。

      “陛下说了,多出部分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吕布恍然大悟,怪不得张任要自己运粮食,看来蔡刺史有什僳么想法,将他们的粮道控制住,不愁他们不蹎来找自己,吕布끈嘴角轻轻扬起,举起杯来,挡住自己这时候阴险的脸,吕布虽然统领狼骑营,但也是蔡湛帐下的主簿。

      “张县令大概什༣么时候能回来呢?”

      “我们也不得而知啊,风햁寒这病不好治啊!”武安日叹息道,这次武安日也不勥确定这张公义去做什么,没人告诉他,但传衂说,少主都过了汪陶,然后往붋南而去,自己很清楚少主,不会因小失大,既然把这事比刺史大人来此视察还重要,那这事就很重要了。

      ꥑ酒过⪸三巡之后,风临的安排是美女的舞蹈,让蔡湛看的眼花缭乱,塞外的胡人美女和汉人美女的舞蹈别有风鎻味,ꤴ特别是两个美女最后坐在蔡湛身边的䖸时候蔡湛嘴笑不合拢。

      第二天,蔡湛还是收到了风临的礼物,一对胡人双胞胎,对于这个蔡湛还是满意的,虽然没见到张县令,这个破鲜暊卑校尉ꇦ也是硬邦邦的样子,这个风县丞好像很懂事啊!蔡湛最后还特地单独接见了风临,然后就离开了。

      斕 两天过去,信息都回来了,几乎所有人都回到了各自的位置,张任心情安ꬽ定下来,准备回平城,杜筱욙雨要跟着,杜秀娘本来也要跟着,但杜秀娘对孩子们舍不得,最后被됙劝说下留在摩天岭当幼教了,可是当张任带着杜筱雨、张虎还有二十个护卫准备出发的时候,不过,一对姐妹拦住张任一行,伊ඞ家两姐妹,两人知道很有可能武安日和武安更兄弟会留在边塞,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心情,她们决定跟着去平城,去定远保障关,最后张任还是让她们俩加入了队伍,至于孩子,张任安排让贾诩安排去了长安,毕竟山下比山上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

      这段时间,张任打坐之时也不知道为何经常极其罕见的睡着了,每次睡着都是一个同样的梦境,一头火红色的中国龙和一头黑色肥遗相互撕咬。

      张任下山后,特地去了一趟经学书院,咨询自己的ﮄ老师郑玄。

      陈仓以南,秦岭北麓,经学书院,张任跪在郑玄面前。

      “学生给⻪老师请安!”

      郑玄点了点头,张任在平꓏城的事情天子没有任何隐瞒,这让郑玄好毌生感慨,这个学生到底擅长什么自己倒更不清楚了,文学,搞出几篇千古传诵的诗词,武力已经进ꚗ入一流境,商道,短短几年成就唘天下大商,现在领兵八千对上十一万,战而胜之,自己甚至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但是终究是自己的学生,拥有这样的学生,不免老怀安慰。

      “公义,定远保障关一役,可以传颂千古了,与古之名将也不遑多让!”

      숒 梐 “这是老师的指导有方!”

      郑玄摇了摇头说道:“这领兵之道还真Ყ不是我所얋传授!”

      䜈 “老师,此次幸运,乃老师所教导,定远保障关下鲊射杀魁头,后来鲜卑东西两路进犯,就是老师教导学生看事要看本质,学生才更加小心,做好万全准备,才能击退鲜卑大军!实际上没有所谓的弦高,而是东西两路鲜卑大军进犯之时,就是因为老师所教颴,看问题要看本质,对方中路没有突进,而魁⚙头之仇一年都没有遭到报复,联系在一起,才提前准备的。”

      郑玄笑了笑,这小子算是真正出师了,只是处理事情老道问题了。

      “老师以你为荣!”

      “学生们入学的时候都是以老师为荣!”

      엏郑玄很是开心:“以后老师以你们为荣뚴,这经学书院以你们为荣!”

      “今日学生以经学书院丠为荣,明日经学书院以学生为荣!”旁边国渊笑道,国子尼已经得到老师的通知,可以出山了,不久也要进入官场。С

      郑玄大笑,然后看着张任:“公义此番前来,陛下知道么?”

      襊 张任摇头:“陛下此前招学生来京,但已经让弟子回平城……”

      郑玄肃容,很清楚张任此次是前来寻求帮助:“䴶那么来此所谓何事?”

      张任将自己⍴的梦述说一遍,由于一连好多天是同样的梦,郑玄也听得匪夷所思。

      “上次你所问,老师查过皇家记载,你说的那只黑色大蜥蜴,应该是肥遗,两对翅膀,皇家典籍有健记载,两三只飞向西方,而那五爪红龙,据为师推测,应该在神山之上㯄!”

      “神山?”

      腗 郑玄点了点头:“我大闬汉神山实际上不算在我大汉境内,大汉神山葎又叫昆仑山,昆仑山连绵万里,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在昆仑山中部,西昆仑的东面,那里属于西域长ꋬ史府!”

      西域长史府괗,就是西汉时期的西域都护府,因为到了东汉,对于西域把控力小了,天子将西域都护府改为西域长史府,那里更多是大汉的属国。

      张任一愣,西昆仑自己倒是很熟悉,神话中,那不是西王母所在么?东昆仑是元始天尊的玉虚宫所在,这次难道真的是昆仑山中部?张任一脸懵逼,真的有梿这些传说中的存在么?张任很是怀疑,不过有两位师傅都成圣,或许这䒍是真的…… 

      “谢老师指冻点!”

      郑玄看了看外面天色:“公义,你赶快回去吧,这里不槊是久留之地,传出去,你还记得梁武王、苏谦之罪么?”

      “是,老师!”张任叩首:“老师珍重!”张任说完,就离开了。

      留下惆怅的郑玄。

      张任然后和阎行汇合,走左冯翎进入并州,九月中才到平城。

      ⠖ 张任一行二十五人一路风尘仆嚗仆先进入的是定远保障关,因为平城不好保密,而定远保障关现在都是自己人,定远保障关早就得到消息,打开南大门,二十五人直接进入一直到守将府。武安日、高顺、赵云、徐荣、赵䞅先、武安更、武安国、武安景都在ᮺ守将府等喖候着,张任已进入守将府,武安日领着诸将:“少主,你总算回来了!”

      “大统领、重甲骑兵统领,ᑇ你们看我给你们带谁来了?”张任一个闪身,露出溺两个绝色的容颜,伊岑和伊姗。

      “夫人……”

      “夫人……”

      “夫君……”

      “夫君……”

      两两作对抱在一起,已经䯅快三年没见了!

      “少主,偏心,我们这几个的老婆呢?”武安国问道。

      “这里地处边境,你们的老婆葪大多有孩子了,这次过来,她俩拦住我,一定要我带她们来的!而且大统领和重甲骑兵统领他俩老早跟我说清楚了,愿意一辈子守护边疆的!”

      所有人沉默了,늑保卫边境虽然是男儿本色,但是毕竟还是枯燥的,有多少人Ν愿意一直呆在这,很有可能一辈子?为国立功镇守边⡝疆,男儿本色읩,可是少主这么一说,明显现在就是两种选择,一种就是一辈子在这镇守,要么迟早要回去。

      张任看着高顺、赵云和赵先,感觉他们想要说什么,知道他们本来就想镇守⑖北疆,立马开口说兝道:“你们呢?我告诉你们最晚明年我们必定回中Ȿ原的삷,天下要有大变了!你们愿意留守这里还是跟我回中原平内乱?我们终究要将天下安定为己任,愿意留守的,你们自己写信给你们的夫人,她们愿意来,立即貖差人将她们送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