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性奴的女总裁

      龙骨丹书,堪比神物。䌌

      在楚玄手中,给人的感觉却像打狗棒一般。

      廩 “前面的是什么人?”楚玄扬声道:“我乃梵天神宗弟子,谁敢拦我,速速闪开!”

      “梵天神宗!”

      푞三人悚然一惊,神色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梵天神宗,他们自然知道,那可是雄霸北域的庞묎然大物。

      不要说门人弟子,哪怕是普通杂役,像他们这种游兵散勇,真要招惹到,绝对都会是场灾难怗。

      Μ “怎么会是梵天神宗的弟子?”

      “到手的鸭子就这么放过?”

      “真是可惜啊。”

      ꕶ起初的惊喜,现在尽数被遗憾代替。

      只是再如何遗憾、⫹不甘,面먳对梵天神宗,也是徒劳,于是几人下意识就往侧旁避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居中一人突然皱眉道:“不对劲。”

      “怎么?”同伴疑惑道。

      ⭝ “我记得梵天神宗功法之中,有一门神行之术,号称能追星赶月。”

      “追星赶月,那太夸张了,不过看这速∁度,倒也是快的吓人。”

      撀 先头那人看着楚玄狂奔,几乎抬脚就謲是丈许距离,短短时间,就已经快要覔到近前,也是有些惊讶,但随后却道:“可相对于速度,梵天神宗弟子更在乎的是那种如神祇临尘,如冯虚御风,如羽化登仙般的意境。”

      “假的?”

      “不是梵天神宗ឆ弟子?”灇

      䖻 听到这话,两人认真盯视,很快就看出像了不对。

      那就是楚玄狂奔的速度ꌯ虽然堪称极致,但,整个就似一头发疯的狂象,横冲直撞⧣,罭哪里有什么神祇临尘,冯虚御风,羽化登仙的缥缈意境。

      “竟然敢冒出梵天神宗弟子,胆子翻过来能包天!”

      “无所谓了,反正是要死了,杀了他,说不定梵天神宗还要感谢我们。”

      “看来今天我们的运气实在不错。”

      瞬间三人绷紧的心神就⋏放松下来,再次堵在前方,等着楚㯟玄自己送上门来。

      霍地下,几ᓒ人腾空而起,朝着楚玄扑去。

      有那激动的,更是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以至于故作姿态,刻意留出空门的楚玄脸上都浮现出了黑线。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咋滴,你还想上天不成?”

      ⅺ话音还在唇齿鰟边徘徊,指尖星辉已然泼洒出去。

      듆冲在最前边的一人,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呢,被星辉扫中,直接就휂吐血横飞,还在半空呢,就没了气息。

      侧边另一人,同伴被横杀当场,脸色都白了几分,只硌是察觉自己并没有被星辉扫中,庆幸之余,猛地加快了泪速度ᩳ。

      䫜“奔雷闪!”唰,㲜拳影飘忽,迅若激雷,四周空ṕ气都在䷈爆鸣。

      咠 泡 可眼看着就要击中楚玄,一道虚影闪过,整个人就被卷上了半空。

      “这是什么东西?”

      腰背上,一头ꈪ蛟龙盘绕,飞旋间,自半空猛地炸开。

      还在惊疑自己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呢,下一刻磅礴威能爆发,所有意识已陷入永寂之中。 葵

      “不好!”

      “太凶残了!”

      “我的心肝都在乱颤!”

      足足六人,一起动手,即便失去了腿脚,以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自信不管是谁,骤然袭杀흸下,都能将其重创。

      哪里知道,刚刚动手,就折了两人。

      顿时吓的面如土色,随后意识到,楚玄十有八九是㺷故意露出空门,再钓鱼!

      “快逃陀!”

      “分开夸逃!”

      張 “速度,ጹ速度!”

      、“快快快!”

      四人都已经冲到了楚玄身边,此时却如雷雨天受꿨惊的쇚蛤蟆,呱呱乱叫间,竟然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扭头就跑。

      “要嘛玉石俱焚,要嘛当机立断,转身就逃,现在嘛,不觉得有点太迟了?”

      竳 楚玄踏步퟾向前,拳印冲击,短短瞬间,挥出了莐七八十拳,双ꊋ臂都뗘化作了残影,打的四人直接四分五裂,惨死当场,这才收手。

      “你怎么不动手也不逃走?”楚࣐玄看着全身都蜷缩成一团的古世杰温和地开口道:“七人一起上的话,我还真不是对手。”

      “……”古世욦杰像是才回过神,听到这话,暗暗浣撇撇嘴嘹巴:“还想诱我上当,好借此害我,想都不要想!”

      붌 “꒱夫战,勇气也,当一鼓作气,要不你试试?”楚玄鼓励道。 

      㝖 “……”

      “哎,看来,世间如我这般人,太少太少。”楚玄叹了口气。

      古世杰不明所以,可很快他敢就悚떈然。

      因为远处不断有破空声传出。

      얈与此同时,更有长啸此起彼伏。

      “煞气滔天,难道是졩邪王被人给挖出来了?”

      “恐怕不是邪王,흵而是有人被这里的天地法则标注为凶顽。籰”

      “凶顽,你别搞笑了,就这煞气,怎么看ꫀ都像是大妖大魔出世。”

      “秞不管是凶顽也好,大妖巨魔也罢,要固是将其斩杀,꒒说不得,笩直接就能登上拜将台!”

      “䔾这声势,怕不是有数百人?”

      ဵ 古世杰暗自咂舌,看来对于邪王墓的天᝘地法则,Ⳃ所有人都有所了解。

      附 现在估计是个人⢟都把楚玄当做了大᜗肥羊。

      渫 只是目光ෑ扫过楚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娩 “㒑这般镇定,难道还想反杀一波?”

      联想到刚才楚玄所说的话,头皮都有些阵阵发麻。

      可转念一想,邪王墓中先不说实力如何,单单貓过万人马,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他了。

      而且躲都没地힞方躲,他头顶上空煞气凝聚的红云,实在太醒目了。 驥

      必死之局!

      心神波动间,古世杰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大字,看向楚玄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你那是什么眼神?感觉像是在看死人?”

      楚玄斜睥道。

      这话,古世杰哪里敢接,浑身哆嗦间,只把自己当做鹌鹑,缩成团,恨不得悄悄滚开。

      “夫战,勇气也,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勇,什么叫做绝地෡大反击,什么叫做翻云覆雨手!”

      楚栀玄吐气开声间,迅速行՟动。

      自四周碎裂尸体㢙中,挖出许多丹药,甚至还有几样秘宝。

      那等果决以及气质,즙真正有种置之死地,誓死抗争,一鼓作气的彪悍뤖。

      鋢即便在古世杰看来,楚玄已郸经到了必死的局面,依旧惴惴难安,总觉得ϼ对方说不定真有什么逆天手段,杀出重围。

      “夫战О,勇气也。灭”

      楚玄再次低吟,周身气息陡然变得凌厉㏅,像是一头即将出笼的狂兽,刺激的古世杰心头快跳不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